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博物馆馆刊2015年第2期

2019-11-10 12:38栏目:文物考古
TAG:

考古学研究

“银沟遗址陶瓷考古研究”为破解“鼎州窑”、“柴窑”悬案提供新线索

山东淄博周村汇龙湖明代墓地发掘简报/南开大学考古学与博物馆学系 淄博市文物事业管理局 周村区文物管理所

文献中记载的“鼎州窑”到底藏身何处?神秘的“柴窑”究竟在哪里烧制?唐代陶瓷“南青北白”的历史格局是否改写?

 

12月16日,浙江大学与陕西省文物系统联合发布富平银沟遗址陶瓷科学考古研究成果,研究成果表明,富平银沟遗址是中国古代陶瓷生产非常重要的遗址。银沟遗址的科学考古研究,还为解决古代文献中记载的“鼎州窑”及破解纷争不息的悬案“柴窑”提供了全新的线索和思路。

古代史与文物研究

一堆破瓷片引发的考古谜题

南方地区唐宋制瓷馒头窑研究/袁胜文

长期以来,陕西富平县县级文物保护单位银沟遗址一带经常出土一些瓷器、瓷片和制瓷工具,数量很多,2011年年底,陕西省文物勘探有限公司等相关单位在省文物局指导下,历时两年对银沟一带进行了文物调查、勘探,揭开了这一带埋藏千年的历史遗存面纱。之前,对于这一带出土的大量青瓷、白瓷、青白瓷瓷片,当地学术界有不同看法,一方认为银沟一带是古代的外来陶瓷集散地,另一方认为这一带亦可能是古代重要的陶瓷生产地。然而,由于银沟遗址年代久远,地层复杂且多已被破坏,进一步的田野考古发掘有一定的困难,“银沟遗址”的考古研究一时间成为陶瓷界的烫手山芋。

元代至明初景德镇地区制瓷技术及其源流考察/江建新

破题——高校与地方跨界、科技与考古结合

明代御窑窑炉及烧成工艺探究/丁鹏勃

2015年,浙江大学周少华教授团队与陕西省文物勘探有限公司等单位组成联合课题组,开始开展陕西富平银沟遗址陶瓷科学考古研究项目。研究将传统考古学与现代科技手段相结合,采用多学科交叉合作开展综合研究,做了我国陶瓷科学考古的有益尝试,

 

哪个看法是正确的?哪种观点在学术上更立得住脚?这是项目组首先要解决的问题。项目组运用多学科交叉结合的优势,从考古学、工艺学、材料学及文物学多个方面进行探索,设计了一整套较为完整科学的技术路线,专家们认为:如果是当地出产,必定要有原料和窑炉。从这个思路去实地调查、考证,发现这一带有丰富的制瓷矿产资源,并在银沟遗址发现了10多座古窑炉遗址,证实此地是重要的陶瓷生产地而非外来陶瓷集散地,银沟遗址的第一层面纱被“揭开”了。

1495.com,艺术史研究

产地和集散地的问题迎刃而解,接下来就是银沟遗址的历史遗存仍然隐藏的多层“面纱”——如它们的原材料、烧制的技艺水平、制瓷的年代等如何去揭开?项目组结合实地考证,从考古学、材料学、工艺学等多方面入手,对遗址发现的制瓷原料和青瓷、白瓷和青白瓷样本进行全面分析考查,通过对瓷片标本和原料矿物标本的化学组成分析,发现这一带非常丰富的原料可同时配制青瓷、白瓷、青白瓷、黑瓷和酱色瓷,这一发现十分有趣,因为在中国南方窑场,一个地点可以同时烧制青瓷、白瓷、青白瓷、黑瓷和酱色瓷是罕见的,可见当时银沟一带的窑场已经有了相当的水平。

战国简牍书法与题铭艺术的字体探赜/吴晓懿

同时,项目组从工艺学的角度对陶瓷标本进行生产技术研究,发现无论是青瓷和白瓷,都有胎薄均匀、胎釉结合好、器型丰富规整等特色,说明银沟一带的制瓷工具、模具具有高超的水准。而通过热释光断代分析,发现银沟遗址的陶瓷器烧制始于唐代并一直延续到五代和宋代,特别是当地出土的精细青白瓷在五代至北宋早期就有了非常成熟的烧制技艺,其胎体细腻、瓷化程度高,其透明度,胎体之白度、强度,烧成温度等均已达到明代景德镇窑的最高水平。

版权声明:本文由1495.com发布于文物考古,转载请注明出处:国家博物馆馆刊2015年第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