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民挖出一墓石,一秀才将其搬回家,二十年后

2019-11-05 08:12栏目:中国史
TAG:

《红楼梦》甲戌本第一回,录有一句脂砚斋眉批:“壬午除夕,书未成,芹为泪尽而逝。”那个壬午除夕,公历纪年是1763年2月12日。照此批语,今年是曹雪芹逝世二百五十周年。 《红楼梦》又名《石头记》,曹雪芹开卷自言,写的是一块通灵顽石“历尽离合悲欢炎凉世态的一段故事”。这段故事没有写完,却成就了中国文学史上的巅峰之作,两百多年来不断被人捧读、探究、评说……由《红楼梦》研究而生“红学”,各种着述车载斗量、汗牛充栋,“谁解其中味”的追问回响不绝。 而在曹雪芹离世二百三十年后,也是一块石头,在《红楼梦》的爱好者、研究者中引发了一场轩然大波。1992年7月31日,《北京日报郊区版》发表了通州张家湾发现曹雪芹墓石的新闻。这块墓石标出的曹雪芹的卒年和葬地,正是红学界悬而未决的两大谜团。但是围绕着墓石的真假之辩,却针锋相对,莫衷一是,可谓“一石激起千层浪”。 二十年过去,那场争论早已停歇,但墓石的真伪仍未有定论。这块石头,也成了一段未完的故事。 曹霑的墓碑 第一个报道曹雪芹墓石被发现的是《北京日报》记者焦保强,时任《北京日报郊区版》副总编辑。他回忆,这条举世轰动的新闻来源于一次闲谈。 1992年7月上旬,焦保强应邀到通州区张家湾镇采访,采访主题本来是乡镇企业发展。那时的交通条件远没有现在方便,张家湾镇党委宣传部部长张文宽一大早就带车来接焦保强下乡。两人一路山南海北地闲聊着。 车开了很长时间,张文宽忽然蹦出个话题:“我们镇发现了一块墓碑。”焦保强随口一问:“谁的墓碑?” “曹霑的墓碑。”张文宽说。 焦保强当时就是一惊:“曹霑?曹霑就是曹雪芹啊!” 这个文学常识,其实并不被很多人所知。世人多知《红楼梦》作者曹雪芹,其实“雪芹”是号,本名曹霑倒是不常被提及。张文宽显然是刚知道不久:“我听说也是曹雪芹的墓碑。” 焦保强自己倒是看过多遍《红楼梦》,但是知道曹霑也时间不长。就在那之前不久,他重读此书时看了一下前言的作者介绍,这才注意到曹雪芹的本名。更为巧合的是,焦保强手里的那套《红楼梦》中,有曹雪芹家世的一个简要介绍,其中有一句,说曹家有“通州典地六百亩,张家湾当铺一所。”纯粹是因为自己在《北京日报郊区版》工作,又负责联系通县,焦保强对这句话印象非常深刻。 正是因为知道曹雪芹与通县有此渊源,焦保强敏感地意识到这是一条重大新闻。这一下,焦保强坐不住了,马上向张文宽了解详情。而张文宽也只是听说而已,除了知道发现者是个叫李景柱的农民外,其他细节所知寥寥。 到了张家湾,焦保强的心思就全在那块墓碑上了,匆匆忙忙完成预定的采访,他就不断地要求亲眼看一看曹霑墓碑。可是张文宽等人却有些犹豫,先是安排吃饭,然后又说天太热,让他休息一下,改日再去。焦保强说,其实他们对墓碑一事也不知底细,甚至还不能确定是不是真有这块墓碑。镇里已经几次去找过李景柱,可他一直遮遮掩掩,从不肯将墓碑示人。 刚巧,这天中午,张家湾镇的皇木场村打来电话,说发现了一个两百斤的石头秤砣。当时的张家湾镇党委副书记王世杰就对焦保强说:“咱们一块去看看,看完秤砣,再去找李景柱。” 张家湾是旧时京杭大运河的重要码头,常有古物出土。焦保强并没有把秤砣放在心上,草草看完就催着众人来到了张家湾村。 刚一进村,正碰上李景柱骑车出门。几个人说明来意,李景柱这次竟出人意料地配合,二话不说带着众人来到了自己家。焦保强等人也就成了第一批亲眼目睹曹霑墓碑真容的人。 这是一个典型的京郊农家院落,房子刚刚翻盖不久,崭新漂亮。