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95.com】回回民族与钦天监:回回天文学的简史

2019-11-10 10:39栏目:中国史
TAG:

元初来自西域的札马鲁丁等天文学家都有较高水平,他们世代执掌回回司天监,为中国天文学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可是到了后来他们的后人逐渐成为应付差事的官员,回回天文学出现了停滞不前的局面。明洪武元年置回回司天监,一如元制。又诏征元太史院张佑、回回司天监黑的儿等十四人,原上都回回司天台的郑阿里等十一人去南京讨论历法。这些人虽然可以编算每年行用的回回历书,但对西域天文学已不甚精通。而原藏秘书监的天文书籍又多为波斯文或阿拉伯文,“言殊字异,无能知者”。于是,朱元璋决定派遣使臣去西域再聘专家,与原回回司天监的天文学家合作翻译阿拉伯天文学着作。他说:“尔来西域阴阳家,推测天象至为精密,有验其纬度之法,又中国书之所未备,此其有关于天人甚大,宜译其书。”

一、历史上的回回天文学

回回天文学产生于环地中海地区所有民族天文学研究的发展成果,她的兴起和发展依托于伊斯兰黄金时代的“百年翻译运动”,除了阿拉伯地区自身天文学的发展外,学者对希腊、波斯、罗马、黎凡特等地区的天文学知识进行翻译、继承和吸收,阿拉伯帝国把各地先进文明进行交融和综合,在此基础上发展了天文学。相对来讲,历史上的回回人更加接近地中海文化圈,又具备语言上的优势,可以较为轻易的接触和学习到来自中东、西方的天文学知识。来自西方的穆斯林天文学家,为中国天文历法星占视野的发展做出了很大贡献,并形成了中国的“回回天文学派”。

纵观中国历史上天文学的引入和发展,就不能不提及元明两朝专门设置的天文机构—“回回司天监”,以及历朝历代在司天监中任职、带着西域天文学知识、书籍和仪器来华的回回天文学家。宋代的《应天历》、元代的《万年历》、《授时历》、明代的《大统历》、《回回历》,都有回回天文学家参与编撰,或有回回历为参照。可以这样说,根据明确史料记载,从宋代初年有回回天文学家来华,一直到清代康熙年间《时宪历》取代《大统历》为止,回回天文学深深影响了中国天文历法近千年之久。自唐宋以来,历经元、明、清三朝,回回人将西方天文历算引入中国,辅助和补充了中国天文历算之不足。

回回天文学在宋初由马依泽带来了一些回回天文学的概念和理论。而元明两代,大量的回回人来华,带来了成套的天文学知识和成批的天文、数学典籍。但从明朝后期开始,回回天文学开始衰落,康熙年间杨光先的失败和回回历的弃用,标志着回回历退出官方舞台。从唐宋年间至清康熙年间,回回天文学影响中国历法约千年之久。

《聚真堂马氏宗谱》简要记述了明初礼聘天文学家马德鲁丁的情况: “洪武元年,为创立政府,成立钦天监,派钦使到阿拉伯满觊政府聘请精于历学专家,乃聘到准带地方古来氏族学者,即我来华始祖德鲁丁公字彦明者,于洪武二年来至江苏省江宁县。明朝之南京成立钦天监,授钦天监监正,带来随员甚多,皆分任钦天监职务。”当时刘基为司天监监正,马德鲁丁担任的是回回司天监监正。洪武三年改称钦天监和回回钦天监,洪武三十一年罢回回钦天监,改设回回历科。马德鲁丁因其测天之学而被称为大测先生,留下了“大测堂马”的誉称。他曾以其学推测天象,预报结果优于《大统历》,因而备受尊崇。《马氏宗谱》载:“明太祖尊我祖如师,晋封回回太师。因国事初定,关于建设多所顾问,而言听计从,大为刘基所忌。”

