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缘佳话

2019-11-05 08:12栏目:中国史
TAG:

春节一过,刚刚上班,就收到了一个大大的箱子。我纳闷,这是出版社给我寄来的样书,还是他们出版的新书? 拿出剪刀,把胶带纸划开,那清脆的切割声如同曼妙的音乐一般。 打开箱子,就像打开了阿里巴巴藏宝的山洞一样,我惊呼一声,恨不得马上站在天安门的城楼上,对着上海的方向说:“殷健灵,我的朋友,谢谢你!” 这些书,都是我淘来的旧书。我发往上海,让她帮我一个一个找作家和翻译家签名的。没想到,她这么快就办好了。感动,感谢,感激……都不知道找什么形容词来表达我的心情了。 殷健灵是我多年的老朋友了,儿童文学作家、梅子涵的硕士研究生、《新民晚报》的副刊编辑。她在上海的《现代家庭》做主编的时候,我们就相识了。而我,一直是她的一个作者。1995年,我们在鲁迅文学院,一起上过半个月的课,也算是同学了。 她最初写诗歌,后写散文和小说,最近还搞翻译。在我眼里,在儿童文学作家们的眼里,是个才女。 也许不仅仅是搞儿童文学的缘故吧,我们的交流比较宽泛一些。 我对她说过,我在搞收藏:藏书。 她说,这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也是一个有价值的事,将来你都可以搞个人藏书展的。 我说,我没有那么大的野心,只是喜欢而已。 她说,既然是藏书,就搞一个方向吧,这样能够集中些。 她的建议不错,我采纳了她的意见,把自己藏书的方向定为:儿童文学老版本,作家签名书。 藏书是不大容易的一件事,其中甘苦,只有自己明白。老版本,需要自己慢慢地淘,碰运气。而这个签名本,最是麻烦。作家都是有个性的人,名气越大个性越强,脾气越大。本来都是码字的,算是同道中人,用手艺人的行话说“人不亲行亲”,但唯独这个作家是个例外,你请他签个名,他感觉你是个仆人而他自己就像是个皇上一样。 找一些人签名,首先要把自尊别在裤腰带上,就当自己是个骨灰级的粉丝。没这点勇气,恐怕签名本是收藏不成的。尤其是,这天南海北的作家,很难能够碰上,所以难度很大。自己呢,又不好贸然去邮寄书找人家签名。 我是很烦跑邮局的,将心比心,别人会更烦。 我和殷健灵聊天的时候,我很小心地问了一句:“你能帮我找作家签几本书吗?”她说:“可以呀,你报报作家的名字,我看熟悉不!” 王安忆、叶辛、赵丽宏、吴亮、孙甘露、陈村……我报了一大堆。这些书都是我淘来的旧书,属于老版本,市场上并不多见了。她给我确定后,我发了一箱子书。我再三嘱咐,不要着急,有机会碰上了找这些作家签。 心里很是惴惴,给她添了天大的麻烦。如果颠倒一下,她找我帮忙签这么多作家的书,我会断然拒绝的。太麻烦了。 年前,她帮我签了几本,其中八十多岁的老儿童文学作家任大星给签名,手都哆嗦。殷健灵说,她都很感动。而法语翻译家周克希先生不仅给我的马尔罗的《王家大道》、都德的《不朽者》签名,而且还送了我一本他翻译的新书《小王子》。 春节后,殷健灵应一家出版社之邀,到台湾旅游去了。临行前,她把这一箱子书给我发了回来,想让我高兴下。 这是一段美好的书缘,因为温暖的友情夹杂其中,所以,更灿烂了一些。

一本书的“签名本”,一般来说要比普通的版本更有收藏价值,因之上面有了作者的签名,有时还有钤印,所以显得珍贵一些。如果作者的名气非常大,那么“签名本”就更值钱了。但因为其中有利益的关系,市面上出现了一些造假的签名本,完全违背了作者签名的本意,于读者更是糟糕的体验。其实伪造签名本这样的事,损人而于己仅有蝇头小利,还冒着违法的风险,实在是不值当的。来看看真的签名本是怎么来的吧。出版方或书店想要数量比较多的签名本,那么就得请作者一本一本的签,别无他法。签名本的另一个来源是新书签售会。那同样是一份枯燥的、耗费时间的工作,读者固然为自己收到作者的手迹而感到欣喜,长时间重复签名却也考验着作者的耐心。愿意花一下午时间给读者签名的,都不是一般人——他们太有耐心了。一篇媒体文章中说:“普通作家的签名本目前溢价很少。只有像贾平凹、阎连科之类的知名作家,一本书的溢价可能达到50-100元。”这句话基本是符合事实的。可见做这件事,并不是为了什么利益,只是作者对读者的一份馈赠和纪念。淘到自己喜欢的作家的签名本,那种欣喜的感觉旁人难以体会。