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学君:“申遗热”应变成“保护热”

2019-11-24 13:39栏目:风俗习惯
TAG:

  传承人下面的接班人是很重要的。我认为,接班人对于所传承的技艺,不仅仅要会,更重要的是热爱。不仅仅是让它成为一种谋生的手段,而是成为一种文化的自觉。这是相当重要的。我们现在在文化自觉上提得还不够,做得不够,传承人没有这种自豪感。

第四,我们热爱我们自己的艺术,更要认识自己的艺术。你是不是整理好自己的东西了?如果自己整理不了,可以请专家帮你整理。有困难可以找中国民协帮助,民协有一个专家队伍,几千名专家在我们这儿。你们求助于民协,民协可以给你们找到专家。帮你们做什么呢?帮你们梳理档案。现在民协做了很多的档案,比如年画档案、剪纸档案、唐卡档案。我们做档案都有科学的标准化的一套方法,比如口述史调查、文字记录、音像记录、文献整理等等。比如说你们的技艺,要把你们的技艺非常严格和全面细致地记录下来,这个文化将来即使发生中断,历史也留存下来了。

  对于传统文化的认知度和热爱度,我们已经从以前的淡漠或者不认识加强了。这是非常值得肯定的一件事。但是申请那么多项目不是我们的最终目的和愿望,我们最终的目的和愿望,是要把我们这些优秀的文化瑰宝很好地保护和传承下去。

今天大家谈得非常好,但艺术的东西最终还是靠艺术本身吸引人,我们的传承甭管想多少办法让孩子继承,但是如果没有魅力吸引他,孩子就不会被吸引,也不愿意传承。想叫孩子们参与传承,靠的还是你的艺术和文化有魅力,你就要提高你的艺术,总结你的技艺。你们身上手上的技艺之所以会形成传统,被一代代人认同,一定是有好东西的。希望大家在这些方面多动脑子,我们之间今后还要多联系。谢谢大家今天的意见,我们会把大家的意见反映给相关部门,大家以后有什么意见和要求,还可以通过各省民协随时告知。

  怎么保护?关键是对传承人的保护。我们现在已经公布了三批共1488位的国家级传承人名录,保护他们,不但是给他们生活上的保障,让他们有更多的精力去传承他们应该传承的技艺,更重要的是如何做好传承人的上接和下传。

对于非物质文化遗产来说,传承是关键,是根本。非物质文化遗产与物质文化遗产有一个重大的区别:物质文化遗产要保护得好,是保护好物质文化本身,保护的主要目标是遗产的原真性,这是物质文化保护的一个标准;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就是保护非遗的原生态,原生态主要表现在哪儿?主要在民间。民间什么地方?主要表现在传承人身上。因为非遗是通过传承人代代相传下来的,传承人这一条线索断了,非物质文化遗产立刻就不存在了。因此说,非物质文化遗产有它的脆弱性,相当脆弱。而且非物质文化遗产在历史上很少有文字记录,它跟精英文化不一样,精英文化是有记录的。一个没有文字记录的、保留在人身上的、不断变化的文化遗产,是不确定的、脆弱的,对它的保护就特别重要,最重要的还是对传承人的保护。因此,今天借这个机会跟全国各地的获奖者见面,聊一聊传承的问题。

  比如说我们的民间技艺捏面人,本来是靠艺人把一团面,一个一个捏出零件来,自己装配而成的。如果现在我做头,你做脚,他做身子,最后通过流水线组合起来,就完全脱离这项技艺的本质。我们不应该这样做我们的保护,这样保护的话,我们就走到歧途上去了。

第二,传承人认定问题。刚才几位传承人也提了传承人认定出现偏差的问题。政府部门的做法是由下往上报,专家们在各个地方帮助地方政府认定,但决定权往往是在地方政府,地方政府水平有高有低。坦率地说,高的尊重专家的意见,低的呢,找专家过场。这个意见我们会认真向主管部门反映。