二、历史上的回回天文学家及其后裔

早在宋初,很多回族先人来华,在司天监中任职(如马依泽),带来西方的天文学知识,并于元明两代达到了顶峰。元朝时期专门设立回回司天监,以扎马鲁丁为首的大量高水平回回天文学家在此任职,收藏并翻译了大批西域天文书籍,使得元代中国的天文历算科学居于世界领先水平。明朝建立后,不仅将元代回回司天监的数十位回回天文学家委以重任,还大力招募西域高水平的天文学家加入钦天监,很多具备天文学知识穆斯林应召来华担任研究人员,长期从事西域历法的汉译和编译工作。

历史上,有很多著名的钦天监官员是回回人,也有很多著名的回族人物是钦天监中回回天文学家的后人,并且很多担任钦天监的回回官员其后裔在国内均可以找到,例如:

1.江苏南京、安徽的伍氏回族家族,其祖先为撒马尔罕人伍儒,因精通历算天文,洪武二年从中亚撒马尔罕奉诏来南京任职回回钦天监,授漏刻科博士。伍氏家族自伍儒起连续六世皆任职于钦天监,或为“博土”,或为“司历”,有“博士官六代”之美誉。回族学者伍贻业是其后裔。

2.明末清初的著名伊斯兰教学者王岱舆,其祖先为西域人,明洪武年间来华朝贡,因精于天文历算,被授职钦天监,赐居南京。并且其家族世代在明政府的钦天监任职。

3.今天广泛分布于京津、河北、山东、河南、东北等地的钦天监杨氏回族家族,其祖先为安徽歙县人杨光先,清代康熙年间担任钦天监监正。

4.今天主要分布于华北、东北、中原地区的依泽马氏回族家族,其祖先马依泽,是一位精通天文精历算的伊斯兰星历学家,原籍西域鲁姆(今土耳其),宋代建隆二年受邀进入中国,担任钦天监。回族抗日英雄马本斋、演艺界马天宇、马德华,其故乡马姓回族基本均属依泽马氏。回族学者马以愚、著名测绘学者马振利均为马依泽第35代后裔。马依泽后裔遍布全国,海外也有分布。

5.《聚真堂/大测堂》马氏回族家族,其祖先为来自吉达的阿拉伯人马德鲁丁,由明朝大将冯胜推荐,被政府聘请精于天文学的专家,明洪武二年马德鲁丁率领随行人员受邀请来到江苏南京,皆分任钦天监职务。马沙亦黑其在北京的后裔分为马、吴两姓。

应当注意的是,由于天文历法行业的特殊性,来自西域从事天文行业的回回人,并不是一人任职和进行回回天文学的研究,而是以家族内部世袭的形式进行传承和发展,具有较强的封闭性。例如明朝的钦天监马德鲁丁,其长子马沙亦黑和次子马哈麻也均在钦天监中任职,直到清代康熙年间,回回科官员吴明炫、吴明烜均为马沙亦黑后人。宋代的天文学家马依泽,其子长子马额、次子马怀均在钦天监中任职,三子虽在军队任职但积极参与天文学研究。明末学者王岱舆祖先被授职钦天监,其家族世代在明政府的钦天监任职。撒马尔罕人伍儒授职钦天监刻漏科,连续六世在此任职。

马德鲁丁的一项重要工作是翻译阿拉伯天文书籍,但他于洪武七年逝世,所以译书的任务落到了他的儿子身上。长子马沙亦黑,字仲德,接任回回钦天监监正之职;次子马哈麻,字仲良,洪武三年起任回回钦天监监副、文林郎。马沙亦黑主要负责回回历法。《明史·历志》记载:“命翰林李翀、吴伯宗同回回大师马沙亦黑等译其书”,但汉人不懂西域文字,只能作文字加工和修饰润色,以使其符合汉语习惯,因此,主要工作是马沙亦黑做的。经过几年的研究,马沙亦黑对大统历的长处及缺陷有了较深的了解,也明白这一译事对皇帝的重要性,纯粹翻译并不适合在中国使用,所以他实际上做的是编译工作。马沙亦黑编译完成了《回回历法》三卷。

