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元战争的结局意味着什么?

2019-11-17 09:04栏目:中国史
TAG:

原标题:为什么宋朝是中国历史上的一个“另类”

在许多人看来宋朝大概是中国历史上最糟糕的王朝之一了,“弱宋”二字似乎是把这个统治中国大部或半部300多年之久的朝代给盖棺定了论。的确,按中国传统对王朝的评价标准来看宋朝也确实挺丢人的。首先,要有强大的中央集权——这一点宋朝似乎还过得去;其次,要“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西域还不够,顶好是把莫斯科也弄来——这方面宋朝就差劲了,南宋偏安一隅就不必提了,诸如“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之类的讽刺诗句大把的有,就是北宋,真正把东部的国境线推到长城一线的时间也不过是一瞬间而已,西北就更不用说;最后就是要扬国威于域外——“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最好是每年封一次狼居胥。天可汗算什么?要宇宙可汗才爽——这宋朝就更加糟糕了,什么长驱漠北,直捣黄龙就别提了,连自己都保不住,每年不断的送钱,叫叔叫伯的还老是挨揍。两个皇帝作了俘虏,两次在大陆上待不住要跑到海上去——这些都堪称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光辉事迹。但是,如果我们改变一下自己的视角,试试按另一种标准来看待历史,不是只看王侯将相的“千秋功绩”,而是看看社会经济的发展,人民群众的生活,也许情况就会大不相同。有一个数字是很引人注目的——宋朝年财政收入最高曾达到16000万贯文,北宋中后期的一般年份也可达8000-9000万贯文,即使是失去了半壁江山的南宋,财政收入也高达10000万贯文。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呢?我们用其他的数字比较一下就知道了。明隆庆5年国家岁入白银250万两。张居正改革之后的万历28年,岁入400万两(虽然张居正死后人亡政息,但相对在财政上的改革被破坏得较少,而且此时距张去世仅十几年,估计这个数目比张居正当国时期的岁入也少不到哪里去)。明末天下大乱,在后金和农民起义的两面夹击下,明政府先后增加了辽饷,剿饷和练饷的征收,即著名的“三饷加派”,结果弄得民怨沸腾,烽烟四起。那么这种为时人评为“饮鸩止渴”的做法为国家带来了多少收入呢?大概每年1000万两左右。也就是说此时明朝一年的财政总收入大约是1500万两白银左右。如果我们认为银钱的一般兑换率为1两白银=1贯铜钱的话,那么此时明朝的财政收入仅仅是北宋的不到1/10,南宋的不到1/6,尽管这已经是南宋灭亡的300多年之后,尽管明朝的国土要远远大于宋朝。清朝的财政状况比明朝要好一些,国家初定的顺治7年岁入1485万两。咸丰年间,岁入约为3000-4000万两。数量仍然远远小于600年前的宋朝,而此时中国的人口已经超过3亿,估计为宋朝人口的2-3倍以上。直到清朝末年,国家岁入才达到了宋朝的水平。(由于兑换率折色率等方面原因,可能会对宋朝的岁入有所高估,但即使如此,宋朝的岁入远远大于其他任何一个封建王朝依然是一个无疑的事实)宋朝的财政收入如此之巨大,是不是意味着人民的负担也极其巨大呢?当然,从人均财政收入上来看肯定是这样。但是,要知道,宋朝是中国历史上仅有的两个没有爆发过全国性的农民起义的大型王朝之一。仅有的几次较大规模的起义,如李顺王小波起义,宋江起义,方腊起义,钟相杨幺起义等都不曾超过一省的范围。有这样良好记录的另一个朝代是西晋,而西晋之所以能够如此,恐怕很大的一个原因是它的寿命实在太短了,根本来不及爆发起义。可见,宋代的老百姓生活的并不坏。我们之所以认为宋代老百姓苦不堪言,恐怕很大程度上是受“水浒传”的影响。姑且不提这里面虚构的成分,其实就是从“水浒传”里来看,那些被逼上梁山的好汉落草的主要原因或者是受人迫害,或者是犯了罪,或者是被擒被骗上梁山的,真正没有饭吃,活不下去上梁山的极少。那么那庞大的财政收入究竟是从哪里来的呢?看一下下面一组数字就知道了。熙宁10年北宋赋税总收入共7070万贯,其中农业的两税2162万贯,占30%,工商税4911万贯(这个数字究竟有多大,我们可以比较一下,明朝著名的泼曰实明神宗以“矿税”的名目,用杀鸡取卵的方式压榨工商业者,8年间总共搜刮到了200万两白银,不足宋朝的一个零头),占70%。这个数字说明,构成国家财政收入主体的,已经不再是农业,而是工商业了,农业社会已经在开始向工业社会那迈进了。宋朝获得庞大的财政收入并不是靠加重对农民的剥削,而是国民经济飞速发展,工商业极度繁荣,生产力水平提高的结果。作为一个传统的农业大国,对大量小自耕农直接征收农业税一向是国家统治的基础,像宋朝这样的情况实在是绝无仅有,直到清朝末年,工商业收入才再一次超过了农业税。由于大量独立的小自耕农不再是国家生存的根本,宋朝得以采取了与其他王朝迥然不同的土地政策——“不抑兼并”。数千年来,中国传统上一向将土地兼并视作国家大害,千方百计加以抑制。以至于形成了这样一个循环——朝代开国时重新分配土地,造就出数百万个小自耕农;经过上百年日积月累,土地向少数人手中集中,国家丧失税源,一些失去土地的农民铤而走险;大规模农民起义爆发,政府崩溃,新王朝建立,重新分配土地。这种做法完全是一种自然经济的产物,它固然可以保证大多数农民都能有一些土地耕种,但另一方面,这种做法也限制了分工,限制了集约经济的发展,限制了工商业的兴起,将中国社会牢牢的捆在自然经济之中。而且,这并不能完全阻止土地集中的趋势,必须每隔一段时间就重新分配一次土地,而每一次对土地的重新分配几乎都要伴随着大规模的战争与破坏。页码1 2 <

