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建中:存影像 建非遗展示中心

2019-11-17 10:45栏目:风俗习惯
TAG:

1495.com 1

立法解决“人亡技消” 非遗条例今表决 此次市人代会收到建议380多条;非遗“进社区、进校园”将有法律支持,体验非遗产品服务或可获补贴

  市政协委员 北师大民俗学与文化人类学研究所所长万建中:

1495.com 2

  建议保留非遗数字影像

1月13日,北京会议中心,市人大代表、国家级非遗景泰蓝传承人钟连盛在演示景泰蓝制作工艺。新京报记者 侯少卿 摄

  万建中认为,对于北京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来说,当务之急是抢救。非遗的范围很广,包括传统手工技艺、曲种,甚至是方言、生活方式、过年习俗等等。非遗流失不容忽视,不知不觉就消失了。现在总说过年没有年味儿了,这就是一种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流失。

北京市十五届人大二次会议今天上午将闭幕,会议将表决《北京市非物质文化遗产条例》。作为非遗保护的地方性法规,非遗条例的出台对于保护一些濒临失传的传统技艺意义甚大,非遗进校园、进社区,也有了法律支持。

  北京已经公布了三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对于它们的保护,不仅仅列入一纸名单,还要有进一步的保护措施。万建中建议北京建设老北京非物质文化遗产展示中心,将老手工技艺、曲艺以及方言记录下来,保留数字影像,万一传承中断,还可根据资料恢复。另外,通过视频演示的方式,展示给市民,也可以增加影响,培植生存土壤。

从去年7月,非遗条例草案提交市人大常委会一审后,数易其稿。在此次人代会提交审议后,又收到建议380多条。记者跟踪报道,记录了法规出台的前前后后。

  政府还可以考虑建设专门展示非遗的一条街,把健在的老艺人请来现场展示,形成良好的文化氛围。还有重要的一点,就是为非遗老人整理口述史,目前还没有错过黄金时间,如果这项整理抢救工作不被重视,再过10年也许就来不及了。

全市非遗超万项 不少濒临失传

1495.com 3

“世上生意甚多,唯独说书难习,紧鼓慢板非容易,千言万语需记。一要声音嘹亮,二要顿挫迟急,装文装武我自己,好似一台大戏。”

  市人大代表、北京工美集团总工艺师郭鸣:

这段词说的是学习北京琴书的不易。如今,不仅知道这几句话的人已经寥寥,甚至听过北京琴书的人也为数不多。

  部分非遗基本没有市场

刘砚生是西城区级非遗项目北京琴书传承人,这几句话正是出自他的口。早年,他拜在北京琴书名家关学曾和琴师吴长宝名下,打琴学了三年,演唱学了三年。“对于琴书,学十年能到台上演出就不容易了,琴书艺人是要‘平地抠饼’的,要让大家愿意掏钱给你。”

  很多年前有专家提出,手工艺从民间来,应该回到民间去,但是经过十多年的考验,看来走这条路问题很多。郭鸣说,手工艺的非遗传承保护,还是要有统一的平台和团体,单打独斗弊病很多,还是要抱团儿,才能最大化地发挥人才和资源的作用。

14岁就给电台录节目的他,现在会去一些“饭事”演出(在饭店茶楼的舞台演出)。“以前我从不去‘饭事’,掉身份,现在觉得我再不去唱,大家更没处听了。”刘砚生说。

  郭鸣介绍说,上世纪90年代,很多工美企业被下放到区县,由于疏于管理,回到民间后破产的不少。人才培养青黄不接,大师年近古稀,年轻的接班人队伍没有形成。很多大师工作室处于微利、维持的艰难状态。有些企业仅仅靠20多人维持。人才、资金、技术传承三方面都面临问题。

刘砚生的积极演出,让北京琴书的传承和保护显得不那么紧迫。但相当一批非遗项目,已经处于濒危状态。据新京报此前报道,在非遗项目总量占全市三分之一的西城区,传承人平均年龄65岁左右。由于部分传承人年事已高,有的已去世,传承能力较弱的非遗项目占到了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西城的绢人制作就曾因代表性传承人去世而长时间没有传承人。

  郭鸣还特别指出,有一部分非遗现在基本没有市场。人们的审美观在发生变化,虽然它是非遗,但是它确实无法融入现代人的生活。这部分非遗,已经完全成为表演性质的,只要让人们知道、了解就可以了,不可能形成大的产业。