  如果说接班人能感觉到,我所传承的技艺,对于我的国家,我的社区,我的村庄,是很重要的,那么他们就有了文化上的自觉。我们的保护就是不困难的。

对于非遗,首先,专家团体做的是抢救,政府部门做的是保护。政府部门是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相对应的。文化遗产的概念是政府概念,学者的概念是民间文化 ,这两个不是完全一样的概念。民间文化的概念是一个整体的文化的概念,但政府保护就必须把遗产项目化,这两个概念是不同的,角度有些不同,但目标是一致的。我们国家从2006年开始建立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到现在已经有1372项进入国家名录, 8500项进入省级名录。这种规模的目录,其他国家都没有,我到过非常多国家去看过,包括欧洲国家,大多数都没有艺术类文化遗产的保护,像芬兰国家非遗做得比较好,但只是口头文学。现在我们已经做了中国口头文学的数据库 ,包括我们的史诗、神话故事、歌谣、谚语、歇后语、传说、小戏等等,总共8 . 878亿字,正在做总目, 12月份出来。还有,《唐卡文化档案》 ,包括青海、西藏、云南、四川、甘肃5个省16个产地也在做。国家对200多万个村落,已经评选了三批,共有2555个村落进入国家保护名录,今年拨了100个亿支持传统村落的保护。我们的工作是帮助政府进行审定,制定保护标准与规划。学界和政府合力做这个事,实际上是两个自觉结合,国家的文化自觉和知识分子的文化自觉的结合。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我说过知识分子的自觉不应该叫文化自觉 ,应该叫文化先觉 。因为知识分子本来是做这个文化工作的,它的特点是前瞻性,就必须是先觉的,先觉了以后,如果能转换为国家的文化自觉是中国文化的幸事。然而,我们的国家和政府是有这个历史高度和文化高度的。2011年的时候我曾经在《人民日报》写了一篇文章,我们可以骄傲地说,对中国这一块大地上所有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家底基本上弄清楚了,我们用了十年,基本查清楚了,这在一个社会急剧转型中是非常重要的。现在社会急剧转型,社会生活变化,城区改造,农村大量的城镇化,村落大量空巢,人民生活方式迅速转变,审美方式转变,传播方式改变,造成很多传统文化的急剧消失。如果查清了,抓住了,这个太重要了。如果这十年不抓,再过十年,一半就没有了。

1495.com 1

我们当代的民间文化有一个很大的特点,民间文化在学术化、精英化。古代没有传承人的概念,传承是自然的,他只是一个田野的豪杰,民间的英雄,在我们村里头一个人手艺特别高,大家都知道是叫石刻赵木雕黄泥人张 ,只知道这个而已,没有传承人的说法,更没有大师的说法,民间没有这个概念。但我们现在时代转型了,社会要转型,文化却要传承,就要认定传承人,让有代表性技艺的传承人做领军人物,把文化传承下去。但是,如果你没有理论、没有档案,只有技艺,进入了工业时代也还是站不住脚,所以档案是很有必要的,传承人自己也要有这个文化自觉,热爱自己的文化,整理和梳理自己的文化,提升自己。要知道哪个是自己的经典,你不知道经典就去创新,就会变味,会把精华丢掉。

  还有,在我们的保护过程中间,并不是完全拒绝开发利用,但要有一个合理性,不能错位。错位是什么呢,错位就是脱离了你的根,脱离了你的基因。开发后的东西,跟原来完全不一样了,这个就是错位的。

第五个,你们今后打算怎么办?

1495.com,  接班人不仅仅要会,更重要的是热爱。不仅仅让它成为一种谋生的手段,而是成为一种文化的自觉。这个是相当重要的。

我谈谈个人的感受与一点想法。

版权声明:本文由1495.com发布于风俗习惯,转载请注明出处:贺学君:“申遗热”应变成“保护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