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95.com明时期史可法

2019-11-10 10:39栏目:中国史
TAG:

史可法,字宪之,号道邻,河南祥符人。万历三十年十一月四日生于顺天府大兴。少时家境清寒,冬日短衣无火,往往寒涕交颐,但他苦学不懈,很有抱负。十九岁时在北京一座古刹中读书。

问题:历史上,身为大明兵部尚书史可法为什么不调度兵力节节防御而是一个人跑到扬州?

有一天,风雪交加,非常寒冷,他疲劳困顿,不觉伏案而睡。当时,顺天督学左光斗进庙避风雪,读了案上的文稿,十分嘉许他的苦学精神与志略,把自己的貂裘脱下来,给熟睡的史可法盖上,默记他的姓名,掩门而去。次年,史可法试入庠,补诸生,左光斗将他拔为北直隶八府之冠,并收他为弟子,留于馆署。此后,史可法愈加刻厉勤奋,在左光斗忠孝节义思想的熏陶下,立志以身忠君报国。

回答:

天启五年,左光斗因反对阉党魏忠贤而被革职下狱,饱受摧残,奄奄一息。史可法冒死贿赂狱卒,入监探视恩师。左光斗不愿史可法受牵累,将他强行赶出牢狱。左光斗宁死不屈的亮节高风使他铭感难忘,以后常常流泪向人讲述这些往事,称赞“吾师肺肝皆铁石所铸造也”。左光斗惨死后,他又设法入狱殓尸,将老师安葬。

1495.com 1

崇祯元年,史可法中进士,授陕西西安府推官,协助洪承畴镇压陕北农民起义,三年后以功迁户部云南司主事,历官户部郎中等。崇祯八年,史可法见皖西义军蜂起,又自请赴皖西镇压农民军,官至安庐兵备道,兼任总理卢象升的副使。

1628年至1635年,史可法历任西安府推官、户部主事、员外郎郎中。这段时间,史可法主要成就在于镇压农民起义军。1644年5月至1645年4月,史可法为了不与马士英争夺内阁首辅而激化矛盾,任南明王朝的兵部尚书,督师淮扬,成为福王政权的台柱之一。清兵入关后,国内斗争的形势虽然发生了急剧的变化,但是由于史可法在指导思想上依然把“讨贼灭寇”放在第一位,因此直到1644年11月,清兵开始进攻宿迁,这才逐渐让史可法放弃幻想,把“灭寇”和“御敌”并提。

史可法身躯矮小,面黑貌陋,而双目有神,精明强干。他能与士卒同甘苦,甚至驰驱江淮间十几天衣不解带;有时天寒,夜里坐在草上,与士兵背靠着背瞌睡一会儿,甲胄上结满冰霜,每欠身站起来,甲胄上冰声嘎嘎作响。在对农民军作战前线时,他杂处行伍间,士兵不饱自己不先吃,士卒未发衣自己不先穿,律己严而待人诚,因此士卒皆服他的指挥,强悍善战。史可法一度丁忧归。崇祯十六年,他官至南京兵部尚书,参赞机务。

驻守江北有“四大镇”:高杰、黄德功、刘泽清、刘良佐。四镇各拥兵数万或十数万,桀骜难制。高杰与黄德功相互猜忌,一度火拼。经史可法多方调停,才各自收敛。当时史可法虽有督师之名,却无自己直属的部队,全凭一腔忠义去感化四镇总兵官。其中只有高杰受到史可法人格魅力的感染,心悦诚服,乐于用命。

次年,李自成农民军攻占北京,崇祯帝自尽煤山。史可法闻讯悲恸不已,与大臣们商议在南京重建明廷。

当时高杰欲仿宗泽故事,进军开封而收服诸土寨共襄大业,进而入关中、复河北,守可收宗泽之功,以保洛阳、开封、归德一带,为淮河屏障,做到“御河”而守。当时“过河”北伐是上策,以黄河为防线即“御河”是中策,以淮河为防线是下策,以长江为防线是无策。北伐之说,其实仅为史、高二人的政策,北伐过程中仅仅做到沿黄河一线防守。

当时亡命江淮的福王朱由崧、潞王朱常淓成为南京诸臣选择继承明统的对象,史可法倾向于后者。凤阳总督马士英却倾向前者,他抢先行动,外结桀骜不驯的悍将高杰、刘泽清、刘良佐等,内贿勋臣刘孔炤,传谕将士奉福王为三军之主。史可法不得已,只好同意。

但是在1645年正月十一日,发生了足以影响明清朝代更替的睢州之变:当时高杰邀请河南巡抚越其杰、巡按陈潜夫一同前往睢州,许定国才出睢州城外迎接。越其杰建议高杰不要轻易进入城中,高杰轻视许定国,不听建议而执意入城。正月十一日,许定国置办酒席宴请高杰。高杰饮酒至微醺,醉卧帐中被绑到许定国面前杀害。

