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也是家文化建设的重要载体

2019-11-17 10:45栏目:风俗习惯
TAG:

  乌丙安认为,目前,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最重要的就是建立好传承机制,一定要将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变成一种公益行为。如果让人花钱来学,赚不到钱,没有人会来,所以就需要政府的投入,将民间手艺的传承变成一种公益行为。

  乌丙安说,无论怎样全球化,每个民族身上仍然有着深深的文化烙印,是不能丢也无法丢的。这就是我们的文化之根。

  乌丙安介绍,目前,我国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有1400余人,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目录2000多个,然而还有更多的民间手艺和民间手艺人藏于百姓当中,大部分民间手艺面临着后继无人的状况。

  春节将至,谈到年文化,乌丙安说:传统上年和节是两个不同的概念。过年从腊月初一开始,一直延续到正月十五,在这一个多月里,青年、老人,各行各业,不同人都有不同的事要做,每天要干什么都有一张清单。这才是中国的年,过年是一年中最重要的一个环节。在中国习俗里,年与节不同,只有过大年才能称之为年。以前春节专指立春,元旦指农历大年初一。过年是中国农业文明的年期。乌丙安有些遗憾地说:辛亥革命后,袁世凯当了大总统,特别批示把元旦给了公历1月1日,咱们过大年才不得不改称春节。乌丙安说,几千年来,立春叫春节,农历这一天打春,农人开始唱农谚歌、鞭春牛了。鞭春牛就是拿鞭子象征性地抽一抽牛,意在提醒它该抖擞精神准备下田耕种了。

  同时,乌丙安认为,民间艺术进大学,也不仅仅是聘请民间艺术家为做客座教授这样一种形式,还可以在学生当中开设相应的社团 ,让大学生们了解民间手艺。

  虽然已90岁,但乌丙安还在工作着,由他担任总主编的《中华民族文化大系》第一辑已经正式出版。乌丙安说,《中华民族文化大系》囊括了我国56个民族的历史、特色、民俗、文化等内容,每卷都由本民族的专家主编和撰写,而他的工作就是把关内容的严谨性和准确性。

  乌丙安先生说,实际上,这一方式在南方已经开展的非常广泛。北方很多的民间技艺,其手艺精妙程度绝不比南方差。

  如果一个民族,连自己都无法认同自己,别人怎么可能认同你?丢了自己的文化身份,别人还怎么识别你?无论怎样全球化,每个民族身上仍然有着深深的文化烙印,是不能丢也无法丢的。1月28日,著名民俗学家、民间文艺家乌丙安在寓所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如是说。他精神矍铄、思维敏捷,完全不像90岁老人。四个小时的采访,他谈的更多的是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和传承、民间文化遗产和年文化。

  乌丙安说,已经列入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的民间手艺,目前来看,保护的很好,但是还有更多散落在民间没有被发现的手艺,却是失去的太多了,失去的应该占到绝大部分。

过年是体现亲情友情的重要日子

  中国民俗学会荣誉会长、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专家委员会副主任乌丙安老师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民间艺术不仅应该进大学,还要进小学、进中学。抚顺师专聘请五名民间艺术家这件事只能作为一个典型,我想应该广泛的扩展,民间艺术家不仅要进入大学,我觉得还应该进中小学,让中小学开设非物质遗产的选修课,对孩子们开展乡土教育,让孩子们了解自己家乡自己民族这些宝贵的民间手艺。让这些民间记忆在孩子们当中得到更广泛的传承。

  谈到非物质文化遗产,乌丙安说,非物质文化遗产不是物质的概念,而是精神层面的东西,如麻花、饺子、大饼、烧麦、坛儿肉等都是物质的,厨艺制作配方和手艺绝活儿才是非物质文化遗产。乌丙安为一些老字号只问品牌不求手艺的现象担忧,他说想申报非遗的饮食,不是食品本身,而是需要亮出手工技艺绝活儿。

活态保护与传承非遗

版权声明:本文由1495.com发布于风俗习惯,转载请注明出处:过年也是家文化建设的重要载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