李景柱把他们带进了东厢房北侧的一间小屋,屋子的地上正当中,横躺着那块墓碑。 猛眼一看,那就是一块凿工粗糙的石板,不像墓碑,倒是和很多人家门口的台阶石或者墙基石差不多。墓碑长约1米,宽40厘米,厚15厘米,表面不算平整,有很多平行的刻痕,勉强算作平面。而碑身的侧边更为粗糙,甚至都不成直线。 但是碑身上的刻字显示着它的不同寻常,“曹公讳霑墓”五个字刻痕不深,却也清晰可见。碑的左下角刻有“壬午”二字,因为这一角的碑石有残缺,“午”字下边的一横和一竖不全,但字样仍能分辨。 几个人正蹲着身子仔细看着石碑,李景柱怕看不清楚,就舀来一瓢清水,洒在碑面上清洗了一下。随后又不知从哪里拿出块小石子,沿着碑上刻字的笔画就划了起来。 这一划可是好心办了坏事,李景柱丝毫没有意识到石块摩擦会造成的破坏。焦保强等人伸手阻拦为时已晚,碑石刻字上当即留下了白色的划痕。 再埋怨李景柱也没什么意义了。焦保强向他了解了墓碑的发现过程,随后赶回报社写稿去了。 稿子很快写好,通县却不同意稿件见报。毕竟这块墓碑没有得到权威专家的确认,出于慎重考虑,通县联合市文物局,准备组织一次曹雪芹墓碑鉴定会,然后再对外发布消息。 这样的决定显然没有考虑到独家新闻对记者的意义。焦保强在焦急等待中多方协调沟通,却始终没能说服通县有关部门。半个多月后,焦保强忽然获知,曹雪芹墓碑鉴定会将在8月1日召开。要是等到那天,他只能眼睁睁看着这条独家的重大新闻从自己手中溜掉。 7月31日,《北京日报郊区版》提前一天发表了题为《张家湾发现曹霑墓碑》的消息。一时间,举世轰动。这条消息在世界范围内被广为转载。 焦保强说,因为抢发这篇稿件,通县和市文物局都对他颇有意见。原定的“曹雪芹墓碑鉴定会暨新闻发布会”,只能改成了鉴定会。不过,“新闻发布会”的取消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因为那场鉴定会最后也没能给出一个能够公开发布的确证新闻。 李景柱其人 针尖对麦芒的争论,从鉴定会上就开始了。 曹雪芹身后留下皇皇巨着《红楼梦》,而他本人的身世、行迹却记载寥寥,数不清的谜团待解。每一次有关他的蛛丝马迹被发现,都能引起举世瞩目,更何况是他的墓碑。1992年8月1日举行的那场曹雪芹墓碑鉴定会,聚集了当时在京的大量红学专家,周汝昌、冯其庸等红学大家悉数到场。 在现场查看了墓碑之后,墓碑发现人李景柱首先介绍了发现情况,几位见证人也提供了证言。随后,专家们发表意见。原通县文物所所长周良也参加了那次鉴定会,他回忆说,多数专家都因这一重大发现而兴奋激动,在发言中论证曹霑墓碑在通县发现的可能性以及重大意义。而几位持质疑意见的专家表态后,会议的气氛发生了变化。 第一个明确对曹雪芹墓碑提出质疑的是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委员、北京市文物公司总经理秦公。秦公是中国文物界碑帖鉴定的权威人物,他的意见分量很重。 秦公第一句话就给出了否定的判断:“这件东西不可信。”他认为,这块墓碑石质与形制都不对,留有非常明显的斧凿痕迹,说明它原来不是准备做碑石的,而是一块盖房用的墙基或台阶的用石。碑字的沟槽刀法不是刻石专业的刀痕,而是用凿子一类的工具,像剒磨盘一样剒出来的。碑上的字不合常规。如果在祖坟里立碑,应该称“君”而不是“公”。“曹公讳霑”这四个字也不妥,“公”含恭敬之意,而直呼其名“霑”在古代是很不恭敬的。 在秦公的发言中,曹雪芹墓碑无论真假,刻碑者也几乎可以认定是个“外行”。在后来更为广泛激烈的争论中,很多持质疑观点的人认为这个“外行”就是李景柱,甚至有“李景柱本人是个石匠”的说法。与李景柱有过多次接触的焦保强说,通县地处平原,境内根本不出石头,石匠就更难找了。