福王登弘光帝宝座后,拜史可法为礼部尚书兼东阁大学士,仍掌兵部事;马士英为兵部尚书兼东阁大学士,仍督凤阳军务。野心勃勃的马士英,借史可法曾不同意拥立福王,并抓住史可法弟弟史可程在北京投降农民军一事,在福王面前极力排挤史可法,以便独揽大权。史可法处处受到掣肘,为了表白他对明室的忠忱,不得已请求督师扬州。弘光帝加封他为少保兼太子太保,改兵部尚书、武英殿大学士。

高杰之死使得弘光政权锐意进取的力量消失,积极防御派的力量衰弱;北边防御线断裂,防御体系出现缺口;史可法失去一支听命于他指挥的部队,弘光政权丧失一个强大军事力量;史可法等人等不到军事实力的支持,政治斗争越来越不利于史可法等人。史可法听到高杰之死后大哭说:“中原不可复为矣!”

史可法离京的消息引起南京太学生们的惶恐不安,他们奔走呼号,联名上疏,伏阙哀吁弘光帝收回成命,“仍留可法在朝”,没有成功。而史可法始终以恢复大明帝国为念,不“敢惜顶踵,私尺寸,堕军实而长寇仇”,请颁发饷银、敕印等,五月十九日率刘肇基、李栖凤等慨然渡江北上。

1495.com 2

然而江北的纷乱并不亚于党同伐异的南京,骄兵悍将各怀鬼胎,混水摸鱼,趋利若鹜。刘泽清、刘良佐、高杰、黄得功四镇,横悍不羁,或大掠士民,或互相攻讦,扬州城外,战云密布。史可法忍辱负重,委曲求全,调和各方,总算使江北开始出现脆弱的稳定局面。

高杰死后,史可法无先锋大将可用,北伐希望为之破灭,朝内不再有过河声音不说,后将北伐军队及负责北边防务的军队西调。如阎尔梅对史可法所说,清军本来兵力不多,且力量分散,如果选高杰劲卒立即过河北伐,不必血战,席卷而定。高杰死后,史可法竭力之下,只能保存高杰余部势力不被瓜分,驻扎在开封、归德之间,以维护高杰生前经营的黄河防线的一段,最后仍不能组织沿河防御体系崩溃。

当时清军企图取明而代之的意图已日益明显,但史可法对此却缺乏洞察,仍然坚持把镇压农民军放在首位,并幻想借清军之力去为明廷复仇。因此,七月时清摄政王多尔衮致书史可法,指责他拥戴福王,使“天有二日,俨为勍敌”,要他“翩然来仪”,学吴三桂向清军称臣;史可法虽然在答书中委婉地拒绝了多尔衮的要求,祈求清军不要觊觎明朝江山,但依然希图与清军合作,“合师进讨,问罪秦中,共枭逆成之头,以泄敷天之恨”。直到冬天清军攻入宿迁,陈兵江淮间,史可法才省悟到形势的严酷。

在清军进攻下,弘光政权军队一退再退。特别是史可法苦心经营的黄淮防线早已千疮百孔。四镇之中敢战者只有高杰与黄得功两人,高杰一死,二刘不再防卫北边,刘泽清与刘良佐日益退避,甚至以率兵入卫,弃防地而逃。史可法等人失去军事力量的支持,使得他在朝中的声音越来越弱。马士英立马对史可法进行攻击,并且肆意破坏史可法的北边防御计划。在1645年4月的左良玉“清君侧”事件中,史可法先是被调往泗州,然后又驰援燕子矶,最后不得不前往绝地扬州抗击清兵。

尤其是弘光元年一月,高杰西征途中,被暗中降清的总兵许定国诱杀睢州,史可法不禁浩然长叹道:“中原不可为矣!建武、绍兴之事,其可望乎!”他向朝廷请饷,并奔走于骄兵悍将间,舌干唇焦地劝说他们不要内哄,但因马士英等人的作梗,江北兵饷不济,各镇互争雄长,人心难协,如同散沙。

由于史可法没了高杰,调动不了其他三镇部队,以致势单力薄,最终导致扬州不守。史可法在泗州、盱眙陷落后退保扬州,接连上疏告急。但在朝政之中,史可法越来越被边缘化,以致于清军下亳州时,他往京师求救,竟不得见弘光帝,并传下话说凯旋后再相见,“时左兵已败,得旨北兵南向,速回料理,不必入朝,可法登燕子矶,南面哭拜而返。”。

史可法对此十分痛心,他在给友人的信中诉说了自己的苦衷,称:“近地不靖,何暇远征?内乱未消,安御外侮?明明恢复大局,可惟我所为,而掣肘不舒,心忧徒切!每一念及,泪下沾襟。不意砥砺半生,到此一文不值也!”

