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时期李自成1495.com:

2019-11-10 10:39栏目:中国史
TAG:

李自成,陕西米脂双泉里李继迁寨八月二十一日酉时。乳名黄来儿,初名鸿基,小字硙生。祖辈世代务农。父名李守忠,有二子,长子李鸿名,鸿基为次子,比兄小二十岁。鸿名有子名过,与鸿基同年生。

李自成,字鸿基,陕西延安府米脂县人,是明末农民起义军最主要的领袖之一,又称李闯王。崇祯三年,李自成在陕西米脂揭竿而起,聚众起义,后来,又率众投奔了当地的另一股农民军高迎祥。崇祯九年,高迎祥被俘就义之后,李自成被推为闯王,成为明末农民起义军的领袖。李自成很会用兵,他知晓明军的实力,很会利用地形有时聚歼敌人。在他的领导之下,起义军连战连捷,先后攻陷了很多明朝州府,并顺利的进入四川,击杀明朝总兵侯良柱。崇祯十年的冬天,李自成率众围攻成都,因实力悬殊,攻城失败,后又在梓潼遭到明朝总兵左光先的伏击。将士伤亡惨重,几乎全军覆灭,李自成仅率领部将刘宗敏等十八骑勇士突围逃入陕西的深山之中。

天启年间,陕北地区灾荒连年,官府粮差分文不减。李家生活非常困难。李自成小时候曾被舍入寺庙当小和尚,名黄来僧,并给本邑姬姓地主牧羊度日。十几岁丧母,不久父亲又去世。二十一岁那年,无依无靠的他应募到银川驿站当一名驿卒。不久,因无力偿还豪绅文举人的债,他曾被戴上枷锁严刑拷打,后来在穷伙伴的帮助下,杀死文举人,又与侄儿李过逃往甘肃当边兵。当时,边兵的生活也很困苦,粮饷不足,军官又贪污、克扣军饷,兵士经常挨饿受冻。

1495.com,崇祯十二年,李自成经过三年的准备和恢复,再次举兵攻明。转战陕甘、河南一带,在河南李自成斩杀明朝的万安王。顺利得与当地农民军首领会师,部众发展到数十万人之多。后李自成率军连战连捷,攻克宜阳,取得卢氏。李自成在转战的过程中,先后有许多有知识的人加入,如对李自成产生了重要影响的牛金星、李岩等人就是在这一时期加入李自成的起义军的,并很快成为心腹谋士。

到了崇祯初年,朝廷一面调兵遣将镇压农民起义,一面又要对付后金兵的骚扰。崇祯二年冬,后金兵大举南下,京师吃紧。为了保住北京,朝廷急调四方军队赴北京防守。甘肃边兵李自成所在部队随参将王国向京师进发,途经金县,兵士们要求发饷,参将王国却克扣不发。于是发生了兵变。愤怒的兵士杀死了参将,准备星散。李自成为人敦厚朴实,办事又干练,且有谋略,深受兵士们的尊重。当时他就说服大家,组织起来,投奔农民义军。这样很快拉起了一支队伍。他们先加入王左挂和张存孟领导的队伍,后因王、张投降了官府,他就带着李过和弟兄们投奔义军闯王高迎祥。

后来李自成采纳李岩的建议提出了“均田免粮”的口号,“迎闯王,不纳粮”,李自成的起义军得到劳苦大众的一致拥护。崇祯十四年春,李自成在城内守军的策应下攻陷洛阳,杀死了民愤极大的福王朱常洵。不久李自成又率军围开封,数攻不克,转战邓州,击杀明朝总督傅宗龙。崇祯十五年,李自成与罗汝才以20万的部队再围开封,激战20余日未能攻克,但却回师攻破河南襄城,俘斩明总督汪乔年和降明的农民军首领李万庆。继而攻克陈州,与当地农民军会合,返师第三次围开封。先歼灭出城突袭的三营明军,后连破郑州、荥阳、上蔡,扫清开封周围明军据点。

