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罗荣渠日记1495.com

2019-11-05 08:12栏目:中国史
TAG:

1495.com 1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http://zixun.kongfz.com/attachment/cms_article/Mon_1303/1977411_7875c83e39525cf.jpg');" > 西南联大时期的罗荣渠 图/南方周末 去年系统读了罗荣渠1945-1949年大学时期的日记(收入《罗荣渠文集》第四卷,商务印书馆,2006),从罗氏的日记中,我们看到了一位大学生在大时代巨变中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想;这无疑比日后的回忆要真切得多。 罗氏入大学时,是西南联大;抗战胜利后,复员回北平。在解放军进城之前,他没有接触过中共,因此面对共产党围城,面对国民党的行将失败,他需要了解、认识新的时代。如1949年1月14日:“上午躲在寝室里读解放区的油印宣传品,……从这堆文件中,又探悉共产党的工业政策是毛泽东所提出的十六字方针,即‘发展生产,繁荣经济,公私兼顾,劳资两利’。据此略可猜到一点共产党近年已经扬弃‘左’倾冒险主义的政策。”1月25日:“一大早醒来,在床上漫想着如何迎接这个伟大的时代,配合它的步伐。”清华大学因地处在郊外,解放得早;他从同学处也了解到了解放后的清华的情形。如1949年1月26日:“晚彝尊自清华来,天骐自工院来,闲谈多时。问到关于清华解放后的详情,彝尊说一个月来情绪高涨,一天到晚忙到黑,开会、讨论,讨论、开会,‘学习’得不亦乐乎;地质系开了百多次会了。平均每人每天要开六次会;开会除讨论城市政策、工商政策以外,还有新民主主义论、论联合政府等,但是,到后来内容愈来愈空虚,资料也太缺乏,连钱俊瑞到清华讲演一次同学们听下来后也要讨论一番,于是大家批评自治会无能。” 北平解放了,他又遇到了此前因参加中共地下活动而悄悄离开的同班同学田余庆。他在1949年2月12日记到:“回来在灰楼门口碰到张贞,听说田余庆回来了,忙跑去找到他。……我问他去过的感想,他说:‘牺牲的多于得到的,并且要在我们的内里挖出一块,开始时这是我们感到很不适意的,但是,日子久了,也就慢慢习惯了。’言下彼此都觉得知识分子的改造是很不容易的一种长期训练。” 关于欢迎解放军的进城,日记里提到两次,第一次是实际发生的情形,第二次是进城仪式。 1949年1月31日:“解放军今天下午进城,同学们纷纷组队前往欢迎。我没有去,据欢迎回来的同学说,解放军的纪律风度确实很好,脸儿红红的,精神愉快,只是个儿有些太小了,好些都还没有成年。世俄说的与众不同;他所得印象有点狼狈,沉重的枪压在矮小的身上,拖着疲乏的步子走着,对欢迎者的态度有些淡漠。” 2月3日:“昨天晚上得到今天要迎接解放军的消息,……早晨6点就起了床,7时吃午饭,8时在民主广场开始排队集合,9时,……从民主广场的东门蜿蜒地伸向东单,再折入东交民巷。10时,一辆卡车奏着雄伟的《义勇军进行曲》,徐缓地把伫立在大街上欢迎人民解放军的群众分开,从中让出一条大路来;接着,前面载有毛泽东画像的装甲汽车领着吉普车、机械化部队、炮兵部队、战车部队、骑兵部队以及整齐的两师步兵部队不断地从永定门经过前门向东交民巷走来,从上午10时开始,一直到午后4时才走完。队伍之壮观,我生平还是第一次看见。夹道而立的数万群众对这些劳苦功高的战士们莫不报以热烈的欢呼和掌声,但解放军战士们脸上多半严肃得没有丝毫的表情。”

(《红岩春秋》授权中国共产党新闻网发布,请勿转载)

1495.com,1949年1月,人民解放军兵临北平城下。为使闻名世界的古都免遭涂炭,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力争以和平的方式解放北平。在多方努力下,孤守北平的国民党军傅作义部接受改编。22日,傅作义在《关于北平和平解决问题的协议书》上签字,国民党25万守军按协议开始撤出北平市区,接受改编。31日,解放军入城接管防务,北平宣告和平解放,平津战役结束。