1495.com 3

然而史可法并没有放弃报效明室的努力,他在扬州设“礼贤馆”,招纳四方豪杰,共襄时艰;并且身体力行,鞠躬尽瘁地欲挽狂澜于既倒。他生性豪饮,饮数斗不乱,但平日在军中竟滴酒不沾;逢年节,辄将所得肉食分饷将士,自己甘于淡泊;“行不张盖,食不重味,夏不箑,冬不裘,寝不解衣”,许多官吏军民受他的感召,振奋了抗清的精神,愿意听从他的指挥,他成为弘光政权中抗清派的领袖,同时也更引起马士英之流的忌恨。

当时围攻扬州的清军总数在十万以上,而城中守军只有七、八千人。清军劝降不成,转而硬攻,史可法“以炮击之,伤北兵数千”,多铎只好“督劲兵,狠攻城”,战斗异常激烈。4月25日,扬州城陷,史可法自杀未遂被俘,多铎欲招降史可法。史可法斥之曰:“我为天朝重臣,岂肯苟且偷生,作万世罪人哉!我头可断,身不可屈……城亡与亡,我意己决,即劈尸万段,甘之如怡”,遂遭清兵杀害,享年42岁。

四月,当清军进取亳州后,史可法驰赴南京求饷,但还未入城,便接到弘光的谕旨,要他速回江北,抵挡清兵,“奏凯后入见”。原来此时宁南侯左良玉以“清君侧”之名,出师武昌讨伐马士英,兵溃采石,南京举朝正如醉如痴地庆贺着胜利,根本不把江北的史可法放在眼里。史可法接旨后满怀忧愤,面对滔滔东去的大江,仰天长叹:“奏凯谈何容易,面君不知何日矣!”随后他转身向南京城叩首,遥祝城内老母、妻子平安,便急匆匆渡江北上。等他不避风雨赶到天长时,清军早已渡过淮河,在豫王多铎的指挥下,如入无人之境,占领盱眙等地;泗州守将李遇春也无耻地降清,坦荡如砥的江北几无险可守。史可法只好策马东驰,和副将史德威率数千兵丁赶回扬州,决心据此作一拚死的抵抗,保卫这成为江南门户的繁华城市,阻遏清兵南下。

回答:

十七日,史可法刚抵扬州,城内就传出许定国领着清兵要来杀尽高杰余部的谣言。惊魂未定的高杰余部闻讯斩关逃往泰州,牲畜船只掳掠一空,扬州城内兵力愈见不支。他飞章求救,朝廷毫不理睬。第二天,清兵前锋抵达城下,屯于城外西北一带。史可法檄召各镇援兵,仅总兵刘肇基自高邮赶来,其余无一至者。刘肇基请求乘清军阵脚不稳,先发制人,背水一战。但史可法没有采纳,认为对付清兵应养锐以待,不可轻往。清军抓住这段时机向扬州集结兵力,同时不断地向城中发出招降书,史可法都不启封,投放火中。他誓不投降,和扬州知府任民育,同知曲从直、王缵爵,兵部职方司员外郎何刚等,发动扬州士民日夜固守,并斩获十余名清兵。

多谢邀请

见到清军大队人马源源涌来,史可法明知大势已去,但守城抗清的决心反而更加坚定,他“誓与城为殉”,并自辨早晚必死,在遗书中写道:“遭时不遇,有志未伸,一死以报国家,固其分也!”言词苍凉悲壮。清军派李遇春前来劝降,史可法严辞拒绝,毅然说:“天朝无降宰相,有与城尽耳!”部将李栖凤、高凤岐见势不妙,密谋挟持史可法出城投降。史可法识破后正色拒绝,请他们自便,于是贪生怕死的李、高,乘夜率部出城叛降清军。扬州守御更为单弱,粮饷也更不可继,然而史可法毫不惧怕,自守旧城西门险要,日夜警惕,击退清军多次进攻,用炮杀敌数千。清军自南下以来,从来没有遇到明军这样顽强的抵抗,士气大为沮丧。多铎见扬州久攻不下,下令调红夷炮助战。

史可法是忠臣,可惜他对于南明的局势没有看清楚,崇祯在位时期封史可法为南京兵部尚书,可以说在那个时候史可法就是托孤重臣,枪杆子在他的掌握中,但是在立谁为皇帝这个问题上,史可法举棋不定,而马士英因为拥立福王有功从此进入内阁平步青云,而登上帝位的弘光皇帝不满史可法对于其得态度就逐渐疏远史可法,马士英就哄骗弘光帝让史可法去扬州督师,从此史可法就退出来南明的政治中心。

版权声明:本文由1495.com发布于中国史,转载请注明出处:1495.com明时期史可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