涉民生政策性腐败案频发1495.com 遏制亟待扎紧制

2019-12-12 23:51栏目:中国史
TAG:

当前,涉民生政策性腐败牵出的个案越来越多,数额越来越大,涉案官员的级别也越来越高,引起广泛关注。权威人士建议,在完善政策、制度的基础上,应强化对惠民项目主抓人员的监管,扎紧制度笼子。为防止惠民项目出现敛财窝案、串案,可以考虑引入第三方机制,让公众或社会中介组织全程参与进来。

基于保障改善民生考虑,国家近年推出不少惠民性政策,有的辅以各级财政支持。然而,一些惠民项目在执行过程中被钻空子,专项资金及补贴被套取等情况也日渐增多。

从目前各地案发情况看,涉民生政策性腐败正凸显新的特性。

半月谈记者从辽宁省检察院得到一组数据:2013年至2015年,该省检察机关共查办涉农领域职务犯罪1367人,查办扶贫开发领域职务犯罪94人,合计占同期查办职务犯罪总数的19.4%。

首先,具有依附性。涉民生政策性腐败以特定的政策为依附,腐败根源来自于政策的授权,既依靠于权力,更依附于政策。中国法学会会员孙长江表示,依附于政策,钻政策的空子,这是一些官员和不法商人利用政策敛财的基本手段。

涉农惠民领域成腐败重灾区

其次,伪装性强。权钱交易是摆不上台面的,但涉民生政策性腐败可以冠冕堂皇地假公济私,有很强的隐蔽性和欺骗性,用政策规定的合法程序来掩盖非法谋利的行为。其表面上按程序依法行政,私下的勾结或交易外人根本看不到,也难以发现。

在辽宁省辽阳监狱里,几位私营业主和落马官员正在服刑改造,他们身陷囹圄,是因为把四级财政支持的惠农项目当成唐僧肉分食。

“‘伪装性’是涉民生政策性腐败最大的特征,可以称为‘摆上台面的腐败’。”辽宁省委党校教授周维强说,由于政策赋予了执行者自由裁量的空间,所以这些涉嫌腐败的决策表面上都是合法合规的,在程序上和规则上都没有瑕疵。

辽阳县农村环境连片整治示范工程是2010年、2011年由中央财政、辽宁省财政、辽阳市财政、辽阳县财政四级财政共同出资的惠农工程,由辽阳县财政局具体负责,原副局长郝景新主抓。2011年,辽阳县政府为解决柳壕镇、隆昌镇养鸡专业户鸡粪污染周边环境的问题,决定建立两个禽畜粪便处理站,用专项资金购买两套把鸡粪加工成有机肥的生产设备。

最后,具有勾结性、合谋性。在大量惠民腐败案件中,单独犯罪的很少,没有“合作”对象的配合很难完成。这种“合作”就是内勾外结,将内部政策执行者用利益绑架起来,再通过一些外部人员进行“穿针引线”。大肆吞并和私分国有财物,最后进行利益分配。

隆昌镇的项目在郝景新关照下,由私营业主刘雪艳获得承建资格,刘雪艳与男友马连发利用协助政府采购设备的机会,先后套取财政资金268万元和239万元,并先后11次送给郝景新53万元。此间,另一私营业主孙德兴向郝景新行贿10万元。加上其他,郝共受贿117万元。

受访的专家学者称,相比一般腐败,涉民生政策性腐败的合谋性更强,政策的执行者和受益者之间心照不宣,深度腐败。

今年6月23日,最高检通报了辽宁等地13起扶贫领域职务犯罪典型案例;6月29日,审计署审计长刘家义在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上介绍扶贫资金审计情况时指出,有1.51亿元扶贫资金被虚报冒领或违规使用。

曾多次参与查办涉民生腐败大案的检察官透露,一些涉民生重点项目大多在相对封闭的空间运行,缺乏有效的外部监督,一线参与项目承揽、资金管理、设备采购的官员权力过大。另外,在专项资金申报、支付等环节,相关管理规定过于宽泛,项目申报条件、审批、拨付程序以及资金使用的监管途径、方法、责任主体、追究机制等规定均不够明确。

辽宁省社科院研究员侯小丰认为,从典型个案及全局情况看,目前涉农政策领域已成腐败重灾区,把惠农项目当成敛财提款机的情况比较突出,负面影响大。

专业人士认为,部分不法企业及私营业主打着为惠民工程、为家乡作贡献的幌子,实则看到惠民专项资金管理、发放的漏洞,于是通过行贿打通各个关口,套取专项资金。久而久之,双方形成了稳定的利益输送关系,大批干部也由此被拉下水。

涉民生政策性腐败势头渐盛应警惕

版权声明:本文由1495.com发布于中国史,转载请注明出处:涉民生政策性腐败案频发1495.com 遏制亟待扎紧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