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95.com中国“活态化”传承《格萨尔》史诗成格局

2019-11-24 13:39栏目:风俗习惯
TAG:

原题: 《格萨尔》是唯一的活史诗遭到专家否认 中华读书报 记者 王洪波

48岁的格日尖参是果洛州甘德县人,18岁至今已出版28部《格萨尔》史诗作品,在中国藏区被称之为“写不完”的《格萨尔》掘藏艺人。在他眼里,“《格萨尔》不仅是说唱,也是信仰。”

  巴莫还提到,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已经通过的90项《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中,就有数种活形态史诗传统,如黑拉里亚史诗(埃及,2003),吉尔吉斯史诗弹唱阿肯艺术(吉尔吉斯斯坦,2003),板索里史诗说唱(韩国,2003),欧隆克雅库特英雄叙事诗(俄罗斯联邦,2005),兰瑙湖玛冉瑙人的达冉根史诗唱述(菲律宾,2005),以及拉姆里拉《罗摩衍那》的传统表演(印度,2005)。据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政府间委员会于9月28日至10月2日在阿联酋召开会议,讨论决定本年度即将宣布的《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我国由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文学研究所组织申报的格萨尔史诗传统已通过初选,有望进入《名录》。

《格萨尔》马背藏戏主要表演群体为藏传佛教僧人。青海省久治县阿绕寺才让华旦仁波切便是一名僧人团长,“我们也大胆地对服装和道具做了不脱离传统又符合现代审美的改进,演出时还通过音响来播放背景音乐来渲染紧张的气氛”。

  本报讯 著名作家阿来重述神话之作《格萨尔王》面世,引起了媒体和公众的广泛关注。日前,中国社科院民族文学研究所理论室研究员巴莫曲布嫫女士致信本报指出,在数十家媒体的相关报道中,都用唯一的活史诗来定义藏族史诗《格萨尔》,严重不符合事实。至少中国三大史诗传统中的另两种,蒙古族的《江格尔》和柯尔克孜族的《玛纳斯》,也都是活史诗,且不说中国西南还有无以计数的史诗传统都是活史诗。巴莫说。

现代:“活”是《格萨尔》史诗保护的根

  巴莫告诉记者,她曾反复观看某网站专访阿来的视频,主持人甚至用了世界上唯一的活史诗来定义《格萨尔王传》,当时我以为也希望阿来能够坦率直陈,以正视听,指出《格萨尔王传》并不是唯一的活史诗,但不知为什么,阿来没作澄清,这让我非常失望。我相信,阿来不可能不知道中国还存在着诸多活形态的史诗。

1495.com,诺布旺丹说,半个多世纪以来,格萨尔史诗的抢救和保护工作取得了一定的成果,但未来的工作重心将转移到让其“活”下去的根与土壤上。

  为此,记者致电中国社科院民族文学研究所所长朝戈金研究员,向他进行求证。他告诉记者,唯一活史诗的说法很不准确,不但中国还有另外的活史诗,非洲、亚洲的许多国家也都有以活形态传承的史诗作品,比如非洲史诗《姆温多》、越南的西原史诗系列等。

截至目前,首部格萨尔纪录片《圆光中的格萨尔文化》已杀青;纪录片《格萨尔的英雄草原》已于本月18日青海西宁开镜;长篇史诗评书《格萨尔王》汉语精华版已于本月11日在北京发布。

据中国《格萨尔》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诺布旺丹研究,《格萨尔》史诗以“活态化”形式传承发展至今,艺人不仅靠口耳相传,还有神授、圆光、掘藏、顿悟、智态化等独有史诗传承类型。

自2005年开始,中国国家社会科学基金专门设立项目挖掘青年《格萨尔》说唱艺人。目前已在西藏那曲、昌都及青海果洛、玉树等地先后发现30多位青年《格萨尔》说唱艺人,其中有多位“90后”。

天津师范大学比较文学与世界文学博士后王治国表示,口传文化、书写文化及数字文化是“活形态”史诗《格萨尔》传承中最为重要的三种形态,其多元化的传承形态也为其他民族口传文化“申遗”和走向产业化提供了生动注解。

中国目前唯一的格萨尔圆光艺人、青海省果洛州格日寺才智仁波切说,“《格萨尔》不仅是我们藏族人的宝贝,更是全世界的文化财富,格萨尔王统一不同部落,带来各民族和平与友好,这值得继承和发扬。”

传统:《格萨尔》史诗艺人门类齐全

版权声明:本文由1495.com发布于风俗习惯,转载请注明出处:1495.com中国“活态化”传承《格萨尔》史诗成格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