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丙安]保护传统木版年画的文化策略

2019-11-10 12:06栏目:风俗习惯
TAG:

  另一方面,把全国木版年画行业传人、经营者、工艺专家及木版年画专业研究者共同组织起来,尽快成立全国性的中国木版年画民俗文化保护委员会,把保护木版年画遗产的紧迫任务纳入到全国民间文化遗产保护工程之列,协同进行。要把《中国木版年画通史(志)》编写成功;同时,应当编辑出版《中国木版年画精粹》、《世界各国博物馆馆藏中国木版年画精品选》等大型文献性出版物。这是一项大型系列出版工程,具有集大成的意义。

  但作为丰富的精神文化内涵的实体,木版年画是宝贵的民俗艺术遗产。这是中国民间木版年画在新世纪经济文化转型时期重新定位、定性和定向的基本依据。

  一方面,国家立法机构应当尽快依据保护民俗文化遗产(或财产)的法律,把保护濒临失传和面临被破坏危险的文化遗产列为优先保护的名单,依法抢救保护。国家财政必须加大保护木版年画的资金投入,把散落在各地民间的木版年画印模精品和绝版年画精品征集或收购为国家级、省级、市级等三级保护文物;同时,建立国家级中国民间木版年画博物馆。国家设立专家评定委员会,对于历史悠久享誉国内外的木版年画生产基地进行评估,评选出国家级、省级、市级文化遗产保护单位。相应地,在木版年画传承人队伍中评定并授予3个级别的民间艺术家称号。国家鼓励并保护国家级重点木版年画基地的精品生产,并支持国际交流和精品交易,使精品木版年画在国际上成为中华民族文化的国粹品牌之一。

有望成为世界文化遗产

  靠墙走,靠墙站,光穿衣裳不吃饭。这是中国北方民间流传了100多年的一则谜语,过去的儿童在猜这个谜语的时候,几乎都能立即指着屋里墙上的年画大声叫出答案年画儿。而近些年,几乎所有的孩子都回答不出这个标准答案了。

  从宋代到21世纪的今天,木版年画已走过了千年发展史。正如乌丙安所言,这一千年是中国民间木版年画最辉煌的时期。这一千年的中国民间生活和民俗百态几乎都反映在年画上,木版年画的千年辉煌史和千年民俗生活史是很值得现代人认真研究的。

  如果从10世纪的宋代开始算作木版年画的开端的话,木版年画已经走过了千年的发展历史了,这千年间的中国民间生活和民俗百态几乎都在年画里有所反映,很值得现代人认真研究。

  为何人们对年画的喜爱长盛不衰?农耕文明时代不像今天,那时候广大农民每年更新的知识和传统教育很多都是从年画中获得的。乌丙安告诉记者。作为精神产品,木版年画所能满足老百姓最大的需求就是民间信仰。

  对木版年画重新定位、定性和定向

  进入20世纪,社会发生了巨大变革,年画在转型中也逐渐没落。但在特定时期,年画是重要的传播媒介。乌丙安回忆说,上海滩是20世纪3040年代中国最繁华的地方,当时年画中也开始出现外滩的景象,边远地区的年轻人看了年画都会模仿年画上上海滩的时髦装扮。

  一般说来,所谓真正意义上的文化遗产,是指那些只保持其文化史时限上特定价值的物质的或非物质的文化遗留物;它不再在未来的民俗生活实践中发挥它直接使用的或实用的功能,也不再在现代的精神生活中配合并满足大多数群体的审美需求。木版年画在当代中国,正是这种文化史上有重大价值的有丰富精神文化内涵的有形文化实体,是一宗宝贵的民俗艺术重大遗产。这将是中国民间木版年画在新世纪经济文化转型时期重新定位、定性和定向的基本依据。

  事实上,我国的木版年画早在19世纪就传入西方,在世界文化版图中产生了广泛的影响。乌丙安曾出访德国、匈牙利、俄罗斯等多国国家民俗博物馆,发现了大量19世纪中叶以来由传教士和商人带到欧洲的精品年画和木版神祃。近30年来各国举办的中国木版年画展览,以及我国开展的木版年画的非遗保护工作,将有力地推动中国木版年画走入世界文化遗产的行列。乌丙安对此满怀信心和期待。

  如果把木版年画认定为有重大价值的民俗文化遗产,同时又是濒临失传亟待抢救的重大遗产,那就应当毫不犹豫地采取有效的保护措施。保护措施应当从两方面合力进行:

  年画中的世俗生活无所不包。在乌丙安的记忆里,印象特别深刻的是老鼠娶亲年画。一对娶亲的老鼠,吹吹打打、热热闹闹,旁边还画有一只紧盯着的大狸猫,准备把这个结婚队伍全吃掉。在老鼠娶亲的日子,人们要放一些食物在床下、灶间,算是送给鼠的礼物。当记者问到,人们为什么喜爱老鼠呢?乌丙安笑着说,老鼠象征着家境丰实。况且鼠是十二生肖之首,在民间很受重视。

  中国木版年画应当从木版画说起。到目前为止,已经发现的最早木版印画有两件:一件是收藏在敦煌文物研究所的唐代木版刻墨线约9厘米的三世佛像;另一件是上世纪50年代,四川成都东门外望江楼附近唐墓出土的佛教《陀罗陀咒本》中的一幅木刻莲花座佛像与诸菩萨和法器的组图,佛像右上角还刻着唐成都府成都县龙池坊卞家印卖咒本等字样,足以证明是唐代木刻画像无疑。但是,至今还没有发现那时贴在门板和室内墙上的木版画实物,只在北南两宋的文献笔记中多有关于肆市年节中木版纸马、印施佛像、大小门神、纸画儿之类的记载。

  在中国古代农耕文明时期,木版年画不仅是中国过年、民俗节日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在中华民族的精神与物质生活中也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它所承载的民族记忆、历史信息是我们了解中国传统农耕社会变迁的密码。对民俗学家而言,木版年画有着怎样的魅力?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专家委员会副主任、中国民俗学会荣誉会长乌丙安接受了本报记者的采访。

  忆往昔,中国木版年画的诞生是历史的产物,是唐宋经济发展与市井民俗艺术繁荣创新,以及民众适应当时艺术新潮的结果;看今朝,木版年画从现代民俗生活中隐退淡出,也是现代经济全球化发展与现代文化艺术繁荣创新以及民众广泛适应现代艺术新潮的结果,也应当被看作是历史的必然。因此,可以说,中国木版年画的千年辉煌史已经画上了一个句号,如今它已经成为一宗真正意义上的文化遗产了。

传达人们最朴素精神追求

版权声明:本文由1495.com发布于风俗习惯,转载请注明出处:[乌丙安]保护传统木版年画的文化策略