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文鞭影》善讴王豹 直笔董狐解读1495.com:

2019-10-20 17:31栏目:世界史
TAG:

shàn ōu wáng bào ,zhí bǐ dǒng hú 。善讴王豹,直笔董狐。

2016-08-24 华杉

王豹:春秋时卫国人,善于唱歌。相传是古时十二音神之一。直笔:根据事实书写史事,不作假隐瞒。董狐:春秋时晋国史官,为人刚正耿直,据实记载史事,孔子称赞他为“良史”。

乐毅的《报燕惠王书》,写了两句千古名言,一句是“君子交绝,不出恶声。”咱们绝交了,但不要相互讲对方不对,这是君子。第二句话:“忠臣去国,不洁其名。”忠臣离开国君,自己要给自己找一点罪名,是我的不对,不是国君对不起我,这才叫忠臣。能理解这两句话,并且知行合一,就是仁人君子,活在他人想象之外。不能理解,也不这样去做,也很正常,一般人都不理解,孟子说了:“君子之所为,众人固不识也。”

王豹善于唱歌,淇水附近的人受他的影响,也擅长唱歌。董狐据实书写史事,不隐瞒作假。

1495.com,【淳于髡(kun)曰:“先名实者,为人也;后名实者,自为也。夫子在三卿之中,名实未加于上下而去之,仁者固如此乎?”孟子曰:“居下位,不以贤事不肖者,伯夷也;五就汤,五就桀者,伊尹也;不恶污君,不辞小官者,柳下惠也。三子者不同道,其趋一也。一者何也?曰,仁也。君子亦仁而已矣,何必同?”】

淳于髡与孟子论辩何谓仁者?淳于髡说:“以声誉事功为重的人,是为着造福大众;以声誉事功为轻的人,是为着独善其身。夫子您位居三卿之中,声名、事业都还没有做到向上匡正国君、向下济助人民的地步,就辞职离开,仁人原本是这样的吗?”孟子说:“宁可当平民百姓,也不肯用自己的贤才去侍奉不肖国君的人,是伯夷。五次奔赴商汤,五次奔赴夏桀的人,是伊尹。不厌恶污秽的国君,不推辞卑微小官的人,是柳下惠。这三个人的行径虽不相同,但他们的归向是一致的。这一致是什么?就是仁。君子只是追求仁道而已,何必行径相同呢?”

淳于髡,是齐国名臣,颇有事功,也能言善辩,挑战孟子,这也不是头一回,嫂溺援之以手的故事,就是他找孟子PK留下来的,这回,听说孟子要辞职不干,他又来找孟子麻烦了。

淳于髡说:“鲁缪公的时候,公子仪执掌国政,子柳、子思都是大臣,可是鲁国的土地反而被侵夺得更厉害。像这样,贤人对国家并没有好处啊!”孟子说:“虞国不用百里奚而亡国,秦穆公重用百里奚而称霸诸侯。不用贤人就要亡国,哪里只是国土被侵夺而已?”

“先名实者,为人也;后名实者,自为也。”名,是名誉。实,是功业。淳于髡说:“君子处世,无非两端,若以功名为急务,那是进而济世救民,如果轻视功名呢,那是退而独善其身。夫子您在齐国位列三卿,上辅君王下济百姓的功名都没有建立,却要离开,这是仁者所为吗?”

淳于髡说:“从前王豹住在淇水旁,使河西一带的人都善于唱歌;绵驹住在高唐,使齐国西部的人也都会唱歌;华周、杞梁的妻子,十分哀伤的哭泣已死的丈夫,因而改变了齐国的风俗。所以一个人内在的才学,一定会外显出来;有才学而做事没有功效的,我从来没有见过。所以说,现今没有贤人,如果有,我一定会知道。”孟子说:“孔子做鲁国的司寇时,不受重用;跟随鲁君去祭祀,鲁君又没有赏赐祭肉;于是孔子连礼帽都来不及脱,就急忙出走了。不知道事情原委的人,以为孔子是为了祭肉而离去;知道的人,以为孔子是因为鲁君无礼而去。其实孔子是要藉鲁君微小的过失出走,而不愿无故一走了之。君子的所作所为,本来就不是常人所能了解的。”

孟子回答说:“你质疑我去国是不仁,那是拘泥于我的行为,没有看到我的心。仁者之心一样,但其行为,各有不同。宁肯居于下位,也不肯去服事不肖之人的,那是伯夷,我称之为圣之清者。五次去找汤,又五次去找桀,以天下为己任,不管是谁做君王,都要勇往直前的,那是伊尹,我称之为圣之任者。不讨厌恶浊的君主,也不拒绝卑贱的职位,能做一点是一点的,那是柳下惠,我称之为圣之和者。三者的行为不同,但其志意的趋向是一样的,应该说,就是仁。君子不过是合乎此心的仁而已,为什么行为一定要相同呢?”

晋灵公暴虐无道、荒淫奢侈,课征重税用以彩绘宫墙;他常站在高台上用弹弓射人,看着台下的人们躲避弹丸来取乐。有一次厨师煮熊掌没有煮烂,灵公便把他杀死,将尸体支解放在蒲筐里,命侍女运出宫。经过朝堂时,正巧被赵盾看到,赵盾十分担忧,屡次进谏,但灵公不但不听,还认为他是祸害,多次派人刺杀赵盾,赵盾只得出逃,但没有走出国境。后来赵盾的侄子赵穿在桃园杀死了灵公,赵盾返回朝廷,迎立公子黑臀为国君,仍担任正卿,掌理国政。太史董狐在史简上直书:“赵盾弒其君。”并出示在朝堂上。赵盾说:“不是这样啊!杀君的是赵穿,我无罪。”董狐回答说:“您是正卿,逃亡却没有走出国境,回朝后又不惩戒凶手,弒君的不是您,那么是谁呢?”

孟子之前在论四大圣人时,除了圣之清者伯夷,圣之任者伊尹,圣之和者柳下惠之外,还说过圣之时者孔子,所谓圣之时者,可以速则速,可以久则久,可以处则处,可以仕则仕,从心所欲不逾矩。孟子也表示过,他希望学习孔子。不过他在这里没跟淳于髡说这么细。

孔子说:“董狐是古代的良史,依照记事的法则公正直书,不加隐讳。赵盾是古代的好大夫,为公正记事的法则而蒙受弒君的恶名。太遗憾了!赵盾要是逃出国境,就可以避免弒君的罪名了。”后人以“董狐之笔”称扬史家的大义凛然、秉笔直书。

【曰:“鲁缪公之时,公仪子为政,子柳、子思为臣,鲁之削也滋甚,若是乎,贤者之无益于国也!”曰:“虞不用百里奚而亡,秦穆公用之而霸。不用贤则亡,削何可得与?”】

(《左传․宣公二年》、《史记․晋世家》)

淳于髡说:“鲁缪公的时候,公仪子主持国政,子柳和子思都立于朝廷,这三人都是贤者,但是国势衰微,那么多贤人也支持不住,这么看来,你们这些所谓贤者,对国家也起不到什么作用。”

版权声明:本文由1495.com发布于世界史,转载请注明出处:《龙文鞭影》善讴王豹 直笔董狐解读149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