李景柱是个略有文化的农民而已,和石匠搭不上边。 着名红学专家周汝昌随后发言。周汝昌在其所着《北斗京华》中也提到过这场鉴定会。按照书中的记录,周汝昌相对婉转地表达了质疑的态度,他说“要充分尊重文物专家的鉴定意见”,同时提到了“曹公讳霑墓”没有“之”欠通顺等几个值得怀疑的细节。 周良回忆,在鉴定会现场,周汝昌曾向李景柱提了几个非常专业的红学问题。本就知识有限,又面对着诸多专家,李景柱张口结舌,说得前言不搭后语。这样的表现,让现场的很多人对李景柱心存疑虑,这可能也影响了一些人对曹雪芹墓碑的态度。 事实上,即便是坚定认为曹雪芹墓碑毫无可疑的人,对李景柱的印象也很“特别”。可惜的是,李景柱已经去世多年,其家人也早已搬离张家湾村,无从查找,现在只能从其他当事人的转述中,认识这位曹雪芹墓石的第一发现人。 焦保强介绍,李景柱身材中等,高度近视,戴着个大眼镜,在农民中间显得比较另类。他自称喜欢读书,颇有些自命清高,言行多有知识分子做派,其实学历只是初中,在农村算个“土秀才”。 周良与李景柱接触的时间更长,在李景柱献出石头之前,他曾和张家湾镇政府工作人员多次登门询问。而李景柱要么推说没有,要么带着几个人在张家湾、高楼金等村胡乱寻找,言辞闪烁。周良后来分析,李景柱略有文化,知道曹雪芹墓碑的文物价值,之所以迟迟不上交,可能是想摸一摸这块石头究竟有多金贵。他颇有些小心计。 其实,早在1987年,李景柱就有机会让这块石头大白于天下。那一年,北京电视台筹拍纪录片《曹雪芹的足迹》,摄制组到张家湾取景。有个一直跟随张望的当地人引起了摄制组的注意。这个人就是李景柱,他还与摄制组主动攀谈起来。 当时摄制组把张家湾镇的一所老房子当成了曹家当铺,李景柱主动带着他们去拍真正的曹家当铺。途中,他试探着问了一下“曹霑墓碑的价值大不大?”摄制组中有红学专家严宽,闻言大惊:“太有价值了。墓碑在哪里?” 李景柱托词说附近有个曹家园,便带着摄制组的人去乱逛,自然一无所获。严宽回京后,仍对这个线索不死心,又给李景柱写了一封信,请他帮助寻找墓碑。李景柱没有回信。 后来,焦保强曾经问过李景柱,既然知道墓碑有价值,为什么不早点献出来?李景柱的考虑倒是实际:“那时候碑还在我家墙角当房基呢。我说那就是曹雪芹墓碑,房子还不给扒喽?” 三次破坏 曹雪芹墓碑当时确实是被李景柱埋在墙角,而且一埋就是二十多年。早在1982年全国第二次文物普查的时候,周良就看到过这块石头。 周良回忆,当时他到张家湾村走访调查,听一位老人说起,“文革”中曾经挖出过一块曹雪芹墓碑,被李景柱盖房用了。在那位老人的带领下,周良找到了李景柱家,那块石头就压在房子的东北角。李景柱家的四个房角,只有这一块房基石,所以周良印象很深。但是当时石头只露出一个侧边,根本看不到字。 “总不能因为一句话,就让李景柱拆房挖石来核实吧?万一要不是呢?”周良说。他在当时的普查档案上记下了这个线索,想等李景柱家翻盖房子时再来核对。这一等就是十年,周良没等到李景柱翻盖房子的消息,却忽然获知,李景柱把石头公开展示了。 那时,这块石头其实已经被发现24年了。 作为曹雪芹墓碑的发现者和24年的保管者,李景柱是最直接的当事人,可惜他已经去世。焦保强和周良都曾多次访问过李景柱,并寻访了多位见证人,他们为记者讲述了这个过程。 1968年秋后,正是“农业学大寨”的高潮,京郊大地上到处红旗招展,农民们声势浩大地治山、治水、平整土地。张家湾村西有一块地被称为“大扇儿地”,面积足有400亩,高低不平。李景柱就和村民们在这块地上开展着“大平大整会战”。 当时的李景柱只有20岁,因为初中毕业算个“文化人”,当上了张家湾大队第四生产队的指导员。当时的平地任务是按人分段,实行责任制,李景柱负责的地块是个高坡,要往下挖一米多深,把土填到别处去。