我的同事小宋就淘过不少罕见的签名本,经常发在朋友圈里炫耀:很多书友遇到自己喜欢的作家的签名本,也经常激动到不能自已,一定是要珍藏和炫耀的:1495.com 1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http://zixun.kongfz.com/attachment/cms_article/Mon_1809/1977411_1f7d46e0c30b204.png');" > 董桥签名本1495.com 2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http://zixun.kongfz.com/attachment/cms_article/Mon_1809/1977411_49685740721914d.png');" > 王汎森签名本下面分享一些老先生和签名本的趣事,从这些小事可以知道,签名本多有意义,多来之不易了:李在中先生:不盖章就不签名都说印章是取信于人的一种证明,所以老先生们对盖章一事特别郑重其事。有些性格“古怪”的先生,坚持只签名不盖章,有些老先生又是不盖章绝不签名。李在中先生就是不盖章绝不签名的典范。有一次请李先生讲座,结束后的签售我们并没有备印泥,因为李先生年时较高,我们希望签售活动尽量高效些,所以打算省去盖章一环。但李先生郑重其事地拿出印章,要工作人员找出印泥并协助盖在签名的右下方。1495.com 3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http://zixun.kongfz.com/attachment/cms_article/Mon_1809/1977411_012b58b5ab5a7e8.png');" > 李在中《朵云封事》签名钤印几天后的另一场活动李先生事先并没有做签名的准备,就没有随身带来印章。活动间隙,有记者来找李先生签名,李先生特别歉疚地说,我今天并没有带印章来,所以实在没法为你签名。记者表示没关系,只有签名便满足了。李先生却再三致歉,说这样不合规矩,最后这位记者只能遗憾地走开。1495.com 4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http://zixun.kongfz.com/attachment/cms_article/Mon_1809/1977411_526b3c5ed6a75f6.png');" > [align=start]拓晓堂先生签名钤印《嘉德亲历:古籍拍卖风云录》拓晓堂:签名规规矩矩一笔一划某次请拓晓堂先生签200本书,我和同事预计一个多小时即可完成,同事之后还要赶火车出差,但怎么算时间也够了。然而拓先生落下第一笔时,同事便幽怨地看了我一眼,我知道情况可能不妙了:拓先生是用毛笔一笔一划地写行楷啊!按说碰到这样的作者我们真是赚到了,工工整整地小楷配上小红印章真心好看!我一边感恩拓先生,一边心里打鼓,万一耽误了同事的火车可怎么好!拓先生不紧不慢,谈笑风声。间隙还带我们去阳台眺望远景,去书房让我们挑选他的小楷习作。最终200本书用了近3小时签完。回来路上司机狂奔,七点钟回到公司。同事马不停蹄飞奔火车站,好在及时赶到。热心联络老翻译家签名的柳鸣九先生与柳先生认识是通过海天出版社。柳先生以编者身份帮该社做了一套“本色文丛”,先生在这个系列中有一本《子在川上》。最初出版社帮忙打了招呼,说柳先生可以为这本书签名。我送书上门时见到了这位瘦小的萌老头儿。柳先生问我,我们这个本色文丛系列,你们还请了谁来签名?我回答说没有其他人了。先生问为何不请其他作者签?我只好如实回答,各位都德高望重,我联络不到。先生说,我帮你啊!你写一份邀请函,我写一份推荐信,然后你一一发给丛书的各位作者。我按柳先生口授的内容拟邀请函,完后发给先生过目,第一稿发过去没几分钟就收到先生的电话,指出文稿内种种不恰当处。我连连认错,先生笑着说,我大你几岁,自然比你考虑问题周到些。于是通篇帮我改了文字,又加上自己的推荐语。随后又请助理整理各位作者的联系方式,嘱咐我各种注意事项。因为与柳先生通力合作,我相继邀请了蓝英年先生、叶廷芳先生、高莽先生、肖复兴先生、乐黛云先生、张玲先生等近10位老翻译家签名,并与其中数位结成忘年交。柳先生在2016年底重病住院,病愈后医生要静养,亲朋们想探望不可得,我也因此有一年多的时间只能跟先生通电话。