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庆路的悬空电线,挑战着我的发际线

2019-10-15 01:21栏目:风俗习惯
TAG:

2

当兴庆公园建立之后,我们交大师生自然是十分高兴的,并受到特别的优待——免票或半票。我们当时进城也经常穿过兴庆公园从东关进城。兴庆公园建成,不仅是休息的好地方,一年四季中,春天桃红柳绿,夏天牡丹雍容,秋天菊花傲霜,寒冬腊梅飘香,令人陶醉。更重要的是这里有丰富的历史遗迹,蕴藏着光辉灿烂的盛唐的长安文化。唐代大诗人李白、杜甫、白居易、王维以及后来到兴庆宫访古寻旧的名人都留下许多诗篇。像我们这一批西迁而来的交大人,经常到兴庆公园游览、晨炼,也引发我们怀古之情。幼年时背诵唐诗名篇,当时一知半解,今天重读李白、白居易的名篇,知道它的背景材料与历史故事就发生在兴庆宫及其周围,使我们倍感亲切,更加容易理解。

7月30日,碑林区官方做出回复。回复称,兴庆宫城市客厅项目已完成项目初步规划方案,正在修改完善。同时,项目建设用地涉及的兴庆宫片区、大唐东市片区两个棚改项目,房屋调查摸底已全部完成。兴庆宫片区棚改项目,正在办理立项计划批复等前期手续。

1958年春天,西安市决定动工建设兴庆公园,公园占地48.6公顷。开渠引水,挖湖叠山,植树种花,根据历史遗迹,兴建亭台楼阁,如沉香亭、南薰阁、花萼相辉楼等等。全市党政军民学,男女老少,踊跃参加兴庆公园义务劳动累计达17万人次。交大人与西安市各界人民一起,多次参加劳动。交大人把自己的汗水洒在西北的黄土地上,与西安各界人民的汗水流在一起,我们许多老同志今天回忆起兴建公园义务劳动的情景,在公园里抬着一筐筐黄土,栽下一株株树苗,至今仍历历在目。整个工程共计挖湖堆山搬运土方39.5万立方米,修筑沿湖两条环形路长达8公里,植树栽花8万余株。除了部分机械化设备施工以外,都是人工劳动。但在短短4个月的时间就初步建成了兴庆公园,受到国家建设部的高度赞扬。

咸宁路与兴庆路交汇路口处,几个配电箱的电线都裸露在外,行人信号灯和路灯下方的电线也直接暴露,好几次看到有放学的孩子出于好奇,去触碰那些电线的时候,我都提心吊胆。

本文节选自何卓烈:《交大西迁与兴庆宫公园的建设》一文,原载于祝玉琴主编《交通大学西迁回忆录》西安交大出版社2001年

在兴庆路,越过时宽时窄的人行道,绕过只剩树根的树坑,躲过裸露的电线,还要注意凹凸不平的路面和松动的砖石。

1955年,国务院决定交通大学由上海西迁到西安市,这是党中央的重大决策。陕西省、西安市的领导无疑是十分重视的。省市领导帮助交大选择了在古长安的唐兴庆宫遗址的南面建设交通大学。与此同时,西安市政府决定在唐兴庆宫的遗址上,建立西安市最大的公园——兴庆公园。这真是珠联璧合,把培养现代高科技知识人才的高等学府交通大学与盛唐时代的文化遗址兴庆宫综合在一起。

图片 1

1958年,西安市政府决定在唐兴庆宫的遗址上,修建新中国最早的大面积占压遗址的文化公园——兴庆公园。在当时,许多西安市民自发行动,短短的四个月时间内将兴庆公园建设起来。

几十根电线、电缆悬在人行道上空的电线杆和大树上,有部分路段已经散落下来。电线杆顶部基本都是盘成团、结成网,部分线头顺着电线杆垂落,兴庆公园东门一些商铺门口的电线距离地面不到两米,个字高的人得低头走过。