一天下午,李景柱插入泥土的铁锹被一块硬物挡住了。 在那年的“大平大整会战”中,大扇儿地里挖出了不少尸骨、棺木、瓦罐等。李景柱出于好奇,马上沿着这块硬物的边缘挖了起来,最终挖出了一块长条石。抹掉石头上的泥土,李景柱看到了“曹公讳霑墓壬午”几个字。 一旁的人这时也围拢过来,李景柱就对众人说:“这是曹雪芹的墓碑。”其实李景柱当时也没看过《红楼梦》,只是因为喜欢读书,而当时又没什么书可看,他就把初中老师留下的一本《中国文学史》翻了好多遍,知道曹雪芹是《红楼梦》的作者,记住了曹雪芹名曹霑。 一起干活的人并不关心曹霑是不是曹雪芹,听李景柱说这是个清朝大作家,第一反应是墓里会有些随葬品,于是接着挖。很快,墓石的旁边挖出一具尸骨,可是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甚至棺材的痕迹都没有,在场的人都很失望。 据李景柱回忆,当时墓碑横放在尸骨头颅前约1米远,字面朝上,尸骨头朝东南,比墓碑埋葬略深。 村里人中有个叫韩士宽的愣小子,他根据“男人头盖骨完整,女人头盖骨后有锯齿缝”的民间传说,判断这是具男性的尸骨。韩士宽还听说过,古时候达官显贵们死后,嘴里会含一颗宝珠。于是,他就拿起那个头骨在小推车上磕,结果只磕出了一些黑土。 挖出一个古墓,却什么宝贝都没发现,失望的农民们就把散乱的尸骨草草掩埋了。 而墓碑被李景柱要走了,他说自己家要盖房,要用这块石头当地基。在不出产石材的通县,这个理由很有说服力,村民们都不以为意。当天收工时,李景柱就和堂弟用小推车把石头推回了家。 尽管后来李景柱果然如其所说,把这块石头当做房基石压在墙角,但他的想法绝不是这么简单。 周良说,李景柱把石头运回家后,马上用水清洗干净,并做了拓片。他其实并不会碑拓,而是采用了一种儿童游戏式的拓片方法——将纸蒙在碑面上,用铅笔划蹭纸面。 “曹公讳霑墓”一个字一张纸,“壬午”两字略小,拓在一张纸上。这六张拓片,李景柱一直珍藏着。1992年8月1日召开曹雪芹墓碑鉴定会时,李景柱把这些拓片也带去了。但是因为被周汝昌问懵了,可能有些情绪,他对这些拓片一个字也没提。直到1993年,李景柱才把这六张拓片交给了通州文物所。 周良曾把这些拓片带到荣宝斋,想请碑拓专家鉴定其制作年代。结果专家一看,说这是“洋纸”,没法鉴定。原来,碑拓用的应该是宣纸,而李景柱用的是现代造纸技术生产的办公纸。 专家们建议去找公安局试试,公安局也鉴定不出年代。周良几经辗转,最后找到了中国造纸工业研究所,这才得到了结果:这些纸确实生产于上世纪六十年代。 这个鉴定结果,至少能够证明这块墓碑确实出土于1968年,但无法解释李景柱为何将自己十分珍视的墓碑当做房基石。焦保强也问过李景柱这个问题,他回答:“那时候正是‘文革’,批判‘封资修’,到处‘破四旧’,我把曹雪芹墓碑说出去,弄不好被批斗不说,石头被砸了,我连块房基石都落不下。埋在墙里,它坏不了、丢不了,能得到最好的保护。” 听上去,李景柱考虑得很周到,但是后来这块石头遭遇的三次破坏,也几乎都出自他手。 李景柱制作的拓片上,“壬午”两个字是完整的,而后来面世的曹雪芹墓碑上,“午”字却有残缺。那是1991年3月,李景柱家翻盖房子,重新起出这块石头时磕掉了石头一角。 第二次破坏就是给焦保强等人展示时,李景柱用小石块划了石头上的刻字。事后,李景柱也知道自己犯了大错,思来想去,想到个弥补的办法,却给石头造成了第三次破坏——他用牙刷蘸着洗衣粉水,给刻字碑面来了个大清洗。 几天后,周良在李景柱家看到了清洗一新的石头,火冒三丈。能够显示石头年代的土沁,几乎被李景柱刷去了。不幸中的万幸,李景柱只刷了石头刻字的一面。

