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徽宗与他的朝臣:保守派的回归与改革派的罢

2019-11-02 09:29栏目:文物考古
TAG:

原标题:宋徽宗与他的朝臣:保守派的回归与改革派的罢黜

本文选摘自《宋徽宗》,[美]伊沛霞著,韩华译,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8年8月出版,经授权,澎湃新闻转载。现标题为编者所拟。

本文选摘自《宋徽宗》,[美]伊沛霞着,韩华译,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8年8月出版,经授权,澎湃新闻转载。现标题为编者所拟。

1495.com 1

1495.com 2

宋徽宗

徽宗登基后几个星期内实施的大部分活动都出于礼制规定。哲宗去世后第二天,新皇帝宣布大赦,减轻那些被哲宗降职、停职和贬谪官员的惩罚。同一天,朝廷派一名使者前往辽国皇宫,宣布哲宗驾崩和徽宗继位。同时,哲宗驾崩的消息还要通知各州官员、士兵和普通民众。众多官员奉命操办哲宗的葬礼,由章惇总其责。两天后,给哲宗看病的太医被免职和罚俸。次日,徽宗追封生母,并派人寻找她的亲戚。再往后一天,徽宗召回了之前的两个老师傅楫和朱绂,二人都是在两个月前受邹浩事件牵连而被贬斥。第二天,哲宗的一些私人物品被赐予他身边的几位重要官员。又过了一天,徽宗的哥哥赵佖被加封为陈王。三天后的正月二十二日,徽宗的几个弟弟也被赐予新封号。

徽宗登基后几个星期内实施的大部分活动都出于礼制规定。哲宗去世后第二天,新皇帝宣布大赦,减轻那些被哲宗降职、停职和贬谪官员的惩罚。同一天,朝廷派一名使者前往辽国皇宫,宣布哲宗驾崩和徽宗继位。同时,哲宗驾崩的消息还要通知各州官员、士兵和普通民众。众多官员奉命操办哲宗的葬礼,由章惇总其责。两天后,给哲宗看病的太医被免职和罚俸。次日,徽宗追封生母,并派人寻找她的亲戚。再往后一天,徽宗召回了之前的两个老师傅楫和朱绂,二人都是在两个月前受邹浩事件牵连而被贬斥。第二天,哲宗的一些私人物品被赐予他身边的几位重要官员。又过了一天,徽宗的哥哥赵佖被加封为陈王。三天后的正月二十二日,徽宗的几个弟弟也被赐予新封号。

比这些例行法令更重要的,是为重要岗位挑选合适的官员。徽宗登基的最初几个月中,他一再被告诫,统治天下的秘诀是在关键职位上任命品行端正和才能出众的官员,尤其是谏官、台官和二府大臣。徽宗的幕僚向他保证,一旦他将适当人选安排到位,就可以无为而治了。大臣们也向宋朝初期的皇帝提出过类似的建议,主张无为而治,这可以理解为以一种礼貌的方式表示“让我们来替你管理朝中事务吧”。

比这些例行法令更重要的,是为重要岗位挑选合适的官员。徽宗登基的最初几个月中,他一再被告诫,统治天下的秘诀是在关键职位上任命品行端正和才能出众的官员,尤其是谏官、台官和二府大臣。徽宗的幕僚向他保证,一旦他将适当人选安排到位,就可以无为而治了。大臣们也向宋朝初期的皇帝提出过类似的建议,主张无为而治,这可以理解为以一种礼貌的方式表示“让我们来替你管理朝中事务吧”。

徽宗首先任命了一批被哲宗贬谪的官员。他显然对这些人的大致情况了如指掌,也听过反对他们被贬的争论。而且,他登基时颁布的大赦已经解除了对这些人的惩罚。

徽宗首先任命了一批被哲宗贬谪的官员。他显然对这些人的大致情况了如指掌,也听过反对他们被贬的争论。而且,他登基时颁布的大赦已经解除了对这些人的惩罚。

徽宗对保守派的兴趣,让他所继承的两府中的改革派大臣感到了威胁,这毫不意外。章惇和蔡卞强调要保留哲宗的政策,把诋毁神宗或哲宗的人排除在政府之外。然而,徽宗还是一再对保守派表现出兴趣。正月十九日,哲宗去世仅七天,徽宗就要二府大臣准备一份有资格担任高级官职的人员名单,其中包括此前任职的人。第二天,这份名单准备好时,徽宗与二府大臣逐一讨论了上面的人员。根据曾布的记载,徽宗看起来很了解这些人,对于要任用哪些人,也有自己的见解:

徽宗对保守派的兴趣,让他所继承的两府中的改革派大臣感到了威胁,这毫不意外。章惇和蔡卞强调要保留哲宗的政策,把诋毁神宗或哲宗的人排除在政府之外。然而,徽宗还是一再对保守派表现出兴趣。正月十九日,哲宗去世仅七天,徽宗就要二府大臣准备一份有资格担任高级官职的人员名单,其中包括此前任职的人。第二天,这份名单准备好时,徽宗与二府大臣逐一讨论了上面的人员。根据曾布的记载,徽宗看起来很了解这些人,对于要任用哪些人,也有自己的见解:

丁亥,赴早临,遂乞奏事,以前执政及从官等姓名面奏,吕惠卿居首。上遽指之曰:“且令在边。”次至韩忠彦,上云:“此当召。”……及黄履,上云:“此三人皆可召。”

丁亥,赴早临,遂乞奏事,以前执政及从官等姓名面奏,吕惠卿居首。上遽指之曰:“且令在边。”次至韩忠彦,上云:“此当召。”……及黄履,上云:“此三人(韩忠彦、李清臣和黄履)皆可召。”

黄履由于为邹浩辩解而被免,邹浩则是因为反对册封刘氏为皇后惹恼了哲宗。下一位讨论的是安焘,然后是蒋之奇。

黄履由于为邹浩辩解而被免,邹浩则是因为反对册封刘氏为皇后惹恼了哲宗。下一位讨论的是安焘,然后是蒋之奇。

上亦云:“当召,复兼学士见阙。”又及叶祖洽,余云:“在朝无所附丽,亦可用。”上许之。至吕嘉问、蹇序辰辈,余亦云:“陛下必已知此人。”上云:“知。”

上亦云:“当召,复兼学士见阙。”又及叶祖洽,余云:“在朝无所附丽,亦可用。”上许之。至吕嘉问、蹇序辰辈,余亦云:“陛下必已知此人。”上云:“知。”

次及叶涛,余云:“尝为中书舍人,有气节,敢言,可用。”次邢恕并朱服三人,上亦知其反复,夔独指涛云:“唯此人可用。”

次及叶涛,余云:“尝为中书舍人,有气节,敢言,可用。”次邢恕并朱服三人,上亦知其反复,夔独指涛云:“唯此人可用。”

他们接着又议论了八个人,选出五名任用,其中包括曾布的弟弟曾肇。曾布解释说,他的弟弟没有加入任何派系,当初被罢免只是因为在编纂史书。讨论结束后,大臣们又去拜见了太后,太后表示“并上所取舍,皆合公议”。曾布试图恭维一下太后:“皇帝、皇太后洞照人材如此,臣等更无可言者。”

他们接着又议论了八个人,选出五名任用,其中包括曾布的弟弟曾肇。曾布解释说,他的弟弟没有加入任何派系,当初被罢免只是因为在编纂史书。讨论结束后,大臣们又去拜见了太后,太后表示“并上所取舍,皆合公议”。曾布试图恭维一下太后:“皇帝、皇太后洞照人材如此,臣等更无可言者。”

这些初步任命中蕴含的政治含意未能逃过蔡卞和章惇的注意。曾布试图宽慰蔡卞,说他至少可以指望着皇上不会把苏轼或苏辙召回来。显然,曾布已经察觉到徽宗不喜欢这两个人,而这肯定不仅仅是基于他们的政治观点,因为皇上一直在下令召回那些和他们一样强烈反对改革的官员。

这些初步任命中蕴含的政治含意未能逃过蔡卞和章惇的注意。曾布试图宽慰蔡卞,说他至少可以指望着皇上不会把苏轼或苏辙召回来。显然,曾布已经察觉到徽宗不喜欢这两个人,而这肯定不仅仅是基于他们的政治观点,因为皇上一直在下令召回那些和他们一样强烈反对改革的官员。

当然,要真正掌握二府内部微妙的人际关系,徽宗还得花些时间。曾布记录了很多他试图在这些方面向徽宗进谏的对话。有一次,徽宗问到黄履,曾布提醒说,黄履是因为维护邹浩才被罢官的。徽宗又问邹浩说了哪些冒犯的话,曾布回答说与哲宗的皇后刘氏有关,但大臣们并不知道所有的细节。曾布解释说,黄履没有与其他大臣商量就向哲宗进谏,战略上犯了错误。“若大臣肯同开陈,人主虽怒,岂可尽逐。”徽宗点头表示认同。曾布又提出,在台官和谏官职位上尚有很多空缺。另有一次,曾布进谏说,他认为有三人适合担任“言事官”。徽宗自己提出邹浩也是适合人选,并说将他贬到一个死地不太公平。曾布补充道,被贬到死地的大臣不只邹浩一人。陈次升被流放到南安,那里容易感染多种热带疾病,被贬至当地的官员、士兵已经死亡大半。八天之后,曾布向徽宗强调,将那些被贬死地的人快快召回来。曾布说:“如浩者,万一不得生还,于朝亦非美事。”

