汶川地震后北京援建四川什邡10年 “泥浆村”重

2019-12-01 07:34栏目:中国史
TAG:

地震时“以为谁在抖腿”

回到四川什邡时,正赶上雍湖公园举办活动,孔繁敬掏出钱夹,对售票员说“来一张票。”售票员一听是普通话,一打听是“北京来的援建者”,怎么也不肯收钱。

地震后小城里的“帐篷医院”

红白镇的重生

“当时还不知道这场地震有多严重。”冒着余震的风险,张岚冲上医院大楼7层,那是放手术器械和急救药品的库房。当天下午3点一过,地震中受伤的患者陆陆续续挤满了医院。

“北京大道”打通“生命线”

地震后,北京确立与什邡的对口援建关系。2008年8月,医院确定迁址重建;当年12月24日,新址的什邡市人民医院工程培土奠基;2010年10月,医院整体搬迁至新址。建设用时不到两年。

10年间,小镇陆续关停散乱的小煤矿,丰富的磷石膏资源交由一家国有大型磷矿企业打理,转而发展水电资源,先后建设5家小水电站。此外,按照北京援建时的规划,重点推介旅游产业。

10年前的“5·12”汶川地震,让地处成都平原西北部的小城什邡转瞬成为极重灾区之一,什邡市人民医院也在地震中严重受损。地震后,北京市对口援建什邡市。从震后条件简陋的“帐篷医院”,到如今设施完备、技术先进的三乙医院,什邡市人民医院经历了一场涅槃。

10年前的“5·12”汶川地震,让地处成都平原西北部的小城什邡,转瞬成为极重灾区之一。地震发生后,北京与什邡确定对口援建关系,在教育、卫生、文化、旅游发展等领域展开长期合作。10年后的今天,小城什邡最漂亮的是民居,最坚固的是学校,最现代的是医院,民生保障能力比震前飞跃提升。在京什合作的框架下,现在的什邡已然从“伤痛”中恢复。

穿着高跟鞋,张岚和同事们跳出窗台,在院子里,看着电视塔左摇右晃。两分多钟后,待震感轻了一些,几乎是下意识的,大家开始往医院跑。

烂柴湾大桥将道路截弯取直

张岚回忆,2011年到2013年期间,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安贞医院派心内科专家,北京朝阳医院派呼吸科专家,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同仁医院派眼科专家,北京儿童医院派儿科专家,北京大学肿瘤医院派出肿瘤专家,另派出北京世纪坛医院管理专家,对口什邡市人民医院相应科室,开展提升医疗技术、质量的指导工作。

今年5月9日,京什深化合作暨什邡发展振兴产业投资签约仪式在成都举行。此次签约,京什双方签订了《京什教育交流合作框架协议书》《医药战略合作框架协议书》《京什文化合作框架协议书》《旅游发展备忘录》,助推什邡建成成都国家中心城市北部新城核心区,建设精致生活城、西部教育城、天府健康城,打造创新改革示范区、森林康养首选区、幸福和谐样板区。

“医生紧缺,骨科和外科的医生大多随救护车出去了。剩下的,连眼科和妇产科大夫都开始为伤者做清创手术。休假在家的医生也往帐篷医院赶,办公室里有个怀孕的女医生,两脚不沾地,在现场帮忙做登记、分诊。”张岚回忆道。

此外,依托自然条件,当地村民还持续发展高山茶叶种植、药材种植。赖兵介绍,地震前,这里的人均纯收入为1万元左右,10年后,小镇居民的纯收入达到17542元,平均每年以10%的速度增长。现在,全镇旅游收入已达到3000万元以上。红白镇,逐步成为川西旅游的一块金字招牌。

基建和智力上的双重援建

第一批援建者来到什邡时,几件大事摆在眼前:交通近乎瘫痪,产业亟待重建,受损的校舍、医院、住宅需要重新规划、建设。

下午开始下雨,医院大楼断电。下午4点多,医护人员全部转移到什邡广场,在空地上搭起一顶顶帐篷,周边用床单围起来,充当起临时医疗点。

“北京的亲人来了”

统计数据显示,“后援建”时代,北京市卫计委共计选派管理干部、专家86人次到什邡市人民医院挂职、指导工作、举办学术讲座等。此外,什邡市人民医院也用“走出去”的方式,共计选派100余名管理人员、学科带头人及学科骨干,赴北京进修、学习。

孔繁敬记得,当时修建别墅时,千余人的工程队几乎在昼夜不停地施工。不少村民眼见着高楼平地起,有些吃惊,也有些担心。“有村民跑来问,盖得这么快,用钢筋了吗?直到踏踏实实看到钢筋,看到用料,他们才放心。”

什邡市人民医院的大厅,格局像极了北京几家大医院,门诊部进门是一块正方形区域,放置了几排座椅供患者等候;右侧是分诊台;左侧一排窗口是挂号区。绕过分诊台,有扶梯直达楼上各科室。

最初的“三年援建任务两年基本完成”,北京为援建什邡累计投入援建资金70亿元,完成了涉及民生、公共服务、基础设施、新农村建设四大类108个大项目的援建项目。2010年9月,在援建计划完成基础上,北京市又着眼于巩固提升援建成果,与什邡签订了三年合作框架协议,提升什邡可持续发展能力。2013年12月,两地再次签订合作框架协议,确定在教育、卫生、商贸、旅游、文化、工业等领域长期开展合作。2015年5月,北京什邡交流合作协会成立,助力实现共同发展、合作共赢,拉开长期合作序幕。