李自成从小练就了一身好武艺,膂力过人,善于骑射。在起义军里,他意志坚强,机智勇敢,处事果断,又有谋略,得到闯王高迎祥的信任,成了一名闯将。从此,这支起义军的实力大增,军威大振,成了当时起义军的主力。在各路义军中,李自成的军事才能最为突出。

明督师丁启睿、总兵左良玉率师十余万挺进朱仙镇。李自成以部分兵力继续围城,率主力占领朱仙镇有利地形迎击明军,获得大胜,俘虏明军数万人。崇祯十六年正月,李自成攻克襄阳,提出了“三年不征,一民不杀”口号,李自成被拥为奉天倡义文武大元帅。随后,李自成采纳谋士顾君恩计策,制定先取关中、再攻山西、后取北京的作战方略。亲自率大军北上河南,在汝州之战中歼灭明军4万余人,迫使孙传庭败逃陕西。乘势追击,尽歼镇守潼关的明军,击杀孙传庭,占领潼关、西安等地。随即分兵追歼明军残部,连下延安、汉中、榆林诸重镇。

崇祯七年,朝廷为镇压义军,特设山西、陕西、河南、湖广、四川的五省总督,任命延绥巡抚陈奇瑜专力用各个击破的战术,对义军加紧围剿。高迎祥的队伍转战山西、陕西、河南三省,屡遭挫折。一次,他们误入汉南兴安车箱峡,被官军包围,这是个四面山壁的狭长地带,义军既乏粮草,又遇阴雨连绵,人马死伤过半,差点全军覆没。在危急关头,李自成机警果敢,据说用顾君恩的“诈降”之计,贿赂陈奇瑜的部将,伪装投降,走出栈道,摆脱了包围圈,并使队伍很快重新发展起来。陈奇瑜后悔莫及,被人以受贿罪弹劾,“坐削籍,而自成名始着矣”。

崇祯十七年正月,李自成建立大顺政权,年号永昌,李自成称大顺王,改西安为西京。随后李自成率军强渡黄河,攻进山西境内,攻克太原。然后,李自成兵分两路,一部由大将刘芳亮率领攻河北,自己同大将刘宗敏率主力部队北上宁武关,从北面迂回围攻北京,李自成率领大军顺利攻下大同、宣府、昌平。于三月十七日攻到北京城下,此时,明朝的崇祯皇帝已经无军可调,守城的都是一些老弱病残的兵士。崇祯急调山海关总兵吴三桂和江南明军率兵勤王。但是已经为时已晚,三月十九日,李自成率军攻破了北京城,崇祯帝朱由检在万念俱灰,自缢于煤山之上。

崇祯八年正月,义军被明朝五省总督洪承畴率领的官军围困在河南。为了打破官军的包围,各路义军在荥阳举行军事联席会议,商讨对策。参加大会的有:老回回、曹操、革里眼、左金王、改世王、射塌天、横天王、混十万、过天星、九条龙、顺天王及迎祥、献忠等共十三家、七十二营。会上讨论如何对付官军,各家意见分歧,难成决议。这时,高迎祥的部下李自成发言,他剖析形势利害,并激励大家说:“一夫犹奋,况十万众乎,官兵无能为也。宜分兵定所向,利钝听之天。”同时提出了互相策应,协同作战,分兵突围和避实捣虚的反包围方针,得到各家的一致赞同。

李自成在攻陷北京之后,开始被胜利冲昏了头脑。这些农民出身的起义军将领以为攻陷了北京,除掉了明朝的皇帝,就是大功告成,可以坐享天下了。李自成和刘宗敏等人也都开始忙于修建宫室,搜罗美女,对明朝的官员进行追赃。他们没有及时的追剿依然据有江南的几十万明军,也忽视了重兵在握的山海关总兵吴三桂。起初的时候,李自成还想招降吴三桂。但是,由于义军将领在追赃的过程中,致使吴三桂的父亲吴襄自杀殉国,更让他不能忍受的是,自己心爱的宠妾陈圆圆也被义军大将刘宗敏抢了过去。吴三桂一怒之下投降了清朝的多尔衮,打开城门引兵入关。

