汶川“5·12地震1495.com:”十周年 映秀:再造交通

2019-12-01 07:34栏目:中国史
TAG:

致富通道

摘要: 本网实地报道二:5/12 14:48分成都群众自发广场悼念活动本网实地报道一 侨爱工程首所“侨爱学校”落成(视/图)美国中文电视特派记者宋能能陈少风四川汶川都江堰实地报道:中国四川省中部阿坝州汶川县映秀曾不过是213国道上一个山清水秀的过路小镇。而旁边的都江堰则是驰名本网实地报道三 震中汶川 从死寂到平静 灾民要找事做(图)#swf_7s1,#swf_7s1_wrapper{float:left;margin-right:20px;}本网实地报道二:5/12 14:48分成都群众自发广场悼念活动本网实地报道一 侨爱工程首所“侨爱学校”落成(视/图)美国中文电视特派记者宋能能陈少风四川汶川都江堰实地报道:中国四川省中部阿坝州汶川县映秀曾不过是213国道上一个山清水秀的过路小镇。而旁边的都江堰则是驰名中外的历史文化名城和风景区。但突如其来的5.12特大地震将这两个安居乐业之地摧毁得面目全非。一年之后,那里怎么样了?人们生活可好?美国中文网特派记者宋能能陈少风前往这两处“5.12”特大地震的极重灾区,发回了细数灾区复苏的报道。牛眠沟是一条长3公里又窄又深的小沟壑,也是个住着200多口人的羌族小村庄。地震发生时岩浆涌出地面,喷到对面山上,翻滚的泥石流轰然而下,顷刻间覆盖了一切。天崩地裂的景象真的在世间发生了。即使一年之后,眼前的一切还是让人不敢相信。那座被地震撕裂成数截的百花大桥,已成了地震遗址之一。而在飞天走石的地震中,一块巨石横天飞落,立在湍急的岷江边,也成了当地居民悼念亲人和参观者驻足拍照的地方。映秀镇一万多人口地震后生还的只剩下2300人,现在就住这种一排挨一排的蓝色简易房。一户人家三四口人挤一间房,各家的家当都差不多,一张床,一张桌,几个柜,水和厕所都是公用的。这一年来,他们从极度惊恐中慢慢平静下来,这个暂时的栖息地成了一个有归属感的小集体。记者走访了十几位住户,他们已把失去亲人的伤痛压在心里,现在最大的苦处是想找出路赚钱却没什么事可干。地震攫走了他们曾赖以维生的农田,家徒四壁,什么都没有,一位田大姐起早摸黑卖起了豆腐。她说,虽然幸苦又利薄,但至少和丈夫每天有事可做。都江堰是所有县级以上城市受损最严重的,虽然从外表看没有像映秀损毁得那么惨,但其实现在所有仍可见楼房中有一半需要拆掉重建,还有25%属于中度危房需要加固,10%轻度受损亟待维修,只有10%的楼房基本完好。昔日轰轰烈烈的救援场景过去后,都江堰正在夜以继日地造房子,正在施工中的楼盘一个连一个,很多标语都写着“抗八度地震”。一路上我们看到一辆又一辆装着钢筋建材的重型货车。还得知这条都映高速公路就在昨天(5月12日)正式全线通车,本来从都江堰到汶川走132国道2个多小时车程现在只要15分钟。越来越多的建设者、支援者、捐助者和参观者将通过这条路来到重建中的灾区。6月14日,都江堰景区也将开门迎客。沿途我们看到鼓舞重建士气的大标语在公路旁,在山体上,在火热的施工现场。这片土地曾顷刻间掩埋了数万生命,而眼前,让它重新恢复生机并更加美好的没有别的,就是生者的不屈和坚强。

2009年4月,映卧路开始重建。两山对峙,深谷一线,路蜿蜒盘旋伸向大山深处,加之路两边山体受了地震“内伤”,大雨一旦集中冲刷,“内伤”变“外伤”,宁静的山体即刻上演“川剧变脸”。

这条路,短短45公里,樊增彬和他的同事们修了11年。

2013年7月10日开始,汶川县持续遭受强暴雨袭击,一时间山洪阻断岷江,雨水夹杂着泥石一路狂奔。樊增彬担心的事又来了,不过,这一次正在建设中的映卧路终于挺了过来。资料显示,那一次的泥石流灾害比2010年“8·14”泥石流灾害还要大。