01

好像都觉得唐朝很牛,天可汗啊,万邦来朝、四方称臣,国土面积多大啊,太牛了!

然而我倒以为,真正牛的不是唐朝,而是某些人口中的“弱宋”。

从国家的建立上来说,唐朝是继承了隋朝的大一统,在政治、经济、国土都已经完备的情况下继承的。而宋朝是在五代十国四分五裂、军阀混战的情况下完成的大一统。

这就好比两个人继承家产,一个人是继承了一大笔现钱;另一个人也是继承了一笔钱,但这笔钱却是好多外债,需要自己去一一收回。

我们看到宋朝的国土面积比唐朝小多了,就是有些“外债”没收回来。

图片 1

不过我们也应该看到,大唐的有一些所谓“国土”,其实存在很大水分。你不能因为设置了安西都护府,就说西域及中亚大片土地都属于唐朝。

事实上,西域还有N多个王国,他们也不是都向大唐朝贡。即使向大唐朝贡的国家,他们也并非隶属于大唐。这里必须得有一个标准,那就是该地区最高领导人的“任命权”或“最后拍板权”在不在唐朝皇帝手中。

图片 2

安西都护府其实主要是保护丝绸之路沿线利益不被突厥人抢走,如果哪个西域国家跟突厥人合作,它就出兵教训一下。更像是今天美国在冲绳、韩国的军事基地。

宋朝时候,路上丝绸之路已经衰落,海上丝绸之路崛起,于是宋朝也没有必要设置什么都护府了。

唐朝的经济文化开放,又让契丹人、西夏人、女真人以及吐蕃人从中获利而崛起,经过了五代的军阀混战,没有了中原王朝的敲打,彼时正好羽翼丰满,恰恰宋朝就赶上了这个“坏时代”。

宋朝建立之时,契丹人的辽国政权已经存在了好几十年,实力雄厚,军队战斗力强,他们有着强烈的土地扩张欲望。宋朝一个新生的王朝跟辽国打了20多年仗,竟然扛住了,活了下来。

扛住了契丹人,马上又要应对日益膨胀的西夏党项人。打了几次大规模战争,双方互有输赢,都损失惨重。

宋朝就是在如此恶劣的战争环境中生存下来的,稳住了政局,经济还搞成了世界第一,这哪里是“弱”呢?

02

所谓的“弱宋”,恐怕只是从国土面积大小来论的——但我们应该清楚,一个王朝的强若绝不能仅仅从国土面积上来衡量。

宋朝的强大是内敛的、含蓄的,它不是说我又灭了几个外族,又扩大了多少土地,军队铁骑有多厉害。你只有关注到宋朝的经济和民生才可以理解他的强大,这种强大在中国历史上是一种新的模式,以至于往往不被人看见。

图片 3

唐宋元明清这几个朝代,我们基本上可以划分为两种类型:

唐宋是外向性王朝,是开放的、多元的,大体上是渴望与世界交流的。

而明清是内向性王朝,是闭关锁国的,关上门将自己封闭起来,大体上是不希望与世界交流的。

元朝时间太短,并且它本来就是蒙古人建立的世界性帝国的其中一个政权,不存在外向或内向的问题。这里就不讨论了。

在外向性王朝里,宋朝是集大成者。它的体现不是首都有多少外国商人,或者日本又派来了多少“遣宋使”。它体现在先进的土地政策上,从而造就的社会经济的繁荣。

整个宋朝(北宋和南宋)平均每年的财政收入是8000—9000万贯铜钱,最高的一年竟达到16000 万贯!这是一个什么概念呢——后来的明清两朝都再也没能达到如此可观的财政收入,直到清末民初才达到宋朝的水平。

版权声明:本文由1495.com发布于中国史,转载请注明出处:宋元战争的结局意味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