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位普通人讲述十年之变:奋斗的日子越来越1

2019-12-01 07:34栏目:中国史
TAG:

2016年12月,钟正义当选木瓜坪村党支部书记,“我老婆不让我当,喊我和她一起上山种重楼,又轻松又赚钱,我对她说,地震那么多志愿者来帮助我们建设家园,他们为了什么?为了我们全村人过得好。我们自己过好了不等于全村人过得好。我一定要为大家把这条路修通了再去种重楼。”

年轻人更熟悉计算机操作和网络环境,接受能力也强,“可是愿意回来在农村创业的太少了,比如我们招客服人员,要求只有两个‘话多和热情’,可还是招不到合适的人。”王淑娟说。

钟正义就开始琢磨怎么能让这条路“通”上。他和村委会其他人通过考察,发现原来的公路一到汛期容易被冲毁的路段正是沿河谷通行的地段,这里一到汛期就容易被冲毁,为什么不在这一段另外修一段公路呢?很快,村委会就出资请来省里的地质专家、交通道路专家一起查看这里的地形。

毫无疑问,她的这一决定遭到了家人和朋友的极力反对,父亲甚至气得“都不想认她”,“你一个从小学音乐的女娃,既不懂技术,也不会做生意,还要到山里养蜂,太不像话了。”

靠水吃水,幸福村的村民从1996年就开始尝试在村旁的白龙湖网箱养鱼。灾后恢复生产过程中,养鱼得以继续。沈连学家最多时有60多口网箱,每年能为家庭带来三四十万元的收入。2013年前后,全村网箱达到900多口。沈连学说:“那时是全村网箱最多的时候,每天投入饲料上万吨。”过度养殖让白龙湖水质急剧恶化,“一吹风,很远就能闻到腥臭味”。

“以前我们这里有过类似的合作社,没给蜂农帮过忙,还私吞了不少畜牧局的补贴。”说起曾经被合作社“诓骗”的经历,王兴福至今愤愤不平。因此,当听说王淑娟的蜀蕊合作社时,王兴福心里是“相当瞧不上的”。

灾后重建,修路和盖房是头等大事。两年时间内村民由临时住房搬到了永久性住房里,随后幸福村连通外界的柏树坝大桥修建完成。沈连学向记者介绍,地震前,出行对于幸福村村民来说是件“恼火”的事情。村民出行只能靠木船,到镇上办事要三个小时的时间,现在路通了,骑摩托车或开车,不到20分钟就到了。

其间,王淑娟曾对不少澳洲高档蜂蜜进行了检测,再将其与青川唐家河蜂蜜比较。检测结果让既她得意,又“郁闷”。得意的是,正宗的唐家河蜂蜜营养成分一点都不比那些国外高档蜂蜜低;郁闷的是,自家蜂蜜的品牌、包装、产品附加值与之相比“不知差了多少档次”。

沈连学向记者介绍,这几年随着国家基建投入加大,幸福村所在的沙洲镇也通上了高速,兰海高速打开了这里通往外界的大门。交通便捷,环境优美,沈连学和村民也有了新的收入渠道。幸福村村口,三米高的牌子上写满了各家农家乐的招牌和电话,路边不时有“甘”“陕”号牌的车辆驶过。“幸福村越来越漂亮,一到节假日,外地游客就三五成群来这里耍!”66岁的沈连学看起来仍然结实、强壮,充满干劲。

随着对品牌的认知进一步加深,王淑娟回国后开始着手扩大企业规模,一个深思熟虑的“动作”就是成立蜀蕊合作社。与此前的蜂农合作社不同,蜀蕊采取了一种“农户+公司+电商”的新型经营模式。具体来说,就是采用发起人投资,统一制作蜂巢、购买种蜂、统一管理的雇佣模式和收购入社蜂农原料的分配模式,同时为蜂农提供技术培训和巡回指导,并充分利用电子商务平台,拓展销售渠道,从而形成集生产、加工、销售于一体的完整产业链。在王淑娟看来,这不仅解决了稳定的蜜源,更重要的是保证了蜂蜜的质量和安全性,“毕竟品质才是成就品牌的基础。”

青川县孔溪乡茶叶合作社带头人李成

一头及腰长发,牛仔裤、帆布鞋,笑容很甜的王淑娟跟“董事长”的头衔看起来沾不上边。但就是这个28岁的川妹子,将家乡四川青川县的土特产打出了响当当的品牌,她创办的青川县森花王氏蜂业和青川县川申农特产开发有限公司年销售收入达800多万元,所生产的“清江源”唐家河蜂蜜,被视为青川的“地标性”特产之一。

“身处那场灾难,我们真真切切感受到了巨大的悲伤以及人生无常。”杨云刚回忆说,地震之后,他和乡亲们先是到都江堰等地临时居住。2011年春节前夕,由广东东莞援建的新居在东莞大道两侧建成,他和乡亲们搬回了映秀。