会后,起义军主力,在高迎祥指挥下,兵分三路,向东猛打,进军异常迅速。在十多天里,他们转战千里,连破固始、霍丘等州县,直趋安徽凤阳。

在清军和明朝降兵的合击之下,李自成的大顺军节节败退。一直退到了陕西潼关,潼关之战,大顺军再次失利,被迫退出陕西,转战河南、湖北。准备夺取东南作为抗清基地,但是清军却对大顺军紧逼不放。派出重兵节节阻击,南明政权的明军也顺势攻击大顺军。导致李自成在湖北武昌、阳新、江西九江接连失利,东下的去路也被切断。

凤阳是朱元璋的老家,明朝的中都,驻守的官兵有六千多人,防守相当严密。起义军以步骑协同作战的方法,骑兵在前,步兵在后。崇祯八年正月十五日,义军一举攻克凤阳,越过紫金城,烧毁皇陵和享殿,歼灭官兵四千多人。义军克中都一仗,从军事上显示了农民军的攻坚能力,和严密的作战方法。在政治上对朱明皇朝的封建统治是有力打击。义军在凤阳休整三日后,高迎祥、李自成领兵向西,经河南归德、睢州,同罗汝才部会师,转战于南阳、汝宁等府州县。接着南入湖广。起义军北进河南和南下江北诸州县,说明李自成的战略,在战斗中发挥了很大的威力,打得官军统帅洪承畴首尾难顾,狼狈不堪。从此,李自成亦名声大振。

崇祯九年秋,闯王高迎祥被新任陕西巡抚孙传庭在陕西盩厔黑水峪伏击俘获,后押至北京,英勇就义。此后,李自成被拥戴为闯王,他接过绣着“闯”字的战旗,率领部下七万多名战士,继续进行战斗。但是,在义军之间,由于首领互不团结,各家不能协同作战,所以多被官军各个击破,一时形势十分严重。从崇祯九年至十一年间,在义军首领中,有投降的,有迫于形势而被招抚的,在李自成的队伍里也有投降变节分子。李自成接连苦战,损失惨重,在陕西潼关一战,队伍战败失散,李自成仅带刘宗敏、田见秀、李过、顾君恩等十八骑杀出重围,转移到陕西的商雒山中。这一年,张献忠也投降了,形势对李自成极为不利。在商雒山区,李自成一面聚集残部,一面利用隐伏休整的机会,总结战斗失败的教训,等待时机东山再起。此时洪承畴和孙传庭二人去职,李自成稍得安。熊文灿方主抚,谍者或报李自成已死,故也较平静。

崇祯十二年五月,张献忠在湖北谷城重举义旗,罗汝才、马守应等部也在郧阳响应。翌年夏,李自成认为时机已到,即在商雒重新举起闯王大旗,号召群众,东出河南。当时正值河南荒旱,“斛谷万钱”,李自成振臂一呼,饥民蜂起响应,很快由几十人发展到几万人。义军攻城略地,开仓济贫,铲除豪绅恶霸,在河南取得了重大的胜利。这时参加义军的两位河南文士牛金星和李岩,向李自成献策,提出“均田免粮”的口号。这个口号产生了巨大的力量,广大农民像潮水般地涌进了起义队伍,民间到处传说:“吃他娘,穿他娘,开了大门迎闯王,闯王来时不纳粮。”①由于有这样深厚的群众基础,李自成的队伍在几十天里,就增加了几十万。