当然,要真正掌握二府内部微妙的人际关系,徽宗还得花些时间。曾布记录了很多他试图在这些方面向徽宗进谏的对话。有一次,徽宗问到黄履,曾布提醒说,黄履是因为维护邹浩才被罢官的。徽宗又问邹浩说了哪些冒犯的话,曾布回答说与哲宗的皇后刘氏有关,但大臣们并不知道所有的细节。曾布解释说,黄履没有与其他大臣商量就向哲宗进谏,战略上犯了错误。“若大臣肯同开陈,人主虽怒,岂可尽逐。”徽宗点头表示认同。曾布又提出,在台官和谏官职位上尚有很多空缺。另有一次,曾布进谏说,他认为有三人适合担任“言事官”。徽宗自己提出邹浩也是适合人选,并说将他贬到一个死地不太公平。曾布补充道,被贬到死地的大臣不只邹浩一人。陈次升被流放到南安,那里容易感染多种热带疾病,被贬至当地的官员、士兵已经死亡大半。八天之后,曾布向徽宗强调,将那些被贬死地的人快快召回来。曾布说:“如浩者,万一不得生还,于朝亦非美事。”

从曾布的记述可以看出,徽宗是一名有好奇心的学生,经常提一些问题。例如五月的一天,曾布陈述了一些任命的建议后,徽宗向他问起文书工作的事:

从曾布的记述可以看出,徽宗是一名有好奇心的学生,经常提一些问题。例如五月的一天,曾布陈述了一些任命的建议后,徽宗向他问起文书工作的事:

是日,上又言:“三省文字多迟滞。”余云:“以经历处多,三省六曹皆得一两日限,又有假,故每一文字须旬乃可出。”

是日,上又言:“三省文字多迟滞。”余云:“以经历处多,三省六曹皆得一两日限,又有假,故每一文字须旬乃可出。”

上云:“三省与密院文字,多少相较几何?”余云:“密院十分之一二尔,尚书省乃万机所在,密院边事息则益少,非其比也,逐日进呈文字不过一二内臣及武臣差除尔。三省议论、所降号令,无非系天下休戚,以至进退人材,区别中外臣僚奏请是非,无非大事,岂密院所可比。”上亦矍然。

上云:“三省与密院文字,多少相较几何?”余云:“密院十分之一二尔,尚书省乃万机所在,密院边事息则益少,非其比也,逐日进呈文字不过一二内臣及武臣差除尔。三省议论、所降号令,无非系天下休戚,以至进退人材,区别中外臣僚奏请是非,无非大事,岂密院所可比。”上亦矍然。

在徽宗的大臣中间,矛盾与竞争从来都不是隐而不见的,而徽宗必须学会如何与大臣们打交道。由于章惇负责修建哲宗的陵墓,不得不长期离开皇宫,这就给了别人机会离间徽宗对他的信任。在曾布的政治日记中,他毫不隐瞒自己千方百计地诋毁章惇。例如,二月二十一日曾布评论说,哲宗非常聪明,但受章惇的观点影响太过,甚至采取了章惇的说话方式。最开始时,章惇说范纯粹主张放弃疆土,应当杀头,哲宗回答说,怎么能因为一句评论就将一个人全盘否定呢?但后来,哲宗慢慢习惯了章惇的方式,也会说:“杀了他!斩了他!”就跟章惇一模一样。曾布继续说道,在贬斥保守派上,章惇常常不择手段。但他声称,章惇这么做其实是为了报私怨。

在徽宗的大臣中间,矛盾与竞争从来都不是隐而不见的,而徽宗必须学会如何与大臣们打交道。由于章惇负责修建哲宗的陵墓,不得不长期离开皇宫,这就给了别人机会离间徽宗对他的信任。在曾布的政治日记中,他毫不隐瞒自己千方百计地诋毁章惇。例如,二月二十一日曾布评论说,哲宗非常聪明,但受章惇的观点影响太过,甚至采取了章惇的说话方式。最开始时,章惇说范纯粹主张放弃疆土,应当杀头,哲宗回答说,怎么能因为一句评论就将一个人全盘否定呢?但后来,哲宗慢慢习惯了章惇的方式,也会说:“杀了他!斩了他!”就跟章惇一模一样。曾布继续说道,在贬斥保守派上,章惇常常不择手段。但他声称,章惇这么做其实是为了报私怨。

