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枪弓剑:台湾高山族人有哪些兵器?

2019-11-02 09:29栏目:文物考古
TAG:

原标题:刀枪弓剑:台湾高山族人有哪些兵器?

本文摘自《亚洲古兵器图说》,中国画报出版社,2018年9月,澎湃新闻经授权发布。作者周纬生于清光绪年间,是着名的国际法学家,但毕生的最大追求和成就是对中国古兵器和亚洲古兵器的研究,可谓中国古兵器研究的奠基人。他所着《中国兵器史稿》、《亚洲各民族古兵器考》、《亚洲古兵器制造考略》,构成了亚洲古兵器研究的完整体系,堪称经典之作。

图片 1

一、概述

台湾兵器者,乃台湾原有少数民族高山族之兵器。台湾高山族旧称番族,其支族有七,即泰雅,赛夏,布农,曹、阿美,排湾及雅美是也。各支族之风俗习惯大都相仿,其男子均系战士,须从军作战,自幼即练习登山涉水、跳跃潜伏等技能,故动作均甚敏捷。其长短兵器,昔时均用长矛、标枪、长刀、短刀及锤、斧等器;射远器则用弓箭及掷远之标枪。百余年来,初得汉人之火绳枪铳,后复获新式枪炮,射击极精,占据其地之日人常为所窘。其战术亦颇令人棘手,盖高山族人巧于布置障碍以阻敌军之逼近,或以竹钉插路,或铺毒草于路,更于崖上推落巨石以击敌军,其住屋邻近之高地则暗置炮火突发袭敌,其战士则藏身丛林崖隙之中发枪、发箭或突出以白刃袭敌,敌人颇为所苦。据林惠祥统计,日人侵略台湾后至昭和二年末止,死者计有6918人,此外伤者10965人,其中死于高山族旧兵器者必甚众。

台湾高山族殆经历石器时代文化,其出土石锛与山西出土者极相似,又其佩刀极似埃及苏丹族之刀。高山族之文化固有来源,系在蚩尤、黄帝以前自北而南由南中国徙者(越南、泰国、缅甸、马来群岛、马来半岛、菲律宾诸民族均有自北而南由石器文化之南中国迁往之可能),非由南洋移入也。日本学者尾崎秀真氏曾谓,《禹贡》中所言“岛夷卉服,厥篚织贝,厥包橘柚锡贡”即指台湾高山族而言;林惠祥则以为“卉服”即番族麻质之衣,“织贝”即高山族贝衣,是则夏禹时高山族已在台湾发展其文化也。

台湾出土之石兵,有石刀、石斧、石锛、石锤、石矛、石镞、石锥、三角形石斧等器,有系完全打制者,有系半打半磨者,有系完全磨制者,更有精工细磨者。骨兵及贝蚌兵器亦曾发现多具。图1之1、2、3、4号及图2所示均台湾石器时代之物,但不能断定即台湾高山族之物,盖不知台湾石器时代之人类是否即现在高山族之远祖,抑另系一族业已再南而入南洋群岛也。至于图1之第5号石杵则确系现在高山族之器,因为高山族人至今尚利用此等石器为其家庭常用具,其中颇多石器时代之遗型焉。

高山族旧兵器至今仍为其主要兵器,计有枪、刀、短剑或匕首及弓箭等器以及防御武器,兹分述其大致于下。

二、枪

台湾高山族各部之枪与中国西南各地少数民族及马来各族之枪同制。就用法而言分为二种:其一为矛枪,以之刺敌而从不脱手掷出,其枪头大都大而重,柄亦较为粗大沉重;其二为标枪,用以掷远杀敌,其枪头大都小而轻,柄亦较为细小轻便。图3之第1、2、3、7、13、14、15、16、17、18号均矛枪也,其第4、5、6、8、9、10、11、12号则均系标枪。

就形式而言可分为六种:一为大叶形矛枪;二为三角剑尖形之两用枪,可以近刺亦可远掷;三为桃核形或杏仁形矛枪;四为箭镞形标枪,此即古人之长杆箭,可射亦可掷者;五为单倒钩及双倒勾形标枪,系原始民族投水叉鱼之鱼枪之变体;六为鱼形矛枪,枪头甚为特别,长大笨重而中部突凸如鱼腹,殊不多见。

