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连山:民间文学是民众自己的文学

2019-11-10 12:06栏目:风俗习惯
TAG:

  把源于百姓口头的民间文学用文字记录下来并加以出版,是保护民间文学、提高民间文学地位的重要方法。民间文学传播与保存的最大困难在于口头语言的随生随灭。如果没有文字记录,现场之外的任何人都无法知晓它的存在。因此,中国现代民间文学研究必须从采集、记录民间文学作品开始。

  编者按:贾芝,现任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荣誉委员、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名誉主席。他凭借一颗中国知识分子的良心,始终把发掘民族文化作为自己不可推卸的责任,使沉睡了千年的文化宝藏重放异彩。适逢贾老百岁寿辰,特刊发此文表达全国民间文艺工作者对贾老的敬佩与爱戴。

1495.com,  1918年,《北京大学日刊》发表刘半农起草的《北京大学征集全国近世歌谣简章》,振臂一呼,全国响应。从此,原本局限于各地的百姓口头文学陆续登上《北京大学日刊》、《歌谣》周刊和《民众文艺》《民俗》等报刊,声名远播。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影响最大的民间文学搜集出版者是所谓的林兰女士。这实际是3个人的共同化名包括李小峰、蔡漱六和赵景深。他们用这个笔名搜集出版了包括《民间趣事》《徐文长故事》等在内的37种民间故事集,一共45册近1000个民间故事作品。


  在艰苦卓绝的抗日战争期间,学者们依然坚持着民间文学的记录与出版工作。国统区出版了刘兆吉整理的《西南采风录》,解放区出版了何其芳等人编选的《陕北民歌选》,沦陷区出版了方明整理的《民间故事集》和王统照编的《山东民间故事》等。新中国成立以后,民间文学以其人民性革命性得到政府重视。

  少数民族文学是中国文学的半壁江山,这铿锵有力的话语是贾芝提出来的,也是他坚持实践了50多年的工作宗旨。贾芝的民族民间文学情结,是从延安时代开始的。解放后,他从事通俗文学、民间文学工作,对各少数民族的民间文学有了更广泛深刻的接触。一开始他就发现,少数民族文学有如半壁江山奇峰突起,令人眼花缭乱、应接不暇。欣喜之余,开始了默默无闻的拓荒、征稿、组织采录、翻译、发表、出版和研究。

  真正科学、全面的民间文学记录与出版工作始于上世纪80年代。1984年,文化部、国家民委和中国民间文艺研究会(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前身)启动全国民间文学普查和《中国民间故事集成》《中国歌谣集成》和《中国谚语集成》的编纂工作,前后延续20多年,采录民间故事184万篇、歌谣302万余首、谚语748万条。但是,限于当时政府财政困难,仅仅出版了90部省卷本和4000余部市、县卷本。其中很多县卷本还是内部印刷,并非正式出版物,如今面临再次失传的危险。

  1950年,贾芝在周扬同志的直接领导下参与创办中国民间文艺研究会。1950年11月,他创刊《民间文艺集刊》,发表了一系列少数民族文学的论文。1955年,贾芝又创刊《民间文学》,至1966年3月被迫停刊,共出版107期。1958年,贾芝、孙剑冰编选了《中国民间故事选》,这是各民族民间故事第一次结集出版;1961年,他们又编选了续集,这时已有了42个民族的作品;1984年编选第三集时便收入了56个民族及个别民族支系的作品。

  随着中国经济腾飞和文化自觉意识的不断提高,各级政府和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陆续展开了多项民间文学保护和出版工作。其中包括目前正在进行的《中国民间故事全书》的编辑出版。

  1959年12月,贾芝积极倡导安排中国民间文艺研究会、中国科学院文学研究所和青海省文联在北京联合召开《格萨尔》搜集、翻译、整理工作座谈会。贾芝在大会发言中强调:发掘这一史诗,应在抢救二字上面多下功夫,认识它的紧迫性;同时要作好持久战的准备,认识它的艰巨性和复杂性。

  2017年1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明确提出实施中国民间文学大系出版工程。中国文联、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及其各省分会积极响应号召,启动了大规模的民间文学出版工程。

  文化大革命风雨过后,贾芝首先抓的还是《格萨尔》和《玛纳斯》的抢救和重新记录工作。1978年,贾芝主持中国民研会筹备组会议,提出为《格萨尔》平反的问题。1979年,贾芝向中宣部递交了关于抢救《格萨尔》的报告,获批准成立六省区《格萨尔》工作领导小组,他被任命为组长。

版权声明:本文由1495.com发布于风俗习惯,转载请注明出处:陈连山:民间文学是民众自己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