笔者查阅中共晋绥分局机关报《晋绥日报》刊载的新华社对这一重大历史事件的报道,梳理出当年解放军进入北平城的诸多细节。

第一支进入北平城的解放军部队

1949年2月4日,《晋绥日报》刊载新华社北平1月31日急电:“故都北平成为人民的城市了。当解放军的先头部队已经由西直门源源开入城内,当解放军的雄伟行列通过这一历史名城的主要街道时,受到了北平人民如醉若狂的欢迎。最先入城的部队中有曾受到林彪将军通令嘉奖的"秋毫无犯团"及"守备英雄团"。”

“秋毫无犯团”和“守备英雄团”属于东北野战军第41军121师,41军起源于山东胶东。1937年12月24日,中共胶东特委书记理琪发动天福山起义,成立了山东人民抗日救国军第3军。1938年9月,第3军改编为山东人民抗日游击第5支队。1939年秋,第5支队改称第5旅,成为山东抗日根据地胶东军区的主力部队。1945年10月,部队开进东北,后被编为东北人民解放军第4纵队。在辽沈战役塔山阻击战中,4纵10师28团(后改称41军121师361团)被授予“守备英雄团”称号。在平津战役中,41军某团路过老乡果园,战士们强忍饥渴,无一人上前采摘苹果,因此被授予“秋毫无犯团”称号。

展开剩余79%

平津战役刚打响,中央军委就着手考虑北平的接管问题。平津前线司令部经过严格挑选,决定由军纪严明的41军担任北平的警备任务。警备北平这座历史名城,对41军来说是全新的考验,军党委决定由政委莫文骅率领121师率先入城接防。入城前,部队制定了严格的纪律,进行了入城资格评比,做好了入城接防的各项准备工作。

1月31日12点半,莫文骅率领121师官兵,雄赳赳、气昂昂地从西直门进入北平市。解放军行进在市区里,受到北平人民热烈欢迎。新华社的报道称:“最先赶到西直门欢迎的是北平电车厂工人的两辆欢迎车,接着铁路局、电讯局、工务局的员工们和北京大学、师范大学等校的学生们也乘着卡车赶来了。”

工人、学生高举五颜六色的三角小旗,高呼欢迎口号,一路上与解放军肩并肩通过新街口、西四牌楼、午门、王府井大街、铁狮子胡同。市民们也都站在大街两旁欢迎,有的市民还在身上写着“解放了”的字样。当装饰着毛泽东画像的宣传车通过时,人们兴奋地将帽子抛向空中,跳跃着热烈鼓掌,高喊“毛主席万岁!”

《晋绥日报》刊载新华社2月15日电 ,有一篇刘白羽的通讯《解放军来了——记解放军入城的第一天》,描写了解放军进入北平的情景:“当解放军前头接防部队走向朝阳门的时候,一个老太太突然扑向一个战士,拉着他的手说:"你们可来了"…… 青年们团团地围着自己的部队,市民们又团团围着青年,不少的父亲望着儿子笑,姐姐拉着弟弟笑,一直笑到万家灯火,人们还在笑,还在笑。”

接防部队迅速在城内鼓楼、煤山、前门和内城的主要交通要道设岗布防,把天坛、颐和园、八大处、香山等名胜古迹和著名风景区都保护起来。当天下午5点,电讯局的工人和北平10多所大学的学生4000余人,在中南海天坛寺为解放军举行了盛大的欢迎会。

刘白羽写道:“和铁狮子胡同的狂欢同时,旃坛寺里也热闹成一团,北京大学唱庆祝胜利歌,东北大学扭秧歌舞,华北学院表演农作舞。忽然,人丛中出现了驰名全国的舞蹈家戴爱莲,她到北平来还没有公开表演过。今天,她走到战士的面前来,她快活地在一片掌声中跳了个"青春舞"。是的,从1949年1月31日下午1点钟——这个可纪念的时刻,北平开始了她的灿烂的青春。”

版权声明:本文由1495.com发布于中国史,转载请注明出处:读罗荣渠日记149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