就质料而言,各种枪头均系铁制,铜制者山中或有,然甚难见及;柄杆大都木制,有时加裹藤皮,钩形标枪之刃柄衔接处有缨络,竹制枪杆及竹柄藤箍之枪杆亦有,则取其轻而易于掷远,盖脱胎于箭也。此外尚有一种脱头枪,原为该族猎兽或猎大鱼之枪,有时亦在高处用以杀人或擒敌。此种枪之竹柄甚粗大,枪头可以脱离柄首但有绳索牵连之。其用法为先将其绳索盘缠于柄杆之上使枪头牢固,野兽或大鱼中枪后因有倒钩不得挣脱,必负枪奔逃,逃时绳索渐松弛,枪头遂与柄脱离而绳索仍连柄上,如系大鱼可以拖之出水,如系野兽则将柄杆抛弃任其拖逃,因绳索乃系于柄杆之中部,势必横拖于道,兽负行不远将为木石等物所碍,不能再逃而就擒矣。

图片 2

图1 台湾高山族石兵

1.石锄。2—4.粗制石斧。5.石杵。

图片 3

图2 台湾高山族石兵

1—6.石锛。7—8.石铲。9—11.石镞。

图片 4

图3 台湾土着之旧兵器

1—5.短矛。其中,第2号柄部雕蛇,第4号矛头可脱出。6—9.标枪。10—18.各种矛头之形状。19.大弓。20—24.矢。除21—22为竹箭外,其他均为铁镞。其中,20—21号为四镞,22号为三镞,24号镞有四倒钩。25.雅美人匕首。26—30.刀。其中,26号为北部高山人所用,27号为中部高山人所用,28号为雅美人所用,29—30号为南部高山人所用。31.鱼骨槊。32.银饰刀鞘。34.雕蛇枪。

三、弓箭

台湾高山族各部之弓,其外形与苗瑶诸边族之弓相类,以木杆制成,富弹性。其弦用麻搓成,弦之一端有二扣,张弓时穿入内扣,弛弓时穿入外扣,扣之编制甚精致。战争与狩猎均用此种弓,无甚变体。

高山族之箭则不然,形制特别,迥异他族之器,即马来各族与菲律宾各族间亦罕见之。其箭均无羽,如一小型标枪,想系远古遗制。其镞可以分为三种:一为常形铁镞,刃无倒钩,竹制柄杆,镞为一小锐叶形;二为双倒钩铁链,其镞之制造甚精,工作甚细,足以见台湾高山族固有其悠远之文化也;三为多镞箭,此种箭镞极为特别,甚属罕见,可细分为多镞铁箭及多镞竹箭两种。普通多镞箭之铁链有四分枝且具小倒钩,寻常用以射鸟,因镞多易于中的且可夹住鸟羽使之坠下也;多镞竹箭有三镞、四镞之分,其法削竹为箭作三镞或四镞形,寻常用以射鸟,偶然亦可射人,制价极廉而又易制也。

四、鱼骨槊

此系利用特种鳖鱼嘴前向外直伸、两面有锯齿之长骨而为此兵器者。清宫所藏明代兵器中亦有类似之器,饰以木柄,名之为御用鱼骨剑, 或系由台湾贡进而改制者。高山族之槊则直用鱼首锯骨,不加装饰。此种大鱼,法文名为锯鲨鱼,英文名为锯嘴鱼,大洋中均有,中诸岛民常用之,如新几内亚岛等处土人均用之为兵器。据皮特·里弗斯之着作,大凡东海岸土人均知利用此种原始兵器。

五、刀剑

刀剑为台湾高山族各部之主要兵器,有二特点极值得世界考古家之注意。一即该族刀剑不完全同于中国其他各边疆少数民族之兵器,抑且不与马来诸族及菲律宾诸族之刀剑相似,装饰刻绘亦殊,完全另有来源。二即高山族刀剑与东北非洲邻近红海诸土族之刀剑极相类似。如雅美人之匕首,长30.5厘米,极似埃及苏丹族之匕首,可谓如出一手;雅美人长刀及南部高山人之细雕刀则类似卡比尔族、埃塞俄比亚族及苏丹族之刀;南部高山人之银饰刀及雕蛇刀则类似突尼斯族、苏丹族及埃塞俄比亚族刀之雕刻镶嵌艺术,而且南部高山人银饰刀之柄及带尾之鞘与苏丹刀极相似,均系直形、大头柄,均于鞘末加尾,显有同源之可能,非如马来诸族刀之柄首加饰人发、鞘末不加尾者也;至于苏丹族之倒钩标枪头亦与高山族之倒钩标枪用意相同。何以台湾高山族之兵器不与南亚邻近诸族之兵器相似,而与远隔印度洋之红海西口东北非诸族之兵器同源。非洲诸族如阿比西尼亚、如埃及苏丹固亦有悠远之文化,且距今数世纪前尚为埃塞俄比亚人之全盛时代,曾出兵东下,越印度洋而侵入印度,战绩颇伟,印度诸族至今尚能述之。另一方面,中国台湾之石兵极类似中国山西一带所出土之石器,岂现今之台湾高山族并非石器时代之台湾居民,石器时代后之铜器时代兵器现尚无所发现,以理度之,高山族必有所藏,地下尤必有埋器,特尚无人能往高山族山林中为之发掘耳。在南中国铜器文化时代之遗物中有铜鼓,台湾诸族未闻有铜鼓,殆其俗迥异,故不尚铜鼓抑且不知用铜鼓,此又一种族异源之佐证也。

