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文鞭影》管寍割席 和峤专车解读

2019-10-20 17:31栏目:世界史
TAG:

guǎn níng gē xí ,hé qiáo zhuān chē 。管寍割席,和峤专车。

和峤字长舆,汝南西平人也。祖洽,魏尚书令。父逌,魏吏部尚书。峤少有风格,慕舅夏侯玄之为人,厚自崇重。有盛名于世,朝野许其能风俗,理人伦。袭父爵上蔡伯,起家太子舍人。累迁颍川太守,为政清简,甚得百姓欢心。太傅从事中郎庾顗见而叹曰:“峤森森如千丈松,虽磥可多节目,施之大厦,有栋梁之用。”贾充亦重之,称于武帝,入为给事黄门侍郎,迁中书令,帝深器遇之。旧监令共车入朝,时荀勖为监,峤鄙勖为人,以意气加之,每同乘,高抗专车而坐。乃使监令异车,自峤始也。

管寍:字幼安,东汉末年北海朱虚人。管仲的后代,为人博学多闻,笃志好学。和峤:字长舆,西晋汝南西平

吴平,以参谋议功,赐弟郁爵汝南亭侯。峤转侍中,愈被亲礼,与任恺、张华相善。峤见太子不令,因侍坐曰:“皇太子有淳古之风,而季世多伪,恐不了陛下家事。”帝默然不答。后与荀顗、荀勖同侍,帝曰:“太子近入朝,差长进,卿可俱诣之,粗及世事。”即奉诏而还。顗、勖并称太子明识弘雅,诚如明诏。峤曰:“圣质如初耳!”帝不悦而起。峤退居,恆怀慨叹,知不见用,犹不能已。在御坐言及社稷,未尝不以储君为忧。帝知其言忠,每不酬和。后与峤语,不及来事。或以告贾妃,妃衔之。太康末,为尚书,以母忧去职。

管寍因为好友华歆不能完全无视于权位利禄的存在,所以割席绝交。和峤鄙视荀勖的为人,于是自行乘坐专车入朝。

及惠帝即位,拜太子少傅,加散骑常侍、光禄大夫。太子朝西宫,峤从入。贾后使帝问峤曰:“卿昔谓我不了家事,今日定云何?”峤曰:“臣昔事先帝,曾有斯言。言之不效,国之福也。臣敢逃其罪乎!”元康二年卒,赠金紫光禄大夫,加金章紫绶,本位如前。永平初,策谥曰简。峤家产丰富,拟于王者,然性至吝,以是获讥于世,杜预以为峤有钱癖。以弟郁子嗣,位至中书郎。

管寍、华歆是一同读书的好友。有一天,他们一起在菜园中锄地耕作,看见地上有一小片金片,管寍不加理会,继续举起锄头锄地,就跟除掉瓦块石头一般;华歆却捡起金片看了一看再扔掉。还有一次,两人同坐在一张席上读书,有达官贵人的坐车从门前经过,管寍照常读书,华歆却丢下书本跑出去看。管寍于是割开席子,将座位分开,说:“你不是我的朋友。”

和郁字仲舆,才望不及峤,而以清干称,历尚书左右仆射、中书令、尚书令。洛阳倾没,奔于苟晞,疾卒。

管寍家贫,十六岁时父亲去世,亲戚送来丧葬所需的物品,他推辞不肯接受,坚持要自己独立处理丧殓事宜。管寍的妻子很早就去世了,有人劝他再娶,他说:“每每省视曾子、王骏的言论时,心里常常赞赏他们,怎么可以自己遭遇问题时却违背本心呢?”

版权声明:本文由1495.com发布于世界史,转载请注明出处:《龙文鞭影》管寍割席 和峤专车解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