在此期间先生与我商量某些书的出版和销售情况,帮我引荐出版社的朋友等等,帮了我不少忙。直到前段时间,先生新书出版,我携50本上门签名,才见到大病初愈的柳先生。健康情况大不如从前,签名时手一直在抖,我数度不忍心叫停,先生笑着坚持签名,还在扉页上写了几句谦虚又调皮的话,叫我忍不住落泪。1495.com 5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http://zixun.kongfz.com/attachment/cms_article/Mon_1809/1977411_2472c2df95a2b2f.png');" > 柳鸣九签名:对不起,在下帕金森手献丑问我"有没有哭"的蓝英年先生跟蓝英年先生算是校友,再加上我本人也算俄国文学的爱好者,听蓝先生讲俄国文学翻译圈的八卦很是好玩儿。蓝先生对我这位小校友很是关照,时常拉着我跟他的老朋友们喝酒。某次去拜访蓝英年先生,快到时打电话给先生告知堵车,可能会迟二十分钟。先生答“没事没事,什么时候到都行。你哭了吗?”我被问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问了哭了吗是什么套路?先生紧接着又问:“呃……”“你看了那本书哭了吗?”我终于恍然大悟,记起上次来访,先生送我他翻译的《利季娅作品集》,叮嘱我一定要读那篇《索菲娅·彼得罗夫娜》,说你一定会哭的,你下次来要告诉我有没有哭。记起这些,我回答说“我没哭,但那感觉比哭复杂多了。”先生大笑。蓝先生之可爱大抵如此。1495.com 61495.com,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http://zixun.kongfz.com/attachment/cms_article/Mon_1809/1977411_444c42576d74294.png');" > 蓝英年先生签名钤印孟晖是被称作女神的,毛尖曾说过:“感谢佛祖,世道粗砺,我们还有孟晖,她的书提醒我们曾经多么隆重地生活多么热烈地相爱多么诗意地栖居。”第一次登孟晖老师的门,就觉得毛尖老师的话无比正确。因为要请她签牛津版《花点的春天》,我提前打电话过去,孟老师说,你们把书送到我家吧,我的习惯是每本书上都抄一首诗,所以要花一些时间,我签好会通知你们来取。一进门,孟老师就摆开各色茶典和水果,让我一定坐下来等她用从意大利带会的设备煮咖啡。等咖啡的同时,孟老师一一介绍她五只爱猫的性情,糖果和茶点的产地和购买方式,以及墙上那幅埃及风格的绘画作品的来历。喝咖啡的时候,孟老师一直赞叹我带给她的一束鲜花,摆在桌子上拍照,摆在阳台上拍照。 1495.com 7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http://zixun.kongfz.com/attachment/cms_article/Mon_1809/1977411_93bd15fde3a9064.png');" > 《花点的春天》孟晖签名钤印过段时间去孟晖老师家取书。我进门后,尾随着孟老师进她的卧室,她掀开床垫子,我才知道,原来她把书全藏在了床底下。孟老师说,没办法,我实在看不住搞破坏的猫,所以只能藏到它们找不到的地方。孟老师照例摆好了点心和咖啡,我们一边吃喝,一边将书分类。一百本书,孟老师全部用有香味的墨水工工整整地题了诗,而且没有两本书上的诗是重复的。我和孟老师一起,把五言、六言和七言的分成三个箱子装,计算数量,做好标签。孟老师题写时不小心出现小误差的几本,用涂改液做了修改,涂改过的也单独装好做了标记。后来又请孟老师签过几次书,每次都是这样用有香味的蓝色墨水题写各种诗。我也每次都期待着孟老师出新书,我好有机会到孟老师家逗逗猫,吃点心,喝咖啡。说到底,想要买真的签名本,还是要找可靠的、值得信任的书店和网站,或亲自参加作者签售会等活动,除此之外也别无他法。当然,有作者钤印的签名本更可信一些,但印也并非不能作假。所以,买签名本要谨慎,找对卖家很重要。毕竟一本签名本承载的,是一次邂逅,是一个有趣或感动的故事,是作家的手迹,这些都是可爱的先生们留给读者的纪念和馈赠啊。

版权声明:本文由1495.com发布于中国史,转载请注明出处:书缘佳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