台湾高山人各支族之刀剑,就林惠祥氏所采集之标本而言,有以下几类:

1.北部高山人之刀

图3之第26号。刀长74.93厘米,鞘长63.5厘米。刃及鞘形弯曲如镰。鞘颇特别

系在一块木片之一面刳出凹槽,上用铁丝横钉如网格,入鞘后全刃可见,佩时露刀之铁丝一面向外使刀易于出入。鞘上有二绳扣,一扣系带,带围腰间,另一端穿入他一绳扣打结,佩挂时刀平横而不垂。拔刀及入鞘只需一手,但拔时当以拇指按鞘端。刀形曲如钩月,其用全在横斫而不能直刺。战争枭首或狩猎均用此刀,平时亦佩之不去身。云南彝族之刀亦用此种一面式木鞘,但不用铁丝而用细少线索为横格,故抽拔及归鞘更难,其刀形亦不相同也。

2.中部高山人之刀

图3之第27号。刀长40.13厘米,鞘长33.78厘米。此系悬腰小刀,刃直而尖微曲,常佩于身,兼为工作之用。亦有用一面式木鞘者,均以皮为带系于腰。

3.南部高山人之刀

银饰刀其刀形极直,锋末微削,异于北部高山人之刀形。刀长63.5厘米,鞘长50.8厘米,亦为一面式木鞘,其末端翘起约8厘米。鞘上雕蛇一、人头四及几何形纹饰。蛇眼及蛇身之点、人眼及额上之点、柄上之巨点及直线纹皆以银为之,鞘边以铜条为饰,柄上银点之下衬以贝壳圆片。鞘之末端有一孔,穿以细绳,以系所获人头上割下之发。佩挂时并不将有装饰之鞘面向外,而将露刀之面向外。

细雕刀刀长67.82厘米,鞘长59.7厘米。直刃偏锋,亦用一面式木鞘,鞘上近柄处加一三角形长木块。木鞘雕刻精细,鞘之尾段刻三长蛇,三角形附木上刻一小蛇及七个人头,鞘身刻九个人头,均直排,余为几何形饰物,类似图版五十所示东北非洲各土族兵器柄鞘上所雕刻之几何形。蛇身人头之眼额及颏下皆嵌铜或加细长铜条为饰,亦与非洲各族之作法相同。刀之用途及使用法同上。

4.雅美人之刀

长刀刃长58.42厘米,鞘长41.9厘米。刃形上宽下窄,尖锋微曲,颇似非洲卡比尔族及苏丹族之刀。柄为铁制,与刀身为一体,筒形,上粗下细,柄首加一大铜环。一面式木鞘,上以凹线深雕张腕张脚之人形,大者连贯6个,小者24,此系雅美人之艺术。此种刀与鞘之构造颇奇,因鞘与刀之尾皆弯曲,故不能直拔直插。拔时须先将刀尾举离鞘内,然后抽出鞘口之环;插时则先通过铁环,至刀末与鞘尾齐,方合于鞘内。

短剑或匕首刃长30.48厘米,鞘长31厘米。此器完全与非洲苏丹族之匕首相同。其锋刃宽而短,柄用一块木刳成。鞘虽亦用一块木挖成却系两面鞘,乃从一面开一长隙,由此以刳内部,此为异于以上诸刀之点。鞘上凹线雕刻全体人形,一面8个,一面2个,其状与长刀略异,且作联续形。编藤为圆带以挂肩上。此种短剑或匕首用以近划敌人之胸,亦作渔猎之用。