三、唐宋年间——回回天文学的引入和发展

据一些学者推断,早在唐代中后期,回回天文学就沿着阿拉伯—波斯—中亚—中国的路线传入中国,唐代的《九执历》就吸收了西域历法,但是没有史料支持这一论点。而有文献记录的穆斯林天文学家来华,首先应数916年(宋太祖建隆二年)受邀来华的精通西域历法的马依泽。

据马依泽后裔家族的《怀宁马氏宗谱》记载:

“吾族系出西域鲁穆(今小亚细亚一代)。始祖讳系鲁姆文字,汉议马依泽公,随以马授姓。宋太祖建极,初召修历,公请历学,建隆二年,应召入中国,修天文。”

马依泽是一位优秀的天文学家,精通天文历法和教义,961年(宋太祖建隆二年)应诏入华。马依泽不但熟悉日月交食和五星方位的推算,而且精通阿拉伯天文星占,在963年其共同编撰的《应天历》颁行后,马依泽被封爵世袭担任司天监一职(年老后上书皇帝改由其长子担任),并长期在宋朝的司天监中担任重要的职务,长子马额担任钦天监正;次子马怀担任钦天监监副(司天少监);三子马忆虽在宋代军队中担任上护军副总兵,但也积极参与天文领域的研究,并将阿拉伯天文星占应用于军事方面。马依泽协其三子远赴麦加朝觐归国后,归真于浙江。

马依泽最突出的成就是共同编撰了《应天历》,专门以伊斯兰天文方法就历法中的天文常数进行观测和推算,然后提供推算结果,与王处纳编历时参用。《应天历》于963年修成,具有明显的伊斯兰天文学特点,是中国历史上首部使用阿拉伯日食和五星行度等计算方法来推算修订的历法。《应天历》的颁定,对于巩固大宋王朝的统治,内政外交,起了不可估量的作用。

除编撰历法外,马依泽还将伊斯兰教的星期制度引入到中国历法。在《应天历》之前,中国的历法中没有星期制,只有“旬”制,各级官吏每一旬休假一日,以便沐发浴身,干干净净地再上朝堂,故而又称“旬”为“浣日”。马依泽在《应天历》中首先引进了星期制,且以伊斯兰教的“主麻日”为一星期之始。

另外,马依泽还将十二星座的概念引入中国,马依泽父子把黄道十二宫(阿拉伯占星术术语)的方位及太阳入宫日期的推算方法引进中国天文学。他的三儿子马忆在军队中任职,把占星术用于军事,与二十四节气的十二中气相联系,以之作为六壬占卜吉凶的依据。北宋庆历年间的《武经总要》中就应用了黄道十二宫,即中国十二星座的起源。

马依泽在学术上的贡献得到了宋太祖的赏识,旌表天文略部,授光禄大夫、右柱国兼钦天监,世袭侯爵,定居陕西泾阳,成为回族马依泽氏在华始祖,其后裔遍布全国,重要集中于河北、山东、京津、安徽、东北等地。

马哈麻主要负责回回天文星占着作的翻译,于洪武十六年译成了《明译天文书》四卷。此书原为阿拉伯天文学家阔识牙耳所着星占书,原名《占星术及原则导引》,译名还有《天文书》、《乾方秘书》、《天文象宗西占》等。朱元璋对此书给以很高的评价,他说:“今数月所译之理,知上下、察幽微,其测天之道甚是精详于我。”

四、元明两代——回回天文学发展的巅峰

如果说唐宋年间,回回天文学对中华天文学的影响主要借助一些穆斯林天文学家带来一些概念和理论。那么在元明两朝,回回天文学则开始以成套的天文学知识和成批的天文、数学典籍,大量的知识被借鉴和引用,大量的书籍被翻译,回回天文学开始系统性得对中华天文学产生巨大的影响。