“刚修这条路那年我30岁,修完就41岁了。”摆起龙门阵,樊增彬说他两天两夜都摆不完。从2005年修映卧路开始,到2016年建成通车,这条路经历了“两毁三建”。

1495.com,熊猫大道淌金流银

蜀道难,修好一条汶川地震震中的“生命线”有多难?四川兴蜀公路建设发展有限责任公司总工程师、映卧路建设总指挥长樊增彬用11年的光阴回答了这一问题。

映卧路在刚建设时就有“地质灾害博物馆”之称,经历两毁两建之后,建设者对此深有体会。“恢复重建映卧路真的很恼火,在无法预知的大自然灾害面前,再好的工程也像‘积木’一样被推倒。”樊增彬说。

沿路旅游热得益于阿坝州从2017年开始谋划打造的全域旅游规划。

十年前,汶川地震发生那天,樊增彬正好在映卧路建设工地,能够平安无恙,用他的话说“十分巧合”。按照计划,2008年8月底映卧路要交工,5月12日一早,樊增彬和两个项目指挥长从卧龙项目驻地赶去耿达至映秀20公里的路段做路面铺装试验。到了耿达项目上没见到人,樊增彬一问才知道项目作业要用的车头一天坏在都江堰了。樊增彬一行想着不能白跑一趟,继续往映秀走,找镇长商量映卧路建设的相关工作。11点多,他们开始返回卧龙,吃完中午饭不久,地动山摇开始了。

汶川地震刚刚发生一个多月后,四川省交通运输厅总工程师陈乐生就带领交通系统的专家和工程技术人员,冒险几乎跑遍了严重损毁的公路现场,采集数据。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提高重建公路的抗震防灾能力。

十年间,残桥的遗迹随着岷江水涨水落时隐时现,如同汶川地震记忆的“伤疤”,不时提醒着人们那场难忘的伤痛。

“我们在重建规划时,总结地震发生的规律,在设计道路的走向、选线时,考虑地震发生时可能的挤压、搓动等运动形式,避免道路再次遭到破坏。”陈乐生说。

“无论是‘中国熊猫大道’,还是‘茶马·藏羌风情大道’,都是阿坝州通过公路整合旅游资源,真正使‘交通+旅游’理念落地。”龚明说,“这样做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让交通作为经济动脉为当地群众脱贫奔小康尤其是映秀等震中地区经济发展提供充足后劲。”

“惹不起,总躲得起!”樊增彬总结说,新的重建方案有两大优化:一是多穿洞,大幅提高桥隧比;二是抬高路基,新线“海拔”比老线平均增高了10米。“其中,映秀至耿达段的20公里,桥隧总长达16公里,最长的隧道约5.7公里。”樊增彬自信地说,以隧道建设为主,让路躲进山体,就不怕山体滑坡和泥石流了。

数毁数建,进出映秀的公路就不能绕道避险?

“很巧,我们的修路设备没有受损。”生存及职业本能让樊增彬他们加入到第一批震后抢通映秀“生命线”的大军中去,机器轰鸣声中,他们仅仅用了5天即5月18日就打通了到小金的通道。紧接着,源源不断的救援物资从成都经雅安,沿途翻越海拔4114米的夹金山、4440米的巴郎山两座大雪山,行程600多公里到达卧龙。

“阿坝州拥有九寨沟等3处世界自然遗产、汶川特别旅游区等3个5A级景区,以及四姑娘山风景区等13个4A级景区,如何通过交通促进旅游开发,实现地方脱贫致富,是阿坝州交通运输部门一直思考的问题。”阿坝州交通运输局副局长兼总工程师詹永康告诉记者,阿坝州正在探索全域旅游促进经济发展的致富之路,目前已策划了“中国熊猫大道”“茶马·藏羌风情大道”2条精品旅游大道。

如今,在这个“伤疤”之上,早已“长出”一座新的百花大桥。213国道经大桥穿过岷江,与都江堰至汶川高速公路、350国道映秀至卧龙公路一起,构成了映秀重生的“动脉血管”。十年来,车流、人流、物流穿梭不息,如同汩汩流淌的血液,为映秀震后新生提供充足的营养。

对于这样一条风光旖旎的大道,早在2005年映卧路启动建设时,四川交通运输部门就提出,要把该路打造成“中国的黄石公园公路”。

安全通道

直到现在,这段路依然在如火如荼地重建当中。汶川县交通运输局副局长左进介绍,国道213线恢复重建工程计划于今年8月底完工,目前映秀往来汶川可免费通行都汶高速公路映秀至汶川段。

如今,映卧路有一个好听的别名,叫“中国熊猫大道”,和它一样,213国道映秀至汶川段也有一个好听的别名,叫“茶马·藏羌风情大道”。

版权声明:本文由1495.com发布于中国史,转载请注明出处:汶川“5·12地震1495.com:”十周年 映秀:再造交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