从此,李自成以新的姿态,率领义军转战河南各地。他严肃部队纪律,宣布“除暴恤民”、“秋毫无犯”、“不淫妇女、不杀无辜、不掠资财”、不占民房、与商人公平交易等政策。与腐败的官军形成了鲜明对比,因而得到各阶层人民的拥护。李自成还重视对官军的宣传瓦解工作。当时的明朝官军非常腐败,将领贪赃枉法,士兵困苦不堪,每当与义军对阵的时候,李自成便叫部下呼喊:别给官府卖命啦,瞧你们衣不遮体,半年无粮,还能打仗吗?快过来吧,保证不杀,钱粮补发。从而使大批的明军士兵常常在阵前倒戈。由于有明确的斗争目标和正确的政策,再加上李自成的指挥有方,战略战术运用得当,很快在河南取得了“五覆官军”的辉煌胜利。

崇祯十四年正月,李自成指挥大军围宜阳,破偃师,西攻洛阳。洛阳是明神宗的儿子福王朱常洵的王府所在地,十八日一夕被攻破,福王缒城逃往东郊迎恩寺,也被活捉。李自成处死这个罪大恶极的藩王。他对民众说:“王侯贵人,剥穷民视其冻馁,吾故杀之,以为若曹”,表达了人民的心声。接着,又以王府的数万石米、数千万钱赈济灾民。“远近饥民荷旗而往,应之者如流,日夜不绝。一呼百万,而其势燎原不可扑”。李自成的义军很快就发展成一支百万人的队伍。

同年二月,李自成以主力部队进围开封。这时,张献忠、罗汝才部也攻克了重镇襄阳,处死了襄王朱翊铭,将王府积银十五万两赈济饥民,缴获了官府储存在襄阳的大量饷银和军用装备。兵部尚书杨嗣昌得知洛阳和襄阳失守,吓得魂不附体,他策划的“四正”“六偶”的“十面网”战略也宣告破产,最后在湖北沙市忧惧而死。

义军攻占洛阳与襄阳两城,无论在政治上和军事上都是重大的胜利,产生了很大的影响,连统治者也承认,从此“闯、献不可复制矣”。五月,朝廷起用原兵部尚书傅宗龙为陕西总督,专门对付河南李自成。傅宗龙经过数月的紧急筹措,九月初,督领川、陕兵马进至河南新蔡,与保定总督杨文岳、总兵虎大威部会师。初五日渡过洪河,到达项城。这时,李自成已率军到汝河上游,赶造浮桥,准备攻打汝宁。得到官军将到的消息,佯装渡河避锋西走,而将主力埋伏在官军必经的孟家庄树林之中,以待来敌。傅宗龙误以为李自成的部队已经西去,遂尾追跟进,妄图伺机攻击。初六日,当官军进抵孟家庄时,因连日行军,人饥马疲,驻兵休息。李自成的伏兵乘其不备,突然发起进攻。官军贺人龙、虎大威部惊惶失措,不战而逃,李国奇部也随即逃窜。傅宗龙部和杨文岳部势孤力单,被李自成的部队逼到项城及南郊火烧店,准备挖堑固守。在义军的猛烈攻击下,杨文岳部趁夜仓皇溃奔,逃往陈州。傅宗龙龟缩在项城,十八日夜里率领残兵败将突围奔命,义军奋勇追击,傅宗龙被活捉,其部被歼灭。

接着,义军分兵陷商水、扶沟,下叶县,处死守将、原义军的叛徒刘国能。十一月,义军攻克南阳,处死唐王朱聿镆和总兵猛如虎。十二月,李自成挥军北上,攻占禹州、许州、陈留、鄢陵、新郑、偃师、新蔡、南阳、邓州等十余个县城。时,汪乔年代傅宗龙为陕西总督,“出关,次襄城”,李自成“尽锐攻之”,汪乔年与副将李万庆皆战死。二十四日,李自成率部进围开封。明廷檄保定总督杨文岳、督师丁启睿和左良玉分头从杞县、汝南、南阳等地领兵增援开封。丁启睿部刚到开封城外,就被义军一举击溃,其中三千士兵投降了义军。左良玉部龟缩在杞县,不敢前进。