1968年,时正值寒冬,北京通县张家湾村的村民们正在冰天雪地中进行着平整土地的大会战。张家湾村有一条名为萧太后的小河,在小河的北岸有三个土丘,分别叫窦家坟、马家坟和曹家坟。村民们在平整土地的时候,意外地从曹家坟里挖出了一块沾满泥土、毫不起眼的青色墓石。墓石 长100厘米、宽40厘米、厚15厘米,上面还刻着几个字:“曹公讳霑墓”,左下还有“壬午”二字。除此之外,村民们还挖出一具男性的骨骸。

图片 1

在场的村民中,有一个名叫李景柱的人。此人是当地的一名“土秀才”,他不公知道《红楼梦》和曹雪芹,还知道曹雪芹名叫曹霑。村民们的目光因此全集中到了那具男性尸骸上了,认为既然是古代大作家,想必会很有富有,口中或许含着宝珠之类的。可是,他们找了个遍一无所获,而“尸骸”也很快灰飞烟灭了。

图片 2

展开剩余75%

当晚,李景柱就将这块墓石搬回了自己家中,用铅笔和窗纸精心拓好,并保存起来。

1992年,当地政府要开发旅游业,到处搜集石碑等古物,李景柱便将这块墓石无偿捐献了出来。墓石刚一问世,立即就引发了红学界和考古学界的一次大震地。假如这块墓石被证明是真的,那么困扰红学界多年的曹雪芹葬地之谜或许就将迎刃而解了。

图片 3

一时间,围绕这块石碑,考古专家和红学家展开了激烈的争论,并形成了赞成和反对两个鲜明的观点。

图片 4

版权声明:本文由1495.com发布于中国史,转载请注明出处:村民挖出一墓石,一秀才将其搬回家,二十年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