2011年,王淑娟考入澳大利亚迪肯大学,攻读传媒专业的硕士研究生。在国外两年,她几乎尝遍了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各种品牌的蜂蜜,并查阅了大量关于蜜蜂养殖的前沿资料,“给我最大的感触是,一定要把品牌做起来。”她说。

如今,合作社入社农户有329户,涉及土地1700多亩,去年合作社的收入达到了3200万元。合作社的生意越做越大,作为带头人,李成希望将茶叶生意惠及更多贫困户。去年年底,李成将一台炒茶机送给了孔溪乡红林村4组的贫困户袁大孝。李成说,这样贫困户不只可以出售鲜叶,还可以通过炒茶,提高收入。

尽管因为不懂养蜂技术吃了大亏,王淑娟还是没有丝毫“回头”的意思。后来,她转换思路,聘请了一位蜂农技师负责养蜂和收蜜,自己则主要负责营销。她先是创立青川县森花王氏蜂业,又建立养蜂基地,获得了稳定蜜源。与此同时,她开办青川县森花王氏蜂业网店,入驻“阿里巴巴”成都创业园,通过电子商务平台将产品销往全国各地,后来又在县城开起了“青川特产总汇”实体店,从事青川山珍的批发零售。

2008年“5·12”地震时,李成正在茶园劳碌,虽然家中房屋全部倒塌,所幸没有人员伤亡,李成和妻子在临时房屋中度过了两个多月。灾后恢复生产阶段,1996年就开始进行茶叶加工的李成干起了老本行。2009年,金川茶叶专业合作社成立,因为头脑灵光、技术过硬,李成被推举为负责人。“灾后满目疮痍的场景让人心寒,灾后重建国家给了很大帮助,我也愿意凭借一技之长带动更多人战胜困难。”

原标题:四川青川县:85后海归女硕士回乡养蜂带头致富 年售800余万元

映秀镇博爱新村饭店老板杨云刚

“我不是一时心血来潮。”王淑娟说。近两年的创业过程,虽然积累了不少实战经验,但她也越来越有种需要获取更多知识的“紧迫感”,“我想学学品牌推广方面的内容,也想看看国外最好的蜂蜜是怎么做出来的。”

“博爱是指灾后重建中,从住房到发展旅游,都是在全社会的关心帮助下实现的,恩情不能忘;新村则寓意未来的生活充满希望。”杨云刚解释说。

这两天,她忙着在大山里四处跑,打算给合作社的每户蜂农都建个详细的档案,而与山中蜂农打交道时感受到的那种致富渴望和对合作社的信任,成为她现在最大的压力和动力。就拿曾“一度抵制”合作社的王兴福来说,加入蜀蕊不久,他就主动拿出自己的10箱蜂作为新巢框的试验品,“大家伙都想跟着淑娟把咱们唐家河蜂蜜的品牌打出去,期望值很高。”

青川茶卖到了海外

在全县森林覆盖率达71.5%的青川,得天独厚的生态环境下“出产”的蜂蜜、花菇、天麻、木耳等土特产,不仅质优而且量大,“可没什么名气,产品附加值也低。”王淑娟说。

在杨云刚看来,希望正在变为美好的现实。今年春节过后,店里的生意更加火爆,外出务工的儿女回家了,当厨师的女婿也回家了,店里还请了一个厨师。即便这样,遇到节假日客人多的时候,全家上阵都忙不过来,一家人常常要忙到下午3点之后,才能吃上午饭。

但王兴福不知道的是,音乐教育专业毕业的王淑娟读大学时“想都没想过”以后要回乡创业,在她原本的人生规划里,做一名音乐老师才是理想的“正途”。直到2008年那场突如其来的灾难降临,她的人生轨迹出现了180度的转变。

2013年7月9日,紧挨着木瓜坪村的石亭江村暴发百年不遇的特大洪水,把在建的广青路三期冲毁。5年来,这条唯一通向木瓜坪村的公路每到汛期就封路,山外的进不来,山里的出不去。

除了这个最大的压力,王淑娟坦言,她也面临着创业以来最大的“困境”——在农村招不到年轻人。今年3月,为拓展销路,王淑娟与几个小伙伴成立了青川县智宸网络服务有限公司,“主攻方向”是农村电子商务。但其间,出现了“招不到年轻人”的窘境。

4月是茶叶采摘、销售的旺季,李成早上4点多就起床了。他的电话也没有消停过,外地客商、本地茶农都到他这儿咨询行情,希望做好今年的茶叶生意。

不过,她对青川这片让人骄傲的秀美山水充满信心,“回到家乡我才发现,这里是年轻人大有可为的地方。现在见到在外打拼的同学,我都告诉他们,回来跟蜂农一起养蜂吧,这绝对是‘一本万利的甜蜜事业’”。