崇祯十五年正月,由于开封城坚固难攻,义军撤围,转而南下进击左良玉部于郾城。左良玉部溃败而逃。落魄丧胆的左良玉、杨文岳、丁启睿部分别逃往襄阳、汝宁和陈州等处。三月,李自成与罗汝才合兵,再次兵围开封。明廷得知开封危急,慌忙从各地调拨兵马驰援。同时,又起用孙传庭为总督,命原尚书侯恂为督师。五月中,左良玉、杨文岳和丁启睿等部,号称四十五万大军,会师于朱仙镇东之水波集,企图从南向北解开封之围。李自成吸取前两次围攻开封的经验,结合官军外援兵力的情况,采取了围城打援的战略,以少量兵力围困开封,作出佯攻的态势,而将大部分兵力南下朱仙镇,以待来援之敌。

五月下旬,朱仙镇会战双方激战五日。在炮声轰隆中,杨文岳部仍在驱兵顽抗,而左良玉的十万大军却在义军的重点攻击下全线崩溃,残部朝襄阳方向逃窜。李自成为了截击溃逃之敌,早已在敌后方必经之处,派兵挖掘深广各八尺的壕沟长堑。左良玉在前有沟堑拦截,后有追兵赶杀的困境中,再次受到毁灭性的打击。到了第七日拂晓,杨文岳闻风丧胆,仓皇逃往归德。丁启睿知各军溃逃,也慌忙经许州,南逃光山、固始,连印信敕书也丢失了。农民军在这一会战中,先后歼敌十余万,缴获战马两万余匹和大批的军用物资。这一战基本摧毁了官军在河南东部的军事力量,迫使官军不得不从战略进攻转入战略防御,再也没有力量向农民军进攻了。后来代替了启睿做督师的侯恂,就公开沮丧地说,这几次战役的惨败,使天下“强兵劲旅”皆为李自成所有。农民军精锐异常,“过无坚城”,“官军但尾其后,问所向而已。”

在朱仙镇大战取得胜利之后,义军主力再回开封。并沿黄河一线设兵把守,以阻止官军由河北来的增援。六月,崇祯帝命侯恂代丁启睿为督师,令其解救开封。但官军将卒已成惊弓之鸟,他们不是按兵不动,就是畏缩不前,有的还中途哗变。侯恂除了家丁亲兵数千人外,再无一兵一将可用,只好留在黄河以北的陈桥、柳园一带,不敢过河。七月间,朝廷又调山东总兵刘泽清带兵五千增援,官军依河向南推进,遭到防守义军的阻击。经过三昼夜的激战,官军溃败,大都溺水而死。驻在河北岸的官军,竟坐视不救,依然“凭河防渡,剽掠村坊而已”。对此,崇祯帝只好把希望寄于新任陕西总督孙传庭了,命他竭其全力东援河南,以图保住开封。

九月,先有马守应、贺锦、蔺养成等皆归附李自成,“时号革左五营”。是时,孙传庭调集陕西边军和各“土砦之渠”,分两路进援中原。一路出武关,准备经南阳北趋宝丰;一路由潼关沿太行东出禹州。李自成侦得确讯后,亲自急领精骑数万迎击。孙传庭以牛成虎为前锋,以高杰殿后。十日,在郏县城东,两军相遇,官军佯装败退,义军在追击中,不意中了高杰的埋伏,战斗失利,被迫向冢头镇转移。高杰部尾追,掩杀而至。李自成遂将计就计,采取“以利诱之,以乱取之”的战术,利用官军贪婪的弱点,沿路抛下大量军需财物。官军兵士抢取在怀,“胸腹率臃肿彭亨,不可俯仰”;或驮于马上,“马鞍如驼峰,亦不能驰骋”。因此“失伍离次,不复为战备”。于是农民军乘其混乱之际,回戈反击。罗汝才又率军出敌之后,两面夹击,大败官军,俘斩将官八十人,兵士万余。这一仗把孙传庭打得焦头烂额,狼狈逃至登封,收拾残兵缩回关中,义军获得全胜。

