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小康【1495.com】]非遗保护不可缺少文化生态平

2019-11-17 10:45栏目:风俗习惯
TAG:

  日前,随着第四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名单公布出炉,号称史上最年轻的一批70后传承人承担起接续非遗香火的重任。同样都是非遗项目,最终的发展状况却可能差距悬殊。这正是中山大学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中心在《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报告(2012)》中持续关注的问题。报告在肯定我国非遗保护进展的同时指出,2012年,非遗项目保护不均衡的现象非但没有得到缓解,而且有愈演愈烈之势。

清腔唱一曲,余音自绕梁。8月16日,吉林传统戏剧节即将启幕。那么,什么是传统戏剧,我们又该如何从“非遗”视角欣赏传统戏剧呢?记者龚保华就这些问题传承在清晰 保护看力度记者:以往,我省举办过多剧种的戏曲汇演和单剧种的吉剧汇演。这次传统戏剧节演出的剧目又都是戏曲,那么为什么称为传统戏剧节?传统戏剧和戏曲又是什么样的关系?

  调查发现,不同非遗项目在生存状况、传承与保护状况方面有明显差别。在城市中生存的声名显赫的大项目,生存状况、传承与保护状况越来越好,而在边远地区、经济落后的贫穷农村生存的非遗项目,愈发显得无人问津。上述报告也指出:乡一级的文化传承保护中许多问题不能得到落实,而村一级几乎无能力开展任何文化活动。政府有关扶持文化的资金投入在不断加大,但都不能如实落实到基层的农村。

清腔唱一曲,余音自绕梁。8月16日,吉林传统戏剧节即将启幕。那么,什么是传统戏剧,我们又该如何从“非遗”视角欣赏传统戏剧呢?记者龚保华就这些问题,采访了吉林省艺术研究院院长、吉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主任孙桂林。

  其实,经济条件薄弱、政策不到位等原因只是问题的表象,从根本上讲,非遗保护的热情虽然看上去越来越高,但各界对非遗保护的意义和文化价值的认识却很不一致。保护非遗的主旨就是为了保护文化多样性,拯救处于边缘生存状态的传统文化。我国对于非遗保护的认识多沿着取其精华去其糟粕的观念,先评价、选择,然后择优而用。自国学热兴起以来,保护传统文化的热情高涨,但只侧重于大传统,即主流文化传统。这本身就隐含着对小传统即民间文化传统的轻视。

传承在清晰 保护看力度

  上述这些认识造成的非遗保护向主流传统和影响大的非遗项目倾斜的趋势,很容易产生轰轰烈烈的效应,但可能与非遗保护的宗旨渐行渐远。就拿戏曲来说,京剧是最大的传统剧种,被称为国剧,受到的关注和传承保护也最为充分。事实上,自上世纪50年代起,在传统戏曲的继承创新中就出现了地方戏曲特色弱化,而在剧目、行当、声腔、表演程式等方面趋向京剧化的倾向;一些濒危剧种因为生存空间狭小而濒于自生自灭。如果不对这种不平衡趋势加以纠正,那么非遗保护的结果就会是虽然形式上一片繁荣,但传统文化的地域、群体特色却日渐消亡。

记者:以往,我省举办过多剧种的戏曲汇演和单剧种的吉剧汇演。这次传统戏剧节演出的剧目又都是戏曲,那么为什么称为传统戏剧节?传统戏剧和戏曲又是什么样的关系?

  我们为什么要花钱费力地保护那些传承人和接受群体越来越少、艺术形式稚拙怪异、文化记忆日渐模糊的濒危项目?如果我们的立场是单一文化价值观,那么这种保护就是不必要的。然而这些文化项目的濒危恰恰是当代文化生态危机的一个表征:那些只存在于边缘落后地域和族群之中的文化活动看起来没有多少价值和影响力,但这些东西的逐渐消亡却使得我们的记忆和体验越来越萎缩枯涸。非遗保护是生态文明建设的一个重要层面,保护那些日渐消亡的项目就是在保护我们的文化生态环境。没有了那些零散古老的地方性记忆,也就没有了可持续发展的生态文明。解决非遗保护不平衡的根本,就是要构建面向生态文明建设的保护观念、政策和行动。

孙桂林:传统戏剧是从非物质文化遗产角度对中国戏曲的称谓。这里有必要介绍一下非物质文化遗产概念及类别组成。非物质文化遗产是指各族人民世代相传的各种传统文化表现形式和相关的文化空间,包括10大类别:民间文学,传统音乐,传统舞蹈,传统戏剧,曲艺,传统体育、游艺与杂技,传统美术,传统技艺,传统医药,民俗。其中传统戏剧是其中重要的组成部分和最为鲜活的表现形式。据2017年12月26日文化部公布的全国戏曲剧种普查结果显示,全国现存戏曲剧种348种,这348个戏曲剧种已全部列入非遗四级名录保护体系中。从这一意义上讲,传统戏剧就是指列入非遗名录中的戏曲剧种。

记者:传统戏剧节是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保护成果的展示,它与戏曲展演有何不同?

孙桂林:传统戏剧节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保护成果展示,意在对非遗名录上的传统戏剧存续状态、核心技艺、传承队伍、与当下观众对接等进行考察。也就是说,我们的侧重点在于考察这个传统戏剧项目保护得好不好、传承是否有序;也通过展示,总结经验,提供范例,进一步促进传统戏剧的保护与传承。这就与戏曲汇演所要求的思想性、艺术性和观赏性“三性统一”有所区别。戏曲剧目汇演强调作品的“高度”,传统戏剧演出更强调剧种传承的“清晰度”和整体保护的“力度”。

眼波随风起 心湖共潮生

记者:既然传统戏剧节是“非遗”视角,那么如何从“非遗”视角欣赏戏曲艺术?

孙桂林:我们拿到这次传统戏剧节演出剧目表,可能会说这个剧目我看过、那个剧目我也看过,那是从剧种和艺术形式角度的观赏,不妨从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角度再欣赏一次,一定会有不一样的感觉和体验。

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存在与有形的文化遗产的根本区别就在于,物质文化遗产只要不损毁,其文化价值就永远存在,而非物质文化遗产则不同,如果无人传授、无人传承就会消失直至绝迹。仅就传统戏剧而言,如果其中的某一个剧种后继无人,那么这个剧种及其表现形式、独特技艺就会曲终人散、自动消亡。因此,我们从这一视角来欣赏传统戏剧就会多一份对比、多一份探究、多一份情怀。比如我省满族新城戏《铁血女真》,你可能看过刘海波饰演的完颜阿骨打,再看看陈喜强的这次亮相,在表演上、在唱腔处理上有哪些传承?哪些是属于自己的特色?通过对比,你一定会有不一样的领悟,你会在相同和不同的微妙之间有愉悦的体验;而唱腔上的“八角鼓”元素,又会让你联想到满族新城戏的音乐源头,更进一步地联想到从歌舞、曲艺到传统戏剧的大致演变过程。

版权声明:本文由1495.com发布于风俗习惯,转载请注明出处:[高小康【1495.com】]非遗保护不可缺少文化生态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