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动“学科合作” 1495.com构建“中国学派”

2019-11-17 10:45栏目:风俗习惯
TAG:

  有民俗学者表示,我国是传统的农业文明国家,文化传统多与农业文明有关,因此,民俗活动应重在恢复和保留传统。

会议现场本报记者 朱羿/摄

  有学者指出,民俗学要进一步发展,除了要不断提高其学科地位,重点还是在于加强学科理论体系建设。

  初步建立起了各自的学科体系

  在新民俗不断出现的同时,还有一种现象,即用传统的再生产方式,把传统民俗重新组合、排列、展示,赋予其新的含义,这也给民俗学理论研究带来了新的启示。

  建立中国学派是当务之急

  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万建中表示,民俗就是一定人群在特定时空中的生活方式、生活态度与生活情感。它有两层含义,一是看得见的民俗行为,二是看不见的民俗内涵这种内涵主要表现为情感和愿望。

  11月1-2日,适逢费孝通先生诞辰104年之际,民族学、人类学、社会学、民俗学学科建设圆桌恳谈会在兰州举行,来自文化部、中国社会科学院、北京大学、北京师范大学、中央民族大学、西北民族大学等机构的80余位民族学、人类学、社会学、民俗学方面的专家学者聚集一堂,共同总结民族学、人类学、社会学、民俗学学科发展的经验,谋划四学科协同发展及建立中国学派等学术理论和现实问题。

  民俗学尚缺乏学术独立性

  朝戈金说,中国处在社会转型和文化大发展的关键时期,各类社会问题频发,需要理论界对社会问题、民族问题、文化发展问题作出回答,这是中国学者应该担负的理论自觉,也是实现费孝通先生毕生学术之梦的责任所在。

  蛇年春节期间,大江南北庙会纷纷登场,各具特色的民俗活动成为重头戏。然而,在民俗产业日趋兴盛的当下,民俗学的发展却不容乐观。如何从学术层面理解民俗?民俗学怎样从相关学科中汲取营养?记者最近就此相关问题展开了深入采访。

  30年取得了丰硕成就的同时,也遇到一些学科尴尬,北京师范大学教授万建中认为,原有的学科目录划分标准已不能适应新的学科发展需要,处在社会学下的二级学科人类学、民俗学受到一定制约,提议将其提升到一级学科。这一看法得到多数与会专家的认可。

  万建中表示,民俗学是人文色彩很强的一门学科,实践性也很强,这门学科确实要体验才能理解。所以,中国的民俗学者多分布在地方,因为只有当地的学者才真正了解自己地方的民俗。当前,民俗学理论研究队伍薄弱,年龄结构不合理,现在开设这个学科的高校也不多,并且在专业培养上几乎没有本科阶段。即使已经开设了民俗学相关学科的高校,由于教学时间与经费的限制,学生只能坐在教室里,不能深入开展田野调查,这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学科的纵深发展。

  改革开放30多年,是中国社会学、民族学、人类学、民俗学取得了长足发展的黄金时期,并初步建立起了各自的学科体系。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文学研究所所长、学部委员朝戈金表示,社会学、民族学、人类学、民俗学紧密关照社会以及人的发展,具有鲜明的时代性和现实性,其社会价值和应用价值很强,为社会发展、民族和谐、文化繁荣扮演着重要角色。这也是此四门学科在我国得以快速发展的关键。据了解,目前,社会学专业基本上在全国各高校均有设置和开设,民族学、人类学、民俗学学科或研究方向在部分综合院校和民族院校都有开设,同时学术成果也灿如星辰。

  但是,随着社会经济和现代技术的发展,我们的传统民俗中增加了诸多新的形式,人们称其为新民俗。山东大学民俗学研究所的刘宗迪教授认为,新民俗的出现是正常现象,势所必至。但是,一种行为方式只有在一个民族或地区中世代流传,深入人心,为百姓祖祖辈辈循行不辍,并且凝结了人民群众的理想和价值,作为一种文化潜移默化地教化着人们的德行、慰藉着他们的身心、维系着世间的礼仪和秩序,成为连接一个族群过去与未来、生者和死者的文化纽带,成为一个族群自我认同的文化象征,才可称得上是风俗或民俗。因此,我们并不能把时下一些流行一时的、取代了传统风俗的做法都视为新民俗,比如手机短信拜年,只能视为传统拜年风俗在现代通信条件下的自然延伸,而并不具有独立的民俗价值。

  对于民族学、人类学、社会学、民俗学未来的发展,与会专家指出,建立四学科的中国学派是当务之急。杨圣敏表示,学科理论是工具,而解决问题是目标,民族学、人类学、社会学、民俗学的理论是舶来品,中国的学者应结合中国的国情、民情积极开展理论研究和应用研究,建立属于中国自己的民族学、人类学、社会学、民俗学学术理论体系,为党和政府提供符合中国实际的理论支持。

  万建中认为,民俗学在学科研究中要特别注重实践与理论相结合,两个环节不可或缺。石奕龙提出,俗只是文化的一部分,研究文化要有一个全面考虑。与此相关,民俗学跟群体观念有关,都以本土文化为主,多是同一文化下的亚文化研究。而文化人类学是对不同民族的研究,当前民俗学可借用文化人类学的方法进行研究,多参考文化人类学学科发展模式进行学科建设。

  中国社会学、民族学、人类学、民俗学发展经历了一个曲折的发展过程。西北民族大学教授郝苏民指出,社会学、民族学、人类学、民俗学被认为是关于人及人的生存和社会发展的学问,对推动社会和族群发展起着关键作用,在马克思主义指导下的该四学科的学科建设是从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拨乱反正之后才真正开始的,费孝通先生提出的重构学科思想为社会学、民族学、人类学等一批人文学科发展带来了新的生机。

  目前,民俗学理论研究状况如何?刘宗迪认为,民俗学者贡献的过硬的、真正能够传世的学术成果还比较少。现在中国民俗学看起来似乎很热闹,但这种热闹很大程度上与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有关。当前,民俗学还缺乏学术上的独立性。

1495.com 1

版权声明:本文由1495.com发布于风俗习惯,转载请注明出处:推动“学科合作” 1495.com构建“中国学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