六、防御武器

高山族最喜依林傍岩为战,故无佩带防御武器之必要,但如大队出征远袭敌人,则为避箭射、枪刺及刀劈计,亦有甲、盾、盔、冠、战衣等武器。台湾既然经过石器文化期,想必亦有铜器及铜铁合制等文化期可言,但铜铁制甲胄及其他防御武器或尚安眠台湾土中,与其他铜兵相似,或被高山族酋长藏于深山丛莽之中,从不出示外人,至今亦乏人见及耳。不得已而论其次,姑就林惠祥君冒险搜集之实物而言,计有背心甲、战衣、盔、冠及牌盾等器,试分言之。

1.甲衣

背心甲此甲系以椰树皮制成,颇为平泽,有沿边。有二正胸纽扣,上有护肩,后有护背,前有护胸,长43.18厘米。御矢格刃,不亚于古代皮甲也。

战衣 此衣作长背心式,无腕袖,系用6万数千颗贝壳珠制成者,长99.06厘米,可以护膝。《禹贡》中已有“织贝”之言,周秦汉唐以来载籍亦有关于贝胃、贝甲之记载,如《诗·鲁颂· 宫》曰:“公车千乘,朱英绿埶,二矛重弓;公徒三万,贝胄朱,烝徒增增。”疏:“以贝饰胄,其甲以朱绳缀之。”是周代鲁人之贝胄也。近年山东出土石兵中常杂有贝壳编制物,颇类服装残遗零片,然则齐鲁在三代以前即有贝衣之风矣,高山族贝衣当系中国石器或石铜器文化时代之遗型。

2.战盔

台湾之铜胄铁盔均不可得而见,不得已而言其次,则有下列诸种:

北部高山人之藤盔半圆形,径18.8厘米,以藤编制,极坚固,工艺甚精致。下系以绳,扣于颏下。泰雅人无论战时或平时均戴之。

雅美人藤盔径28厘米,较北部高山人藤盔大且高,厚约3厘米。编藤稀松杂乱,迥不如上盔工艺之精细整密。盔有两层,其内部系用椰子皮为底。外面用藤编为直垠及斜条,编法颇不规则,但求其厚,不求美观。高山族常有投石之战,故其人均戴此盔以御飞石,但亦可防御刀枪及箭也。

独木盔用木一块刳成,径33厘米,其下沿向外斜凸,颇似欧美、日本之现代新式军盔,可见台湾高山族距今甚早即有作战之常识矣。盔上之钵雕刻几何形而隔以直垠,纹饰下限缀刻齿形圆边,雕工匀整。盔顶有小座,贯一短索,想系悬盔之用者。

带角鹿头盔高山族通称皮帽为Tarupung。此盔状貌凶猛,颇似殷商人之饕餮虎盔,系以“羌仔”即带角及耳之小鹿头皮制成。前部至口而止,眼缝合,后方添一垂块以蔽颈项。此类冠盔系高山族之珍贵品,南部高山人酋长及勇士往往于祝祭等礼仪时戴之。插羽鹿皮冠此冠亦俨然一军盔也,系将鹿皮一方剪去一角缝合而成,后方加一垂块护颈。冠上插鸟羽并绘红色纹样,其羽出自台湾特产之“帝雉”鸟。此冠为南部高山人之物,饰羽每于盛装炫众时插戴,实战及狩猎时则拔藏。带毛山羊皮帽用山羊皮一块制成,其皮不割不剪,原为平面形,系强压其中部、展延其边部而成为半球形。具有御雨作用,南部高山人喜戴之。

3.盾牌

台湾铜铁盾及革盾皆不可得而见,所可论者仅有下列二种:

木盾 此为南部高山人之物。通长63厘米,阔41.2厘米。系用长方坚木二块分制合成,形如一块,以藤条扎扣联合之,后面附加一木条贯合。盾上雕刻人头及方、圆、斜方、三角等几何形,皆深刻,刻后涂搽颜料。

藤盾 此系阿美人之物。通长94厘米,阔58.4厘米。系将纵劈成长条之粗藤排列成长方形,用五木条横贴于其后,以细藤皮紧扎而成,另用弯形木扎于后为手提之把。

图片 5

图4 台湾高山族护身具

1.藤盾。2.木盾。3.织贝衣

版权声明:本文由1495.com发布于文物考古,转载请注明出处:刀枪弓剑:台湾高山族人有哪些兵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