作为皇帝,徽宗的行为要受到官员提交奏疏进行监督和评论。刚开始,徽宗还不太习惯这种方式,为人们知道他在宫中放纸鸢而感到不安。徽宗想调查究竟是谁将他的一只风筝放到宫外。曾布奏请徽宗不要调查:“陛下即位之初,春秋方壮。罢朝余暇,偶以为戏,未为深失。然恐一从诘问,有司观望,使臣下诬服,则恐天下向风而靡寔,将有损于圣德。”据说徽宗一直对此事耿耿于怀。

作为皇帝,徽宗的行为要受到官员提交奏疏进行监督和评论。刚开始,徽宗还不太习惯这种方式,为人们知道他在宫中放纸鸢而感到不安。徽宗想调查究竟是谁将他的一只风筝放到宫外。曾布奏请徽宗不要调查:“陛下即位之初,春秋方壮。罢朝余暇,偶以为戏,未为深失。然恐一从诘问,有司观望,使臣下诬服,则恐天下向风而靡寔,将有损于圣德。”据说徽宗一直对此事耿耿于怀。

1495.com,保守派的回归

保守派的回归

第一位被任命为朝官的保守派是韩忠彦,他在二月接到正式的任命诏书。曾布对徽宗说,有人将任命韩忠彦和另外七人的诏书刻印出来,他认为这证明士人在称颂徽宗的举措。韩忠彦第一次上朝时,向徽宗简要陈述了他的温和立场,提出重点关注四件事:广仁恩、开言路、去疑似、息用兵。韩忠彦认为,近年来政府过快地惩罚政治错误,降人以罪,这可能会让政府失去支持。为了赢得民心,政府要更宽容。他认为,应当放宽言路,因为统治者要依赖别人为耳目。韩忠彦还说,近几年来,如有官员意见与宰相有冲突,别人就认为他会被罢免。为了改变这种情况,徽宗应当奖励那些提出建设性意见的人。关于第三件事,他说“法无新旧,便民则为利;人无彼此,当材则可用”。他还认为,最近西北地区的战役耗资巨大,但军事行动没有带来任何实际的价值。

第一位被任命为朝官的保守派是韩忠彦,他在二月接到正式的任命诏书。曾布对徽宗说,有人将任命韩忠彦和另外七人的诏书刻印出来,他认为这证明士人在称颂徽宗的举措。韩忠彦第一次上朝时,向徽宗简要陈述了他的温和立场,提出重点关注四件事:广仁恩、开言路、去疑似、息用兵。韩忠彦认为,近年来政府过快地惩罚政治错误,降人以罪,这可能会让政府失去支持。为了赢得民心(他这里指的是受过教育的士人),政府要更宽容。他认为,应当放宽言路,因为统治者要依赖别人为耳目。韩忠彦还说,近几年来,如有官员意见与宰相有冲突,别人就认为他会被罢免。为了改变这种情况,徽宗应当奖励那些提出建设性意见的人。关于第三件事,他说“法无新旧,便民则为利;人无彼此,当材则可用”。他还认为,最近西北地区的战役耗资巨大,但军事行动没有带来任何实际的价值。

韩忠彦希望结束的军事行动是一年前发起的青唐战役。青唐位于宋朝主要敌手西夏的正南,被宋朝西北边境外的吐蕃占领。徽宗刚登上皇位没几天,就接到了关于当地局势的奏报。

韩忠彦希望结束的军事行动是一年前发起的青唐战役。青唐位于宋朝主要敌手西夏的正南,被宋朝西北边境外的吐蕃占领。徽宗刚登上皇位没几天,就接到了关于当地局势的奏报。

由于情况复杂,曾布几天后整理出一些奏疏呈给徽宗,这些奏疏都是哲宗在世的最后几个月接到的,讨论是否放弃青唐。曾布向徽宗解释,这场战役的起因是吐蕃部族内部的继位之争,并阐述了他本人对那里形势的担忧。曾布认为并没有一个简单的解决方案。他还指出,保留这个地区是实现神宗雄心大业的一种方式。而且,由于之前已经公开将占领此地作为宋朝成功的标志,如果放弃,势必招致国内及邻邦的嘲笑。

由于情况复杂,曾布几天后整理出一些奏疏呈给徽宗,这些奏疏都是哲宗在世的最后几个月接到的,讨论是否放弃青唐。曾布向徽宗解释,这场战役的起因是吐蕃部族内部的继位之争,并阐述了他本人对那里形势的担忧。曾布认为并没有一个简单的解决方案。他还指出,保留这个地区是实现神宗雄心大业的一种方式。而且,由于之前已经公开将占领此地作为宋朝成功的标志,如果放弃,势必招致国内及邻邦的嘲笑。

版权声明:本文由1495.com发布于文物考古,转载请注明出处:宋徽宗与他的朝臣:保守派的回归与改革派的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