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95.com:王朔撰文忆亲家朱新建:曾因怕尴尬不想

2019-11-05 08:12栏目:中国史
TAG:

文人古来多节俭。不节俭也不行,杜甫后半辈子几乎都为生存奔波。“布衾多年冷似铁,娇儿恶卧踏里裂”,家里连床像样的被子也没有。当然,也有大手大脚的,李白“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他有来钱的道,别人学不来。司马相如娶了卓文君,日子好了,却吃出了糖尿病,那时也没二甲双胍,还得“节俭”管住嘴,重过苦日子。 我最先亲眼看到当代作家节俭的,是老作家林漫。林漫原名李满天,延安干部,大个子,人很慈祥,曾任河北省文联副主席、省作协主席。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某个盛夏,去围场坝上采风。那时条件差,伙房的菜上得慢,林老的习惯是上一个新炒的,就把刚吃剩下的那盘连菜带汤倒上去,然后把空盘子放在底下,吃完了,桌上一摞盘子。有的女士不习惯,偷偷去别的桌。我还行,一直坚持,林老说这辈子就受不了一点浪费现象。他的级别很高,一路上却全跟我们年轻人一样,坐租来的稀里哗啦乱响的破班车,途中啃面包,用手兜着,渣儿都不掉。 大诗人田间来承德,与青年作者座谈,穿一身黑色旧呢子,讲了一会儿他伸手往怀里掏什么,没掏出来,接着讲。讲讲又掏,这回掏出来了,是一根烟,点着了慢慢抽,什么牌的,谁也不知道。当时没有桌上摆烟和水果的做法,抽烟也是各抽各的。田间先生家在北京,他在外时间长,夫人也出门,他写一纸条给办公室的同志,请他上北京到他家看看,院里有一小坛腌的鸡蛋,“可煮一只,尝尝是否咸了”。这事广为流传,有说他“抠”的,但多数还认为他们这些老同志是从骨子里养成了节俭的习惯。 因为作家节俭,也有好多闹出笑话。当初我们这文联的一个作者,省吃俭用买了辆新自行车,喜爱得不得了。那时路不好,怕车子沾泥水。常常是他骑车子出去,回来车子骑他扛回来。住平房,放院里怕丢了,放屋里怕磕了漆,他就在墙上钉了个大橛子,把车子挂在上面。每天躺床上看着新车,比现今买了宝马还高兴。地震时,别人往床下钻,他往墙上蹿,怕墙倒了砸了车,至于砸不砸自己,事后说,没顾上想。 别光说旁人,就说我自己吧,我还不属于特节俭的,但经历过下乡插队那些年生活,一开始参加一些特别丰盛的宴请,散了,看满桌的剩菜,就特别受不了。在外地不能说啥,在承德我说你们不好意思,我不怕,我打包。可架不住有时天天有饭局,老伴都急了,说吃不了也得扔,怪费事。我一看这风气真不是咱一两个人能扭转的,渐渐也就见怪不怪了。 多数男作家在穿戴上都不讲究,甚至有些拖沓。有一年冬天去沈阳领《芒种》文学奖,就请了我和山东一位作家。我穿一件旧大衣,他穿一件旧羽绒服,往外钻毛不说,拉锁还坏了,用别针钩着。进宾馆,门卫都拦着不让进,说:桑访不在这疙瘩。 后来条件好了,作家们也渐渐“奢侈”了。回到天津,肖克凡请我吃锅巴菜,豪爽地说:“大哥,咱现在有钱了,一人吃两碗,别心疼!”

写到自己与朱新建的第一次见面,王朔称,是因为女儿王咪说要跟朱砂结婚。起初,王朔并不想去见朱新建。他写道:我其实一直比较怕这种场面,不知道聊什么。加上我有童年创伤,怕见长辈和大人,至今不能习惯自己也是长辈了,感到很大压力,正好赶上那会儿过年,吃了半个月的羊肉就五十年假茅台,把多少年都不犯的痛风给吃出来了,又听说朱新建中了风,说不了什么话,我又不能喝酒,到那儿就得醒着,多干呐。就说病了,腿脚不方便,躲着不想见。

王朔写道:我后来想想朱新建也就比我大五岁,虽然有些人叫他老爷子,其实算是同辈人。人到中年,总是会先走一批人的,很多好人英年早逝,走得时候不过四十来岁,剩下我们这些人无耻地活着。早走晚走都是一辈子,就算恶心地活到百岁,也逃不过一死,只是死得更难看一点。也是五十步笑百步。人走了,再怎么说音容宛在,永垂不朽,也是没了。

朱新建,新文人画代表画家,2014年2月10日凌晨逝世,享年61岁。在去世前,朱新建最近一次出现在新闻中,应该是出席他的儿子朱砂与作家王朔女儿王咪的婚礼。在本次画展中,作家王朔虽未到场,但在画展入口处的墙上,他写的一篇名为《记朱新建》的文字被印到了墙上。

1495.com 1

1495.com,除了要吃饭其他就跟神仙一样:朱新建个展12日下午北京开幕。在画展入口处的墙上,作家王朔写的一篇名为《记朱新建》的文字被印到了墙上。文字里写到自己与朱新建的第一次见面,王朔称,是因为女儿王咪说要跟朱砂结婚。起初,王朔并不想去见朱新建。我其实一直比较怕这种场面,不知道聊什么。

提及对朱新建的感觉,王朔认为他人缘不错。文字里写道:除了男女问题也没人说他什么。这事儿在艺术家身上也不算缺点,风流嘛,说明他对待美好事物敏感。后来病了,话也说不太利索了,每天家里还是人来人往,朋贾满座,透着热闹。

版权声明:本文由1495.com发布于中国史,转载请注明出处:1495.com:王朔撰文忆亲家朱新建:曾因怕尴尬不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