上任后,钟正义修路的决心更加坚定,一边查看地形寻找最佳修路方案,一边招商引资,筹备修路资金。“有了这条路,上千村民种植重楼就更有信心了,我们还可以通过吸引资金搞高山旅游,让村民实现脱贫,这是我最大的梦想。”钟正义满怀希望。

在路上颠簸半个小时后,到达了目的地——青溪古镇落衣沟村5组蜂农王兴福的家。53岁的王兴福是当地的养蜂大户,上个月刚刚加入蜀蕊蜂业专业合作社。由王淑娟一手打造的这个民间蜂业专业化合作组织,去年申请成立时只有16户蜂农,而不到一年,已达140多户。就连当初“很不看好合作社”的王兴福,也被吸引进来。

李成的故事是青川县发展茶产业的缩影。去年,青川县茶叶种植规模已扩大到24.5万亩,其中17万亩进入盛产期,茶叶年产值达3.6亿元,茶农人均增收3000元。除绿茶外,青川茶叶延伸加工出红茶、黑茶、黄茶、白茶。李成对记者说:“下一步我们要做强青川茶叶的品牌,增加茶叶的价值,让更多百姓受益。”

“营销为先”的理念下,王淑娟的蜂蜜生意渐渐有了起色,甚至一直不看好她的父亲也开始跟着她“打工”。不过,就在企业刚步入正轨不久,王淑娟又作出了一个出人意料的决定——出国留学。

危难之际,“能人”钟正义没有丝毫犹豫和耽搁,多次给救援部队进山搜救当向导,还组织了村民自救服务队并当指挥。2008年9月,他被木瓜坪村临聘为编外村干部——一个只干活没有工资的村主任助理,2013年3月被选举为木瓜坪村村主任。

王淑娟与蜂农王兴福在蜂场。

“今年2月,习总书记来映秀,在我们的饭店里,愉快地和我们一起炸酥肉、磨豆花,之后这两道菜就成了我们店里的招牌菜。”饭店老板杨云刚兴奋地说,豆花叫“带劲豆花”,酥肉叫“幸福酥肉”,旅游旺季的时候,“带劲豆花”一天能卖出去300多碗,依然供不应求。怕记者听不懂啥叫“带劲”,杨云刚解释说,“带劲”就是“巴适”的意思,也就是“很好”的意思。

但是父亲终究没能“拧”过倔强的女儿,铁了心要养蜂的王淑娟凑了一笔钱,买了蜂群和蜂箱,然后往唐家河的大山里“一扔”,就没再多管。半个月后去看时,她的蜜蜂已经跑了一大半,“损失惨了”。

“5·12”地震,青川县幸福村受损严重,几乎所有的房屋全部倒塌。灾难没有压倒当地百姓,作为村党支部书记,沈连学带领村民渡过难关。重建过程中,沈连学又带头撤下曾带来巨大收益的养鱼网箱,与其他42户村民一起搞起了农家乐,绿水青山成了村民的金山银山。

那些“触动”在她心里扎了根,第二年从四川音乐学院毕业后,王淑娟放弃了上海一份不错的工作和去绵阳市一所学校当音乐老师的机会,选择回到老家青川做个蜂农,“我当时以为养蜂最容易,而且青川唐家河自然保护区的野生蜂蜜品质很高。”王淑娟说。

十年前的地震对每一位四川人都印象深刻,王淑娟的爷爷也在那场灾难中离世。2009年,从四川音乐学院毕业后,王淑娟放弃了上海一份不错的工作和去绵阳当音乐老师的机会,选择回到老家青川做个蜂农。她说:“小时候爷爷给我取蜂蜜,我在后面等着用蜂蜜蘸馒头。由于自然环境好,青川的蜂蜜很甜,营养价值也很高。地震后,大家手里这么好的特产卖不出去,我决定做些事情帮帮大家。”

不过,令王兴福没想到的是,蜀蕊合作社的社员不仅一分不少地拿到了政府补贴,而且得到了此前从未有过的技术支持。“我听早些时候加入蜀蕊的蜂农说过,办补贴的手续都是淑娟帮着跑的,她还在镇上设了个合作社技术指导服务站,谁家养蜂遇到难题都能到那里解决,买蜂具也便宜得很。”

蜂农脱贫致富

这是王淑娟非常喜欢的一段路程:摩托车在崎岖的小道上颠簸,时不时要趟过潺潺溪水,两米宽的山路两旁,一边是湍急的河流,另一边是葱翠的青山。“我们青川的山是柔的,天蓝得不输墨尔本”。路上,这个从澳大利亚留学后回乡创业的85后女孩,不无骄傲地对记者说。

版权声明:本文由1495.com发布于中国史,转载请注明出处:十位普通人讲述十年之变:奋斗的日子越来越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