盲道

图片 2

兴庆宫原为唐外郭城的隆庆坊,是唐玄宗登基前的藩邸。李隆基登基后,此处扩建为兴庆宫,是唐玄宗开元、天宝时代唐帝国的政治中心。

△图/网络

兴庆路公交站有九条线路的公交车来回停泊,而站台却低调“隐藏”在路边台阶上。

图片 3

图片 4

向内,兴庆宫公园内的阿倍仲麻吕纪念碑,寓意着古长安城广纳四海人才学者的胸怀。

前阵子暑假,这条路上各大培训班火热,家长们接送孩子更是花样停车,人行道走不了两步,就得窜到车道上。

交大电脑城门口长约300米的道路,几乎被车辆占的满满当当。

每每经过,都不由的会脑补出一个画面,电线会不会掉下来把我电着?就算没有电着我,大马路上脑袋被电线玩一次“套圈”,也总是让人感到发际线发麻。

不走心的除了道路,还有公交车站。

图片 5

5

图片 6

向外,紧贴着交大西侧,是古长安城东市遗址,长安城中手工业生产与商业贸易的中心地之一。

图片 7

仁厚庄南路路口,笔直的自行车道中间,突然出现一座高压电站,占据三分之二路宽,骑车通过,要么绕到公交车道,要么骑上并不宽敞的人行道。

从交大电脑城向北出发,盲道基本全被自行车、电动车、汽车占用,兴庆北路上的盲道也断断续续。

我们理解城市大型规划建设不可能一蹴而就,更别说在诸如兴庆路这种老城区,历史积攒下的各种矛盾纠葛在一起,棚户改造等工作不是短时间内能切割清楚的。

沿着兴庆路往北,人行道都不够被车辆占的,还要探出那么一截儿在自行车道上,甚至有一些“僵尸车”,三年都没挪过地方。

图片 8

图片 9

原标题:兴庆路的悬空电线,挑战着我的发际线

所谓的站台,可供乘客等车的空间很小,身后是停满车的停车场,旁边是垃圾桶和站牌,上班早高峰人一多,只能在身后停车场的汽车缝隙里候车,稍不小心就会被“挤”到道沿下的机动车道上去。

△图/陕光灯

△位于兴庆宫公园内的阿倍仲麻吕纪念碑 图/网络

但至少,先把兴庆路上磕磕绊绊的人行道以及悬在人发际线之上的电线改改吧。

每次绕道而行的时候,都无法直视高压电站上贴的那行“点亮城市,美化生活”。

这个场景中,怎能少得了树桩的“助兴”,兴庆北路就有不少冒头的树根,在柿园路和兴庆路交汇口,地面上还有一些冒出2厘米的螺丝,稍不注意,都会成为隐藏的“暗器”。人行道路面高低不平,那些松动的地砖,下雨路过时,一个不小心就会“吧唧”甩一脚污水,

就这样,在这个区域内,既有古代中国鼎盛时期的文化遗存,又有传承现代高科技文明的高等学府,既有市民自发投入城市建设的主人翁精神,又有胸怀大局、艰苦创业的西迁精神,既有体现古长安工商业繁荣发达的场所,又有体现大唐对外友好广纳人才的证明。

△图/陕光灯

安史之乱后,成为太上皇的李隆基被软禁于此。唐末长安城被毁,兴庆宫便从此被废弃。

同样被忽视的,还有那些大喇喇甩在路上的电线。

其实我一直有一个世纪大疑问,西安有盲人吗?我没有在街上见过,我身边的朋友也没有在大街上见过,他们都在哪?

马路东侧店铺地势较低,延伸出来的台阶和路边道沿相接,每每经过这段像走“平衡木”一样的路,都要心里默念:考验身体协调性的时候到了!

如果说西安有盲人,这连明眼人都坑的盲道他们敢走吗?

经常走这条路的司机,也经验老道,他们早如摸金校尉一般,摸清了自己那一路车的乘客会站在哪个点位,然后不动声色地稳稳停在路边,同时避开被挤到马路上的人。

图片 10

版权声明:本文由1495.com发布于风俗习惯,转载请注明出处:兴庆路的悬空电线,挑战着我的发际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