《回回历法》的编译和《明译天文书》的译成,是明代天文学发展的大事,对当时和后世学习和研究回回天文学产生了重要的影响。例如有一位名叫刘信的汉族学者,曾担任过明英宗正统年间的钦天监夏官正。他所撰写的《历法通径》四卷,讲的就是回回历法。此后贝琳根据回回历法的基本理论和编算历书经验,系统整理成《七政推步》一书,这是明代研究回回天文学的重要成果。

·统治者对回回天文学的高度重视:

元明时代统治者对回回天文学的重视,主要体现在三点:一是在制度上设立/沿袭“回回司天监”;二是相比于宋代,更加广泛、更加具有针对性的在伊斯兰文化地区招募穆斯林天文学家;三是鼓励引入和翻译源自伊斯兰世界的天文学、星占学书籍。

元朝时,由于统治者不断对外采取军事行动,往往借助星占术来作为语言和决策的工具,为来自伊斯兰文化区域的天文学东传创造了优越条件。元代首次将回回天文学上升到新的高度,在制度上成立了回回司天监。回回司天监正式成立于1280年(至元十七年)。从《元史·百官志》中可以了解到,回回司天监共有37人,扎马鲁丁、爱薛、可马剌丁、苫思丁、郑阿里等一批天文学家先后在这里工作,为中国天文历算的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此外,1271年(至元八年)在上都设立回回司天台,以供回回天文学家“掌观象衍历”,回回司天台一直存在到元末明初,仍由回回司天监黑的儿、阿都剌、司天监丞迭里月实等修定历数,可见当时回回天文学家的社会地位确实很高。

1495.com 1

元代天文台复原图

时间推移至明代,统治者仍然对伊斯兰天文学保持着非常重视的态度,明太祖朱元璋对回回历法很重视,曾言:“西域推测天象最精,其五星纬度又中国所无”。在制度上,明代首先保留了元代回回司天监的建制。1368年改太史院为司天监,1370年改司天监为钦天监,1385年在回回司天监下新设南京雨花台观星台,1398年将回回司天监取消、其职司统归钦天监回回历科,由穆斯林天文学家主持,并基本上采取世袭制,确立了官方天文机构中大统历、回历双轨制。1382年(洪武十五年),朱元璋明确表示要通过合作来学习伊斯兰天文学知识,这在元代也是不曾有过的。明太祖还命令两名汉人官员吴伯宗和李翀与穆斯林天文学家合作翻译《回回历》等天文学书籍。

明朝近300年历史,对回回天文学给予充分肯定和重视,回回天文中西交流从未中断,特别是回回历中的五星淩犯,日月交食始终应验。故回回历在明代一直拥有较高的官方地位。

·穆斯林天文学者的大量入华:

除了在制度上确立回回天文学的地位,元明两代的统治者对回回天文学家也是求贤若渴,元世祖即位前就曾下令广泛招募回回天文学家,吸引了扎马鲁丁、可马剌丁、苫思丁·麻哈抹、黑的儿、马合麻、郑阿里等优秀的回回天文学家。从《元史·百官志》中可以了解到,回回司天监共有37人,其中监丞以上的负责人有8人。回回司天台建立后,扎马鲁丁担任首任提点(台长),苫思丁·麻哈抹为第二任提点。苫思丁由扎马鲁丁一手培养,由灵台朗、司天少监、提点等,一直省为秘书监正、集贤大学士、中奉大夫,其官职与学士地位步步高升,又于1311年(至大四年)进爵为卿。扎马鲁丁的另一位得力助手可马剌丁,历任司天少监、司天监提举。

明朝建立后,将在元代回回司天监中工作的回回天文学家仍委以重任,例如1368年明军攻陷北京,由于洪武年间大明司天监设在南京,便将元回回司天监中黑的儿、阿都刺等14人调去南京赴任。1369年明将常遇春大军攻占上都后,又将元回回司天台郑阿里等11人,连同多种回回仪象谴往南京。明成祖掌权后,建都北京,又命大批钦天监人员去北京赴任,可见对人才的重视。