但很快,“帐篷医院”开始面临危机:一是血源紧张;二是一些大型手术因为器械和条件限制,没办法开展。两天之后,为了重症伤者能得到更好的救治,“帐篷医院”开始向市区转移重症病人。

作为北京市整体援建的项目,援建方按照特色旅游小镇的目标,经过规划,在红白镇上修建了12条道路,一所小学,一家卫生院,一家敬老院,两处菜市场,另有供水站、污水处理厂、公益广场和商业步行街。施工自2009年初开始,至2010年底结束。届时,由16条道路构成的24公里镇域网形成,水泥盘山小路变成加宽的沥青路,一个灰瓦白墙、云腾雾绕的川西小镇,呈现在村民和游人眼中。

现在的什邡市人民医院,已是四川省内硬件设施一流、技术水平领先的现代化县级综合医院。最初的援建工作早已结束,但京什两地在医疗界的交流从未间断。今年5月9日,两地新签订了《医药战略合作框架协议书》。张岚觉得,这为京什两地医疗界的合作,开启了新的篇章。

1495.com 1

“红白镇、洛水镇也有人来求救,我们派出去7辆救护车,但出去了,当天都没再回来。”那时,留守在医院的张岚和同事们还不知道,派出去的救护车担负起临时医疗点的职责,就地做一些简单的骨科、外科手术,开始抢救伤者。

1495.com,红白镇党委委员赖兵介绍,在北京援建的基础上,小镇依托当地的绿水青山,蓄力发展漂流、枫叶景区等特色旅游业。目前,全镇2100户村民中,参与民宿、旅游接待的村民有400户左右,农家乐生意越做越红火。以前在小煤矿务工和外出打工的人群,也在政策的引导下逐渐回流。小镇上,曾经收入不到500万元的豆腐作坊,10年间作为旅游产品被逐步推广,创下销售收入6000万元的新高,成为镇上唯一一家规模企业。

医院位于城市的东南角,是“5·12”汶川地震后,北京对口援建的单体规模最大的工程,总投资4.48亿元,总建筑面积58105平方米。从选址、确立异地重建方案到建成投入使用,用时不到两年。很多人惊叹这样的“北京速度”,但后续的这些年,更让什邡市民和医院职工感叹的,是医院升级后的标准和质量。

什邡“泥浆村”的震后重生

基础设施建成后,2011年两地医疗进入“后援建”时代。北京市卫计委对什邡市人民医院确立对口智力援建。“包括两个方面,一方面北京给我们输送一些技术,提升我们的医疗水平,帮助我们培训人才。”

1495.com 2

时间回溯到10年前。“5·12”汶川地震发生当天,赶上什邡市人民医院新门诊大楼剪彩开张,当天也是护士节。医院党委副书记张岚记得,因为护士节的活动,那天她带着医护人员在附近的电视台录制视频。“演播室在一楼,窗台离地面一米多高。录着视频呢,突然感觉到有抖动。我就问边上的同事‘抖什么腿’,对方说‘没有呀’。一瞬间,我们都意识到,地震了。”

医疗和教育,是什邡当地百姓最为关心的两个话题。什邡市人民医院,原是一家二级甲等医院,在地震中损毁严重。北京确立对口援建后,在距离老院区700米的地方,新址新建,总投资4.48亿元,使其成为援建项目中单体规模最大的工程。如今,什邡市人民医院已是一家三级乙等医院。在安贞医院、北京世纪坛医院、北京大学肿瘤医院的分别指导下,该院心脏介入手术、肿瘤放疗等重点项目发展成果显著,成为四川省内硬件设施一流、技术水平领先的现代化县级综合医院。

“渔江村以前总被取笑是泥浆村。”村支书黄益成的一句话,将渔江村的记忆拉回10年前。窄小的水泥村路,一到雨天就会变成烂泥地,村民们进进出出总是深一脚、浅一脚,待到天晴,漩起的泥巴又变得像刀子一样锋利,稍不小心就会把人磕着碰着。

同一天,为表彰在汶川地震灾后恢复重建和经济发展各方面对什邡贡献突出的市外人士,当地评选孔繁敬等8人为“荣誉市民”。已经退休的孔繁敬,借此契机再次回到什邡。在这里,从作为北京城建集团什邡援建前线总指挥,到任职北京前线指挥部留守处主任,将近10年时间,他一直在震后的什邡忙碌着,也亲眼见证着这座川西小城的变化。

什邡原先的主干道广青公路是贯通全境、南北走向的要道,但在地震中损毁严重。北京对口援建什邡以来,将这条大道作为援建的重要工程,概算总投资16.1亿元,修建全长68公里。

摄影/本报记者 胡金喜

什邡市人民医院系援建项目中单体规模最大的工程

文/本报记者 张雅

震后,为了恢复什邡的“元气”,由北京出资3.2亿元建设了高标准的什邡经济技术开发区北京产业园,成为震后拉动什邡工业加快发展的新引擎。随着大项目陆续开工,投资签约接二连三,什邡经济开发区形成了以食品饮料、高端装备制造、节能环保、新材料、电子信息、精细化工等为主导产业的产业集群。

版权声明:本文由1495.com发布于中国史,转载请注明出处:汶川地震后北京援建四川什邡10年 “泥浆村”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