闰十一月中旬,李自成率军进抵汝宁城外五里地方。官军以保定兵屯于城西,四川兵驻于城东,经过一昼夜的战斗,义军拔除了外围据点,兵临城下。立即发起总攻,一举攻下汝宁城,击毙总兵虎大威,活捉保定总督杨文岳和崇王朱由樻、河阳王朱由材等人。义军从此打开了南下的大门,扫清了前进的道路。

同年十二月,李自成在河南大获全胜后,随即挥军南下,进抵樊城,左良玉部一战即溃,拔营南逃。襄樊地区是左良玉的驻守地,朱仙镇一战左良玉被义军打败,逃回襄阳后即大肆招兵买马,拥兵二十万。朝廷只发给他二万五千人的军饷,兵士全靠四出抢掠。当地人民对其恨之入骨,听说李自成义军到来,百姓即杀牛羊,备酒浆,热烈欢迎,并主动为义军做向导,带义军绕过官军埋设的地雷暗弩区。十万大军于初三日进至白马滩,在火器的掩护下,抢渡汉江,进抵襄阳城下,守军仓皇弃城逃走。义军连克枣阳、宜城、光化、谷城等地,尔后挥师向南,攻占夷陵,直抵荆州。在荆州,李自成下令处死了湘阴王朱俨■。这年底,义军进至承天府,焚毁其享殿,杀巡抚宋一鹤。义军所到之处,势如破竹,官军非溃即降。在短短的三个月里,义军占领了南至澧州、常德,东到麻城、黄州,西达光化、均州的广大地区。

崇祯十六年正月,李自成建立了农民政权,将襄阳改名襄京,自称“奉天倡义文武大元帅”。以罗汝才为“代天抚民德威大将军”,其权位仅次于李自成。在大元帅之下设立军事和行政机构,并任命了各级官员。改变了过去“陷城克邑多不守”的局面。

三月,李自成被推举为“新顺王”。设官建制,建立起中央和地方两级政权机构。中央又分文职和武职,文职设有太师、上相国、左辅、右弼等官,建吏、户、礼、兵、刑、工六政府,委任侍郎、郎中、从事等官。地方设有府、州、县三级。府设尹,州为牧,县设令。在河南、湖广等地的六个府、十八个州、六十七个县,委任了地方官吏。另外,在一些重要的城镇,设立防御使一职;在形势冲要之地,设立卫,派兵驻守。

在军事上,随着形势的发展,兵员的增多,农民军设立标、前、后、左、右五营。其中标营领兵百队,其他四营各领三十队。步兵每队百人,骑兵每队五十人。中央最高的武职是领兵将官权将军,由田见秀、刘宗敏二将担任。各营的首领称制将军,分别由李岩、刘芳亮、刘希尧、袁宗第、李过充任。此外,还有果毅将军、威武将军等九个品级。

作战的主力称为“精兵”,各有一定的人员负责“司牧、司柴、司庖、司器械”等后勤。随军家属编为老营,小年编为孩儿军进行军事训练。军中有严明的纪律,队伍过城邑不得室处,妻子外不得携其他妇女,骑兵不准践踏百姓的禾苗。规定营兵不得多带辎重,不许私藏金银财物。在行军中,以旗■为前,军卒在后,秩序井然。部队在行进和驻扎时,必有探马和哨兵,在百里内往来巡逻和侦察,并在数十里外点放烟火,以迷惑敌人。扎营之后,稍事休整,就进行骑射训练。李自成制定的作战方法,有“三堵墙”、“打倒翻”等战术。队伍临阵时,三万骑兵列为三道防线,后面是三万步兵,前后配合,轮番而战,称为“三堵墙”。三万步兵伏后,骑兵诱敌退走,步兵夹击,共歼敌人,叫做“打倒翻”。两种战术交相使用,是一种步骑协同作战的战术。在战斗中缴获的战利品,规定全部上交,用来装备军队和共同支用。有关义军的军机大事,李自成从不独断专行,总是听取下属的各种意见,然后择善而从之。

版权声明:本文由1495.com发布于中国史,转载请注明出处:明时期李自成149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