此外,明代统治者也在西域广泛招募天文学家,如马德鲁丁及家族成员、伍儒等人,明政府对这些天文学家给予官职、住房和永久免除徭役等特权,即所谓“授职钦天,赐居房舍,准免徭役,与国始终”等优待政策。洪武二年来华的阿拉伯人马德鲁丁率领随行人员到南京后,皆分任钦天监职务,马德鲁丁担任回回司天监监正,去世后其子马沙亦黑接任钦天监监正,次子马哈麻初期任回回钦天监博士,后升为灵台郎。马沙亦黑与马哈麻同被授予“回回大师”称号。其中马沙亦黑在天文历法方面贡献甚多,被明太祖朱元璋誉为“不朽之智人”。中亚撒马尔罕人伍儒于1369年(洪武二年)来华,授职钦天监刻漏科,供职达50余年,历五世皆世其官,定居南京净觉清真寺旁。

1495.com 2

(元代天文学家扎马鲁丁)

·回回天文学家对天文学的巨大贡献:

元代最有名的回回天文学家当属扎马鲁丁,在元世祖即位前即来到中国,将伊斯兰天文历法知识系统性得引入中国。1267年(至元四年)为元代政府编撰《万年历》,这是元代第一次正式颁用的天文历法,是元代穆斯林天文学家修订的两部历法之一(另一部为可马剌丁的《回回历》),总共在中国范围通用了14年。除此之外,另一位回回天文学家可马剌丁,不但历任司天少监、司天监提举,曾奉皇子安西王的命令,每年推算、编撰回回历两本,1279年(至元十六年)还修订了《回回历》,即迄今一直被穆斯林使用的伊斯兰教历。《万年历》被《授时历》替代后,《回回历》也依然在民间广为流传。1584年(万历十二年),《回回历》直接并入《大统历》参照使用。

除天文历法外的贡献外,1271年(至元八年)设立回回司天台的同年,扎马鲁丁督造了七件西域仪象,用来观测天象和昼夜时刻等,在回回司天台使用,从而使元代中国的天文历算科学居于世界领先水平。扎马鲁丁是第一位把伊斯兰天文历法较全面传入中国的天文学家。除了天文学,札马鲁丁等人更是将包括数学、化学、力学、医药、地理、哲学等诸多方面伊斯兰世界的学术文化传入中国。

元朝后期,扎马鲁丁不仅在天文学领域贡献颇丰,还在相近的地理学领域做出了很大贡献,扎马鲁丁动用属于天文部门的司天台,其他单位协作,用时六年编撰了全国地图志,七百五十五卷本的《大元大一统志》的测绘与编制工作,改变了中国传统地图绘制的画法,即由裴秀所创的“制图六体、计裏画方”而应用伊斯兰开罗学派所创地图绘制的球面投射影法,并承袭巴格达学派“量天测地”的传统。这一工作不论是在学术上,还是在军事上都是极为重要的。

明代,以马德鲁丁、马沙亦黑、马哈麻、郑阿里、伍儒为首的回回天文学家,不仅亲自参与历法的编撰,更带领汉族学者一同对将从元代就遗留下来大量的伊斯兰天文学书籍进行系统性的翻译。明代《大统历》编撰时,不仅借鉴了回回历,更是有回回天文学家黑的儿、郑阿里等直接参与。1382年开始,在朱元璋的授意下,“回回大师”马沙亦黑、马哈麻带领汉族翰林李翀、大学士吴伯宗等翻译了《回回历》、《经纬度》及《回回天文书》等书,有力地推进了中国历法的发展。

版权声明:本文由1495.com发布于中国史,转载请注明出处:【1495.com】回回民族与钦天监:回回天文学的简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