北京市具有众多的非遗资源。据北京市文化和旅游局统计,目前,全市普查到各类非遗信息12000余项。其中,昆曲、古琴艺术等11项被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国家级非遗代表性项目126个,市级非遗代表性项目273个,区级非遗代表性项目909个。

  相反,有很多非遗项目市场前景广阔,比如说玉雕、景泰蓝,作为礼品、陈设品都很有市场。郭鸣说,只要融入现代设计,产品创新,工艺手段创新,这些非遗技艺的发展前景还是很乐观的。例如北京珐琅厂,已经从传统的瓶瓶罐罐走进家庭装修装饰,订单非常多。

1495.com,传承人面临“没人没钱没销路”

1495.com 4

非遗的传承困境很早就得到了北京市部分人大代表的关注。

  市人大代表、北方昆曲剧院国家一级演员杨凤一:

市人大代表、北方昆曲剧院院长杨凤一曾表示,“非遗”保护在近几年工作成绩显著,但仍然面临严峻挑战,最突出的问题是目前国家级传承人绝大多数年事已高,“非遗”面临人亡技消的困境。

  提高传承人门槛并考核

在1月19日举行的市十五届人大二次会议新闻发布会上,市人大常委会法制办副主任、巡视员王德林表示,上届市人大常委会将非遗条例列入五年立法规划,委托高校课题组开展立法调研,2017年经立项论证、起草、三次常委会审议,提交本次市人民代表大会审议。

  授人以鱼,不如授之以渔,对于昆曲等非遗的传承和保护绝不仅仅是拨款就能解决的。杨凤一表示,传承人的准入门槛应该提高,而且应该定期对传承人进行考核。传承人的职责到底是什么?有没有规范的非遗传承人制度?如果每年都评定一些非遗传承人,过于泛滥反而失去它的意义。

记者了解到,即将提交表决的北京市非遗条例草案,突出了北京特色。作为上位法非物质文化遗产法在北京的具体体现,北京非遗条例主要解决北京面临的特殊问题。

  杨凤一认为,现在的传承人评定门槛过低,有时单纯以年龄一刀切,只要年龄够了,就是传承人了,究竟能不能传承都不考虑。同时,传承人的责任也要明确。杨凤一坦言,包括自己在内,很多传承人即便没做什么工作,也没有人问责,大家也觉得很正常。

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张清表示,北京作为首都,社会经济发展快、人口流动快,非遗所依存的土壤更易破坏,受众持续减少。生活成本高,学徒收入低,“没人、没钱、没销路”都是传承人面临的普遍问题。

  杨凤一建议,评定传承人的门槛要定得高一些,比如可以参考评定一级演员的标准,获过哪些国家级的大奖、在行业内工作的年限等,有专门的专家评议组进行严格的评审。要制定具体的限制,比如有一些老艺人,不要说传承了,连行动都困难了,这样传承就无从谈起了。传承人不能只停留在名号上,一定要有实际的行动,包括传承了多少徒弟和学生。

非遗条例草案建立和完善了代表性传承人、项目保护单位、后继人才培养、分类保护等制度和机制,推动代表性项目活态传承。此外,条例草案支持非遗“进社区”“进校园”,拟通过补贴消费等方式,引导消费者购买、体验非遗产品和服务。

  就戏曲来说,传承并不是单独的教一出戏,要在艺德和技艺上都有要求。杨凤一建议,授予非遗传承人称号后要定期考核,要有各项硬性的指标,对传承人形成约束,真正把非遗的精髓传承下去。

条例立足北京辐射京津冀

市人大常委会法制办副主任、巡视员王德林表示,非遗条例草案的亮点很多。

比如,在非遗的调查和保存方面,要求政府建立全市统一的非遗数据库,并对代表性项目的内容、表现形式、核心技艺和传承实践情况等,进行全面、真实、系统的记录;在非遗传承方面,突出对体现古都文化、京味文化的非遗项目的保护,比如对传统舞蹈、戏剧等表演类项目,政府通过购买服务、安排演出、提供场租补贴等方式,予以支持等。

条例草案的另一大亮点,是立足北京,辐射京津冀。

条例草案明确将推动建立健全京津冀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协同发展机制,在跨区域调查研究、宣传展示、传承发展等方面开展深度合作。

版权声明:本文由1495.com发布于风俗习惯,转载请注明出处:万建中:存影像 建非遗展示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